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不會撼動全球化融合格局

·2 分鐘 (閱讀時間)

張家棟是復旦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南亞研究中心主任、美國研究中心研究員,主要研究反恐怖、反擴散、非傳統安全問題、出口管制、中美印關係和南亞問題。

俄烏衝突難解之餘,今後世界秩序發展前景何去何從令不少人憂心。張家棟表示,全球化進程、貿易自由化雖受挑戰,但俄烏衝突一時的倒退並不會改變全球融合的腳步,當務之急是要防止過度恐懼和惡意渲染。

張家棟在大陸《環球時報》指出,俄烏衝突發展至今,西方很多人在反思冷戰後世界秩序的發展歷程。有人認為,冷戰後的30年和平時光可能是國際政治的一個「破例」時代,民主國家與非民主國家融合發展是很難的。

他稱,俄烏衝突不是世界核心力量間的直接對衝,其結果不會是全域性的,而將是局部的、邊緣的。冷戰時期,這種戰爭和衝突發生過不止一次。從柏林危機、韓戰到越南戰爭,勝與負雖然很重要,但對冷戰進程和結果的影響也都是有限的。決定冷戰結果的,最終是相關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科技能力。

張家棟說,俄羅斯缺乏以一己之力重塑世界秩序的能力。俄羅斯的GDP只占世界經濟總量的1.5%左右,不到西方世界的1/30。雖然西方不斷有人重複一個論調,稱俄羅斯試圖建立一個從大西洋跨越到太平洋的歐亞新秩序,但就俄羅斯目前的綜合實力以及對西方以守勢為主的戰略態勢而言,這也只是一種猜測。

其次,世界上不存在一個反西方、挑戰現存國際秩序的所謂新同盟體系。中國和俄羅斯各自主要的經濟夥伴都是西方國家,不存在聯盟對抗西方的經濟基礎。中俄走近,初衷是要捍衛中俄與美國和西方國家不同的大國基本地位和尊嚴,是主權國家框架中的防禦性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不是進攻性的同盟關係。

張家棟還直言,俄烏衝突不會產生世界性的示範效應。俄烏衝突有著複雜的歷史經緯和現實動因,這場局勢持續演變和惡化的條件不具有普遍性,因此擔心俄烏衝突會引起更多國家仿效,甚而會顛覆現存世界秩序的基礎,是不必要和誇大的。

張家棟認為,從歷史的長度來看,人類的戰爭史其實也是一部人類文明的融合史和發展史。這只是全球化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出現的反作用力,更可能是向深層次發展的一個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