來一杯作家靈感特調!

李欣恬、盧美杏/台北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你是否曾經渴望,喝著威士忌,襯著爵士樂,與村上春樹交流後現代主義?或者幻想,與席薇亞.普拉絲和安.謝歌斯登,在詩歌課堂後一同啜飲馬丁尼?」《作家們都喝什麼酒:100位文學名家的靈感特調&酒譜》以這樣的魔幻文字召喚著寫作者蠢蠢欲動的靈魂。嚴格說來,這本書更像是一本作家酒譜,敘述著百年來作家如何微醺著宿醉著,釀出迷人的文字。

聯合文學出版社總編輯周昭翡就在臉書分享莎士比亞的都鐸時代,喝酒還有保健功能,書中提到的「蜂蜜釀造酒」,是人類已知最古老的酒精飲料調味版,它曾出現在莎劇中,很可能莎翁一有感冒流鼻水也會來上這麼一杯。想喝杯莎翁時代的酒,可從書中尋找線索。

喝下苦艾 發現世界殘酷

至於是什麼樣的綠色液體讓畫家梵谷、畢卡索,以及文學家王爾德、海明威等人為之傾倒?答案是有綠精靈、艾碧斯之稱的苦艾酒,王爾德形容喝下艾碧斯的感受,「第一階段跟喝平常酒一樣,第二階段開始發現世界的殘酷,第三階段你可以看到所有你想看到的美好事物。」

海明威飲用艾碧斯的方式則是倒到笛型香檳杯,加滿香檳,直到呈現適當的乳白色,他的建議是,「三到五杯,慢慢喝。」除了艾碧斯,海明威也喜歡不同地方的酒,如:馬德里的啤酒,熱帶地區的萊姆酒,他造訪老城或沙灘上的酒吧、酒館、咖啡店和啤酒屋,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舒適,甚至獲得酒吧侍者、老闆稱他「老爹」的外號。

傳說中,海明威不愛甜味,有次他踏入古巴哈瓦那的佛羅蒂妲酒吧,恰好看到調酒師做好的霜凍調酒,他嘗過之後說,「我更希望不加糖,還有蘭姆酒要雙份。」

「醉」有靈感 創作來源

喝醉後的想像力,或許是創作靈感的來源,但要開始寫作時,該如何醒腦?同樣喜歡喝酒的作家瑞蒙.卡佛,在愛荷華大學駐校教授創意寫作班期間,經常和小說家約翰.齊佛兩人喝到連打字機都沒打開過,夜夜宿醉的解方是「醒腦酒」血腥瑪麗。

在作家作品中,歌頌酒精無所不在,例如拜倫曾寫出「哎!若我們的腦子沒了,還有什麼比酒更高貴的替代品」;村上春樹寫道:「威士忌就像美麗的女人,是需要欣賞的,你得先好好凝視,然後再開始品嘗。」沒有好文筆沒關係,向作家看齊,喝得像他們一樣,也是一種親近文學的方法。

有趣的是,出版社為了行銷此書,特別邀請曾獲國際調酒大賽全球銀牌的調酒師Jason復刻七款經典作家酒飲實品,Jason於2014年獲獎的名作正是費滋傑羅的大作「大亨小傳」,出版社並且舉辦品酒會,這種跨界行銷方式,讓此書更有話題性。

不論古今,作者與酒向來脫離不了關係,本書有100則酒精調飲酒譜,其間穿插多篇特別單元,包括知名文人聚集場所的介紹,例如紐約客的阿岡昆圓桌文人會、凱魯亞克的維蘇威咖啡屋,以及舉辦文學沙龍的經驗守則、作家親身認證的解宿醉祕方等主題,想要啟發靈感,呼喚文學大神,或許先翻翻這本《作家們都喝什麼酒》,讓大師現身說法。飲酒過量 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