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出手,烏東緊張局勢升級

美麗島電子報
·6 分鐘 (閱讀時間)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listens during a meeting on labor issues via video conference at the Novo-Ogaryovo residence outside Moscow, Russia, Wednesday, March 31, 2021. (Alexei Druzhinin, Sputnik, Kremlin Pool Photo via AP)
圖片來源:AP

俄羅斯東部軍區自3月29日開始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約1.2萬名軍人、3,000件軍事裝備、60架飛機和10餘架無人機參演。隨後,俄羅斯在烏克蘭北部、東部邊境,以及克里米亞半島(Crimean Peninsula)集結了數以千計的軍事人員。烏克蘭軍隊總司令孔姆查克(Ruslan Khomchak)3月30日前往烏克蘭國會作證時強調,目前的烏東局勢「已進入戰爭爆發的危機邊緣。」烏東情勢緊張,引起美國和歐洲盟國的關注。

美國國防部表示,俄羅斯在烏東的侵略挑釁加劇後,駐歐美軍已提升警戒。美總統拜登4月2日致電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亦指出,面對俄羅斯步步進逼,他承諾堅定支持烏克蘭主權和領土完整。這是拜登上任後首次與烏國領導人通話。俄羅斯也不甘示弱,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若西方國家以武力介入烏克蘭,俄羅斯將採取必要「措施」。

烏克蘭自然資源豐富,位居歐亞大陸的支軸點,屬兵家必爭之地。更重要的是,烏克蘭繼承了前蘇聯的軍事基礎,並維持著僅次於俄羅斯的歐洲第2大軍事力量。

自2014年2月以來,在烏克蘭東南部的頓巴斯(Donbass)地區,親俄武裝力量即與烏克蘭政府軍交戰不停。其中,克里米亞在2014年3月經公投後宣布獨立,並加入俄羅斯聯邦,但局勢仍持續動盪不安,至今已造成1萬4,000人喪命。烏克蘭政府聲稱,自今(2021)年1月以來,就有20名烏克蘭官兵陣亡,另有57人受傷。

頓巴斯戰爭爆發後,烏克蘭政府與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uhansk People's Republic)的代表,於2014年9月5日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簽訂《明斯克協議》(Minsk Protocol),並於2015年由俄、德、法、烏4國領導人達成新版的《明斯克協議》,試圖為烏東衝突降溫,但情勢未能獲得有效控制。

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原訂2020年4月在柏林舉行、為了解決烏東衝突的「諾曼第模式」峰會(Normandy Format)無限展延。2020年7月,以烏克蘭、俄羅斯、「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組成(OSCE)的「烏克蘭問題三方聯絡小組」,與頓巴斯地區民間武裝代表舉行視頻會議,就頓巴斯地區實施全面停火達成協議,局勢才暫時緩和下來。

當克里米亞以公投之名併入俄羅斯後,烏克蘭就決定倒入西方陣營,積極尋求加入歐盟和「北約」(NATO)。今年2月19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以涉嫌從事恐怖活動為由,對親俄政黨領袖梅德韋丘克(Viktor Medvedchuk)實施制裁,讓烏國內部親俄、反俄2派勢力的衝突升高,外界認為這是近期烏東緊張情勢的導火線。

澤連斯基在國內的支持率低,故需要在諸多議題上滿足內部激進民族主義者的訴求;而拜登當選總統,讓烏克蘭對外提高聲調,並在克里米亞問題上採取強硬立場。

在川普任內,美國有很長一段時間迴避批評俄羅斯人權問題,亦避免譴責莫斯科對烏克蘭分離主義者的支持,以及俄國入侵克里米亞的舉動。但拜登的立場與川普完全不同,拜登在競選期間曾把俄羅斯視為「敵人」,中共只是「對手」。拜登今年1月26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丁通話時亦明白表示,美國支持烏克蘭領土主權完整,並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拜登政府以實際行動表達對烏克蘭的支持。美國國務卿布林肯2月初與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通話表示,美國政府願提供烏國經濟和軍事支持,並將持續就頓巴斯和克里米亞問題,對俄羅斯實施制裁。五角大廈3月1日宣布,提供烏國約1.25億美元軍事援助,並許諾若烏克蘭國防改革取得進展,美國2021財年撥給烏克蘭「安全援助倡議」的剩餘1.5億美元資金,也將劃撥到位。

除此之外,美國率領北約在鄰近俄羅斯邊境地區頻繁舉行演習,預定今年5月至6月進行的「歐洲捍衛者-21」軍演(Defender-Europe 21),重點放在巴爾幹半島和黑海地區。俄方認為目標是在俄羅斯邊境附近製造緊張。

拜登3月16日接受《ABC News》訪問時,同意將普丁比喻成「劊子手」(killer)之說法後,美俄關係每況愈下;相較之下,中俄關係則是水漲船高。就在中美安克拉治對話72小時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就急忙到廣西桂林為中共「送暖」,與中共外長王毅會面。普丁想在他的勢力範圍「秀肌肉」,目的是給拜登一場壓力測試。尤其是中美對抗被視為新冷戰的開始,作為俄羅斯前身的蘇聯,當年曾是冷戰主角,普丁也想在中美對話後刷一下「存在感」。

一般認為,中美未來角力的戰場是歐洲和東南亞。中共對於烏東問題原本持「中立」立場,因為第一,中共不會贊成以公投的方式謀求分離組織的獨立;第二,中共與烏克蘭在貿易、農業和軍事方面有密切聯繫,但中美關係緊張,使中共轉而偏向俄羅斯。

另一方面,烏克蘭的對中政策也發生了變化。美國今年1月14日將中企「北京天驕航空」列入黑名單後,烏國總統澤連斯基隨即於月底簽署法令,制裁包括「天驕」在內之4間試圖獲得對烏國最大航空引擎製造商「馬達西奇」(Motor Sich)控制權的中企。烏克蘭顯然已配合拜登政府的抗中政策,試圖阻止中共控制關鍵之飛機和導彈引擎製造商,並獲取相關科技。

歐美深知烏克蘭是個燙手山芋,不會為它與俄羅斯打一場戰爭,只是希望藉烏克蘭擋住俄國西進步伐。拜登支持烏克蘭也是做給歐洲盟國看的,希望加強盟國對美國的信心。因此,烏克蘭也意圖在歐洲之外尋找盟友,日本就成了重要目標,因為日俄長久存在領土爭議。

今年3月17日,烏克蘭國防部長塔蘭(Andriy Taran)結束對日本為期2天的訪問。這是烏克蘭防長首度訪日,並與日方商議在今秋舉行防長和外長參加的「2+2」戰略安全對話,日本也將參與今年在烏國境內舉行的2場重要軍演。在俄烏關係緊張、中美對抗加劇,而中俄結盟又甚囂塵上之際,日烏加強軍事合作,為複雜的世局,又增添一個新的變數。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