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掀鞭屍風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民進黨政府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讓公眾調閱自己過去被監控的紀錄,使得現在位居高位的許多綠營政治人物極為困擾。促轉會這樣的作法,沒有讓社會真的轉型正義,也追求不了所謂的真相,反而製造新的社會不安與仇恨,極為不該。

民主自由不是人類社會與生俱來的,而是歷經數百年,甚至上千年先聖先賢流血流汗爭取而來的。在英美萌生民主自由思潮之前,人類近千年、數百年的社會及國家體制都只有專制及獨裁。美國雖號稱民主立國,但早期容許黑奴買賣,女人沒有投票權,整個社會還是威權當道。

不論是從中華民國的歷史,或從台灣近400年的發展史來看,台灣都經歷了長久的專制威權時期。國民黨早期統治是如此,日本統治時期也一樣。研究歷史的人都清楚,當今主張台獨的不少人,他們家族曾在日本統治台灣時期當日本皇民,為日本人蒐集台灣人民的情資,甚至狗仗人勢,欺壓台灣人。這段不堪的歷史紀錄,不會比國民黨威權時期好看。

台灣真正的民主化不足30年。我們站在今天的民主舞台,應該把過去威權統治視為歷史進程的一部分,了解它、接受它,放下它。但很遺憾的,民進黨看待歷史的心態不正確,用仇恨去解讀歷史,造成難以接受及放下過去已發生的事,病態地鼓勵台灣人停留在過去,重拾仇恨,徒然給社會製造新的不安,以及永無止境的族群仇恨。

台灣威權時期的情治單位為統治階級服務,廣布線民蒐集任何可能威脅他們統治權的資訊,對社會任何可能不忠誠於統治者的士農工商,都想盡辦法監控。監控手法上,合法、非法的都有;監控的對象,從美國組團來台的選舉觀察小組、表達異論的公務員、寫文章批評時事的人,就連承審黨外人士所涉案件的法官都被監控。

情治單位在各個單位、階層、組織、公司行號內建立線民,而高中、大學學生思想不成熟,對政治認知也不足,更是情治單位布建的最愛。況且情治單位蘿蔔和棍子並上,有能力抗拒的學生不多。我相信,如立委黃國書及一些曾當過情治單位線民的民進黨政治人物,大多是在這種半騙半嚇的情況下成了線民。

民刑事案件都有追訴期,幾十年陳年的威權監控檔案就應該讓它繼續封存,留待歷史學家研究,不應開放閱覽,把大家都想忘掉的舊恨惡夢,再一次拉回眼前,讓眾人不安,惡夢重現。

民進黨最喜歡講忘掉過去,著眼未來。最近,立委陳柏惟面臨罷免危機,被挖出了肇事逃逸、玩賭博性電玩等不堪回首的往事,民進黨就強調,誰無年少輕狂,要大家看陳柏惟的現在。可是民進黨政府遇到要製造仇恨、社會對立時,還是走挖舊恨、置新仇的老路。立委黃國書被挖出年輕時當線民只是其中一端,促轉會若再這麼胡搞下去,台灣將可能興起另一波政壇鞭屍風。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