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戰爭何去何從 BBC盤點五種可能結局

2022年2月24日,烏克蘭軍隊凖備應對俄羅斯的進攻。
2022年2月24日,烏克蘭軍隊在盧甘斯克州(Luhansk region)凖備應對俄羅斯的進攻。

身處戰爭的硝煙迷霧中,可能很難看到前方的出路。戰場上傳來的消息、各國外交上的喧囂、痛失親人流離失所者的悲傷情緒,所有這些都可能讓人難以承受不知所措。

因此,讓我們退後一步,思考烏克蘭的衝突可能會如何發展。政界和軍事領域的策劃者們正在研究的一些可能情況是什麼?

很少有人能自信地預測未來,但針對烏克蘭戰事的前景這裏可以列出一些潛在的可能結果。

然而,結果的大多數都並不樂觀。

一、速戰速決

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將其軍事行動升級。整個烏克蘭會遭遇更多無差別的無所忌憚的炮擊和火箭彈襲擊。

迄今為止一直扮演著低調作用的俄羅斯空軍發動破壞性的空襲。大規模的網絡攻擊席捲整個烏克蘭,關鍵的國家基礎設施成為網絡攻擊的目標。

能源供應和通信網絡被切斷。數以千計的平民死亡。

儘管烏克蘭勇敢抵抗,首都基輔還是在數天內淪陷。烏克蘭政府被一個親莫斯科的傀儡政權所取代。澤連斯基總統要麼被暗殺,要麼逃往烏克蘭西部甚至海外,建立流亡政府。

俄羅斯總統普京宣佈勝利,並撤出一些部隊,留下足夠的兵力來維持一定程度的控制。

俄羅斯佔領車臣首都格羅茲尼(Grozny)時的車臣民兵。
俄羅斯佔領車臣首都格羅茲尼(Grozny)時的車臣民兵。

數以千計的難民繼續向西逃亡。烏克蘭像白俄羅斯一樣,成為莫斯科的附庸。

這種結果絶非不可能,但將取決於幾個因素的變化:俄羅斯軍隊表現更好,部署更多的軍隊,以及烏克蘭非凡的抵抗精神消失殆盡。

普京可能會在基輔實現政權更迭,結束烏克蘭融入西方的進程。但任何親俄羅斯的政府都是不合法的,容易受到叛亂的影響。如此結果仍將是局勢不穩定,再次爆發衝突的可能性很大。

二、持久戰

也許更有可能的是,這將發展成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

也許俄羅斯軍隊會因為士氣低落、後勤保障不力和領導不力而陷入困境。也許俄軍需要更長的時間來確保基輔等城市的安全,因為這些城市的守軍發起街頭巷戰。

隨之而來的是漫長的圍城。這樣一來戰鬥將與俄羅斯在20世紀90年代為奪取車臣首府格羅茲尼漫長而殘酷的攻守戰相似:格羅茲尼基本被毀。

而且,即使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的城市有駐軍,要維持控制也很難。也許俄羅斯無法提供足夠的部隊來覆蓋這樣一個龐大的國家。烏克蘭的軍隊轉變為有效的抵抗力量,既有打擊俄軍的動力又得到當地居民的支持。

西方繼續提供武器和彈藥。然後,也許很多年過後,等莫斯科有了新的領導層,俄羅斯軍隊最終會離開烏克蘭,承認失敗、犧牲無數,就像1989年俄軍與伊斯蘭民兵戰鬥十年之後撤出阿富汗一樣。

三、歐洲戰爭

這場戰爭是否有可能蔓延到烏克蘭的邊界之外?普京總統可能會通過向摩爾多瓦和格魯吉亞等不屬於北約的前蘇聯共和國派兵,尋求收復俄羅斯前帝國的更多地區。

2022年3月1日,俄羅斯炮火轟炸下的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市中心廣場,市府大樓被毀。
俄羅斯炮火轟炸下的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市中心廣場,市府大樓被毀。

這可能出現誤判和局勢擴大升級的情況。普京可以宣佈西方向烏克蘭軍隊提供武器是一種侵略行為,報復理所當然。他可能威脅要派軍隊進入像立陶宛這樣的屬於北約成員國的波羅的海國家,以建立一個與俄羅斯沿海飛地加裏寧格勒的陸地走廊。

