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首頁>新聞首頁>文教>藝文>

侯俊明說好話 學倉頡造新字

中國時報【吳垠慧╱台北報導】

台灣小吃店的牆壁上,常可見張貼勸善文、順口溜或「靜思語」妝點室內,內容不外乎教人惜福、心存善念等人生道理。台灣藝術家侯俊明說,一邊進食、一邊盯著這些富含人生哲理的文字看,「口腹滿足也心滿意足的受著教誨」,「在風浪中,哪怕只是一個字,也都可以很有力量的穩住生命。」

侯俊明一九六三年生於嘉義六腳,常在作品中署名「六腳侯氏」,一九九○年代起,他以強烈鮮明、挑戰社會禁忌的裝置藝術、版畫等藝術形式,探觸性議題等敏感話題而為外界所知,廣受國內外展覽邀約,也曾在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展出。

雖然是視覺藝術創作者、重視的是圖象表現,但文字也一直是侯俊明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他自承在近四十歲、人生低潮之際,每天都要花數小時在空白筆記本上,很快速、不經思考地寫下密密麻麻的字,那些無法辨識的字就像機關槍掃射,「不僅在鬼畫符,而且是在胡言亂語。」

近來他將對文字的感受,發展出新作「說好話」系列,當起「現代倉頡」,將短句幾個字重新拆解、再拼成一個大字,如「包容」二字合併成一字,雖然新字看來怪異,卻依舊能看出「包容」二字的原來形貌,依此邏輯創作出二十件新作,現於永康街的罐子茶書館展出。

侯俊明自嘲小學時寫書法很痛苦、分數又低,但他卻是個文字迷戀者,喜好把文字當成有魔力的符咒加以描繪,「我比較想當個『巫師』」,「我是這麼喜歡看字、寫字、刻字,即使看著街上雜亂無章的招牌看板,大大小小琳琅滿目的字體也叫我著迷。」

在侯俊明眼裡,黑白相間的字形,一橫一豎一撇可以是純粹的視覺享受,又不全然抽象到讓人無所依憑,當文字被拆解重組之後,又會被創造出不同的意義,散發出另一種魔力。

 
[公告]
如您是安裝IE6、7或其他較舊版本瀏覽器,恐無法使用留言及心情投票。請馬上升級至IEFirefox最新版本,更順暢地使用完整的服務功能。
正在載入...
【留言區公告】
敬告網友,在留言區發表的言論如被多位網友「檢舉不當使用」,該則留言將會被自動隱藏,也不會顯示在「我的留言」中。請大家一起維持乾淨清新的網路環境。謝謝!
時事民調
載入中...
投票選項
時事民調
載入中...
投票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