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美國總統拜登不出兵的五大原因和前景預測

·5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發表全國講話
美國總統拜登就烏克蘭局勢發表全國講話。美國絶大多數人都認同拜登的看法,謹慎對待軍事行動,避免人員傷亡。

為了阻止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拜登總統已經動用了巨大的外交資本。

美國政府一直對即將發生的入侵大講特講,不斷警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將是災難,將使國際秩序岌岌可危。事實證明美國政府是對的,所預告的都成為了現實。

但拜登也明確表示,美國並不願意參加戰鬥,儘管俄羅斯方面積極備戰。此外,他還排除了在真的發生入侵時派遣部隊進入烏克蘭救援美國公民的可能性。實際上他撤出了在烏克蘭擔任軍事顧問和觀察員的軍人。

拜登在其任上這樣一個後果最為嚴重的外交政策危機中,為什麼給自己劃了道紅線不願派兵呢?

究其原因,有以下六個方面:

一、烏克蘭不涉及美國國家安全利益

首先,烏克蘭不是美國的鄰國。它不在美國的邊界上。美國在烏克蘭既沒有軍事基地,也沒有戰略石油儲備,烏克蘭甚至不是美國一個主要貿易伙伴。

但這種缺乏國家利益的情況並沒有阻止美國前總統在過去為其他國家獻出鮮血和財富。

1995年,總統克林頓軍事干預了南斯拉夫解體後的戰爭。

而在2011年,總統奧巴馬在利比亞內戰也做了同樣的事情。兩者都主要是基於人道主義和人權的理由。

1995年美國部隊參加北約在波斯尼亞的軍事行動。
1995年美國部隊參加北約在波斯尼亞的軍事行動。

1990年,小布什總統聯合國際社會將伊拉克驅逐出科威特,辯護說這是為了捍衛法治,反對弱肉強食。拜登的高級國家安全官員在批評俄羅斯對國際和平與安全原則的威脅時也使用了類似的語言。但他們一直在宣揚通過經濟戰而不是軍事行動來做出回應,希望大力制裁俄羅斯,令其經濟受損。

二、拜登不搞軍事干預主義

這與拜登總統信奉不干涉主義有關係。

誠然,拜登的不干涉主義信條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形成的。他在20世紀90年代支持美國採取軍事行動,處理巴爾幹地區的民族衝突。他還投票支持過美國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但從那時起,他對動用美國軍事力量變得更加謹慎。

他曾反對奧巴馬干預利比亞,也反對奧巴馬對阿富汗增兵。他堅決捍衛自己去年從阿富汗撤軍的命令,儘管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一片混亂,帶來人道主義災難。

他的最高外交官——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是拜登身邊不斷施加影響力的人。在大約20年中布林肯在拜登身邊工作,為總統制定了外交政策。他將國家安全定義為應對氣候變化、防治全球疾病以及與中國競爭,而不是軍事干預主義。

三、美國人也不想打仗

最近由美聯社聯合發起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72%的人表示美國在俄羅斯和烏克蘭衝突中只應該發揮很小的作用,甚至完全不發揮作用。

他們關心的是口袋裏錢的問題,特別是不斷上升的通貨膨脹,而這是臨近中期選舉拜登必須注意的問題。

在華盛頓,這場危機正在耗費民主、共和兩黨國會議員的精力,他們要求對俄羅斯採取最嚴厲的制裁。但是,即使像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這樣一貫的鷹派,也不希望拜登派遣美國軍隊進入烏克蘭並「跟普京真刀真槍對著幹」。

另一位外交政策鷹派人士、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說,世界上兩個最大的核國家如果爆發戰爭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四、超級大國對峙的危險

普京的核彈頭儲備,這就是底線。

拜登不希望冒著引發一場「世界大戰」的風險讓美國和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發生直接衝突,他對此一直毫無避諱公開宣講。

本月早些時候,拜登在全國廣播公司(NBC)表示,"我們打交道的可不是一個恐怖組織。我們面對的是世界上最大的一支軍隊。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局面,事情可能會很快失去控制。"

五、沒有條約責任

加油站的油價
油價是一個令人擔心的因素。

再說,美國也沒有簽署過任何條約非得有承擔這一風險的義務。根據北約第五條,對任何一個北約國家的攻擊都是對所有條約國的攻擊,所有成員都必須一致行動保衛受攻擊的國家。

但烏克蘭不是北約成員,布林肯引用這一原因來解釋為什麼美國人不會為他們極力宣揚的價值觀而戰。這裏有某種諷刺意味,因為俄羅斯烏克蘭起衝突是普京要求保證烏克蘭永遠不被允許加入北約,而北約卻拒絶做出這樣的保證。

哈佛大學教授、外交政策現實主義學者沃爾特(Stephen Walt)認為,鑒於美國和其他北約國家不願意拿出軍事實力來作為後盾,因此美國和北約拒絶給俄羅斯保證不肯在烏克蘭加入北約問題上妥協也就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六、戰場會轉移嗎?

拜登總統事實上一直在向歐洲派遣軍隊,並重新部署已經在那裏的軍隊,以支持與烏克蘭和俄羅斯接壤的北約盟友。

美國政府稱這是為了讓前蘇聯共和國放心,因為這些國家對普京施壓北約從其東翼撤軍的更大目標感到緊張。

但是,本周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激起了人們對更廣泛衝突前景的擔憂,無論是戰事意外擴大還是俄羅斯發起蓄意攻擊。

如果是俄羅斯蓄意攻擊將是局勢的重大升級,會觸發北約第五條的相互防禦承諾。但無論是哪種情況,都可能將美國軍隊捲入一場戰鬥。

拜登曾經說過:「如果他(普京)真的進入北約國家,我們就會被捲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