這將是非常危險的,有可能與北約發生戰爭。根據北約憲章第5條,對一個成員的攻擊就是對所有成員的攻擊。但如果普京認為這是挽救自己領導地位的唯一途徑,他可能會冒這個險。

如果他在烏克蘭可能面臨失敗,他可能會受到誘惑將局勢升級。我們知道,俄羅斯領導人有意願打破長期存在的國際規範。這種邏輯也同樣適用於核武器的使用。普京已經將俄羅斯的核力量置於更高的警戒水平。大多數分析家並不認為此舉意味著使用核武器和即將使用核武器。但這也提醒我們,在俄羅斯的信條裏,戰場上使用戰術核武器的可能性是可以允許的。

四、外交途徑解決

儘管已經發生的一切,是否仍有可能通過外交途徑解決?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說:「現在是槍炮在你來我往,但對話的道路必須始終保持開放。」

哈爾科夫的安全部門大樓被炸
俄羅斯對哈爾科夫的進攻還在進行。

當然,對話仍在繼續。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與普京總統通了電話。外交官們說,正在接觸莫斯科。而且,意外的是,俄羅斯和烏克蘭官員已經在與白俄羅斯的邊界上進行了會談。他們可能沒有取得多少進展。但是,通過同意會談,普京似乎至少已經接受了通過談判實現停火的可能性。

關鍵問題是西方是否能夠提供外交官所說的「下坡道」。這是一個美國術語,指的是高速公路的出口。外交官們說,重要的是俄羅斯領導人想知道西方的制裁要怎樣才能解除,這樣至少有可能達成一個挽救顏面的協議。

再考慮一下這種情況。戰爭對俄羅斯很不利。制裁開始讓莫斯科感到不安。隨著陣亡將士的遺體被運回俄羅斯,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大。普京會想自己是否過於貪心,貪多嚼不爛。

他判斷,繼續戰爭可能比結束戰爭帶來的恥辱對他的領導地位構成更大的威脅。中國再進行干預,向莫斯科施加壓力,要求其妥協,並警告說除非俄羅斯緩和局勢,否則中國不會購買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

如此一來,普京會開始尋找出路。與此同時,烏克蘭當局看到國家繼續遭到破壞後得出結論,政治妥協可能好過這種拼死抵抗帶來的大規模犧牲。

因此,外交官們開始接觸並達成協議。例如,烏克蘭接受俄羅斯對克里米亞和頓巴斯部分地區的主權。反過來,普京也接受烏克蘭的獨立和與歐洲加深關係的權利。這似乎可能性相當小。但是,從一場血腥衝突的殘局中出現這樣的居面,也並非完全沒有可能。

五、普京被趕下台

那麼普京本人會怎樣呢?他發動入侵時曾宣稱:「我們已經凖備好應對任何結果。」

3月2日俄羅斯民眾抗議入侵烏克蘭被警察逮捕。
3月2日俄羅斯民眾抗議入侵烏克蘭被警察逮捕。

但如果這個結果是他失去權力呢?這看起來好像天方夜譚難以想象。然而,最近幾天,世界已經發生了變化,現在這已經開始有人考慮了。倫敦國王學院戰爭研究榮譽教授勞倫斯·弗里德曼爵士本周寫道:「現在,莫斯科和基輔一樣有可能發生政權更迭。」

他為什麼會這樣說?也許是因為普京追求的是一場災難性的戰爭。數以千計的俄羅斯士兵死亡。經濟制裁起作用了。普京失去了民眾的支持。或許有民眾革命的威脅,他利用俄羅斯的內部安全部隊來鎮壓反對派。

但鎮壓使局勢發生變化,俄羅斯的軍界、政治和經濟精英們有足夠多的人反對他。西方明確表示,如果普京下台並由一個更溫和的領導人取代,那麼俄羅斯受到的制裁有些將會被解除,與外面的關係將會恢復正常。

於是發生一場流血的宮廷政變,普京下台。

同樣,現在看來這不太可能。但是,如果從普京那裏受益的人不再相信他能維護他們的利益,這也並非毫無可能。

結論

所有這些可能性並不相互排斥,其中一些情景可能會結合起來產生不同的結果。

但無論這場衝突如何發展,世界已經改變。它不會再回到原來的狀態。俄羅斯與外部世界的關係將變得不同。歐洲對安全的態度將被改變。

而自由的、以國際規則為基礎的秩序可能正好重新發現了它原本的存在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