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開啟了痛苦世界

·3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改變了全世界。英國首相強森上周在印度訪問期間指出,俄羅斯可能贏得烏克蘭戰爭,成為第一個承認普丁將在烏克蘭戰爭中獲勝的西方領導人,打破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歐盟和G7的統一戰線。

值此同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提出了緊急倡議,建議在莫斯科和基輔分別和普丁與澤倫斯基進行面對面會談,討論實踐和平步驟。身為全球最大最重要的國際組織,聯合國這項提議凸顯這場戰爭不僅在於烏克蘭和平,更攸關全球未來。

今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筆者曾形容俄烏戰爭是全球的911。不幸的是,隨著時間推進,俄烏戰爭似乎正朝著這個方向發展。而從巴勒斯坦、阿富汗、伊拉克到敘利亞的共同經驗是,當國際媒體對戰事注意力降溫時,這些地方所有的流血衝突、家破人亡都逐漸變成了某種「新常規」。我擔心最終發生在烏克蘭的一切也將淪為「新常規」,國際輿論對俄羅斯軍事侵略的憤怒會開始消褪或逐漸無感,但戰爭對人類、經濟和政治造成的傷害可能是永久性,且是全球性的。

烏克蘭固然成功擊退俄軍進攻基輔,但俄軍如今在烏東展開大規模、緩慢攻勢,讓戰事越來越難看到終結。若戰事無限期肆虐,國際付出的代價將巨大驚人。

過去1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大幅下調經濟成長預測,預言全球將經濟分裂、債務上升、社會動盪;世界銀行預估糧食價格將上漲37%,此一前所未見的上漲幅度將帶來一場「迫在眉睫的人類災難」。世界糧食計畫署表示,在遭旱災的東非,今年將有2千萬人面臨飢荒。國際難民署在考量未來定有更多人逃離烏克蘭的情況下,也宣布進入新一波難民緊急狀態。

在政治上,俄烏戰爭的影響更難以估量。撤軍令遭普丁嗤之以鼻的國際法院信譽面臨風險,戰犯起訴系統因而受衝擊;聯合國立法和維和體系也可能處於危險。在民主規範和人權上,無論烏克蘭部分或全部遭俄國征服,普丁的勝利對國際秩序都將是一場災難,包括這會對波羅的海三小國和台海兩岸傳達出什麼訊息?

北愛和平談判、西班牙政府與巴斯克分離組織和平談判、哥倫比亞政府和武裝革命軍和平談判的幕後主推手,英國布萊爾政府首相府幕僚長鮑威爾認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說多數戰爭都以談判結束是對的,他相信這次也是如此。鮑威爾深信談判是解決衝突的不二法則,他認為一個透過和平談判解決俄烏戰爭的方案是可以想像的。只是,到目前為止,沒有證據顯示,普丁想要認真談判。

至於俄烏戰爭對兩岸的影響,鮑威爾則懷疑會是直接的,尤其是在中國擁有經濟手段的前提下,中國不太可能會想用武力奪取台灣。但普丁入侵烏克蘭後,若國際社會允許俄國通過占領烏國部分領土做為停火回報,則可能開創一個危險先例,鼓勵中國共產黨民族主義派人士對台灣採取更具侵略性的做法。

英國首相強森在印度說出了他在歐洲對俄烏戰爭不敢表達的現況─儘管烏克蘭表現英勇和犧牲,這場戰爭的勝利者可能依然是俄國。如果這種情況發生,新鐵幕形成,我們面對的長期代價將是一個全新的痛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