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嗆以色列支持「新納粹」 《華郵》查核「希特勒是猶太人」謠言根源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有猶太血統又怎樣?」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1日語出驚人表示,「外貌不能否認烏克蘭的納粹因子,我相信(納粹德國領導人)希特勒有猶太血統」。對此《華盛頓郵報》事實查核主編凱斯勒指出,由於希特勒的祖父身分不詳,而祖母曾在猶太人家庭工作,才有此說法。

拉夫羅夫接受義大利電視節目《白區》(暫譯,Zona Bianca)訪問時,不僅稱希特勒(Adolf Hitler)有猶太血統,還說「睿智的猶太人都說過,激烈的反猶太者通常都是猶太人,每個家庭都會有害群之馬」。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宣稱,出兵攻打烏克蘭是為了消滅納粹勢力(Nazi)。

拉夫羅夫的說法讓以色列極度不滿,以色列外交部長拉皮德(Yair Lapid)2日表明,拉夫羅夫的發言是「令人無法原諒」的錯誤,且貶低納粹大屠殺的恐怖。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也做出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對俄羅斯官員最明確的譴責。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俄羅斯嗆以色列支持「新納粹」

「這樣的謊言等於指責猶太人自己犯下史上最可怕的罪行」,班奈特說,「這反而讓那些迫害猶太人的人推卸責任」。他強調:「如我所說,現今沒有戰爭是猶太大屠殺,也沒有一個能和猶太大屠殺類比,必須立刻停止拿猶太大屠殺當成政治攻城錘。」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2日推文寫道:「世界有責任發聲,反對這種可恥、危險的激烈言論,並支持遭遇克里姆林宮(Kremlin)邪惡侵略的烏克蘭夥伴。」俄羅斯外交部3日則回嗆以色列,抨擊拉皮德的發言是「反歷史」,更稱這就是為何以色列支持烏克蘭的「新納粹」政權。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凱斯勒(Glenn Kessler)指出,由於希特勒的祖父身分不詳,才有空間說他可能有猶太血統,「但在猶太人傳統,猶太血統承襲自母親」。他表示,希特勒個人律師法蘭克(Hans Frank)1953年出版的回憶錄《面對絞刑台》(暫譯,In the Face of the Gallows)中,提到希特勒可能有猶太血統。

祖父身分不明留下造謠空間

法蘭克宣稱,希特勒的半血緣關係侄子史都華-休斯頓(William Stuart-Houston)曾恐嚇揭發希特勒有猶太血統,因此他去挖掘希特勒的家族史,發現希特勒的祖母史基格魯伯(Maria Anna Schicklgruber),曾在奧地利格拉茲(Graz)的法蘭肯伯格(Frankenberger)猶太家族中當廚師,當時她42歲。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史基格魯伯1937年生下希特勒的父親亞洛斯‧希特勒(Alois Hitler),而亞洛斯的出生證明上沒有生父資料,且註記為「非婚生」。法蘭克稱,1名法蘭肯伯格家19歲男性讓史基格魯伯懷了亞洛斯。不過許多歷史學者認為,法蘭克的說法充滿令人困惑的錯誤,且不能相信。

1998年出版希特勒傳記《傲慢》(Hubris)的作家柯蕭(Ian Kershaw)說:「1830年代的格拉茲,根本沒有叫法蘭肯伯格的猶太家族。當地確實有個法蘭肯伯格家族,但不是猶太人。也沒有證據顯示,史基格魯伯曾住在格拉茲,甚至被肉販法蘭肯雷特爾(Leopold Frankenreiter)雇用。」

原姓氏不知為何變成希特勒

凱斯勒指出,法蘭克的說法,並未有婚外情和支付非婚生孩子費用的相關資料佐證,且若是法蘭肯雷特爾家族,他們沒有能力支付費用,而當亞洛斯出生時,法蘭肯雷特爾的兒子才10歲。另外,史都華-休斯頓的恐嚇內容也從未公開。歷史學家也說,1860年代以前,奧地利禁止猶太人住在格拉茲。

2022年3月19日,希臘的反戰示威民眾高舉「阻止普京」的標語,上頭是希特勒造型的普京肖像。(美聯社)
2022年3月19日,希臘的反戰示威民眾高舉「阻止普京」的標語,上頭是希特勒造型的普京肖像。(美聯社)

2022年3月19日,希臘的反戰示威民眾高舉「阻止普京」的標語,上頭是希特勒造型的普京肖像。(美聯社)

不過心理學家薩克斯(Leonard Sax)2019年在《歐洲研究期刊》(Journal of European Studies)發布的研究稱,當時格拉茲確實有一小個猶太社區。薩克斯的發現,讓法蘭克的說法多了些可信度。此外,凱斯勒說,史基格魯伯在亞洛斯5歲時嫁給喬治‧海德勒(Johann Georg Hiedler)。

喬治‧海德勒是希特勒宣稱的祖父,而史基格魯伯過世後,年僅9歲的亞洛斯被送到喬治弟弟奈普慕克(Johann Nepomuk Hiedler)的農莊,當時亞洛斯仍用母親的姓氏。凱斯勒稱,許多歷史學者推測,喬治‧海德勒或奈普慕克是亞洛斯的生父,但亞洛斯出生時,奈普慕克已結婚,因此為了掩飾醜聞而隱瞞生父身分。

凱斯勒表示,尚未有證據能證明上述說法,但奈普慕克過世時,留給亞洛斯遺產。奈普慕克的孫女克拉拉(Klara Hitler)是亞洛斯的第3任妻子,2人之後生下希特勒。約在喬治‧海德勒辭世20年後,時年39歲的亞洛斯說服教區神父,在出生證明上註記喬治‧海德勒為生父,但不知為何官方紀錄姓氏從海德勒變成希特勒。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大西洋理事會》北約將更新「戰略概念」 美國防部助理部長:應納入步步進逼的中國挑戰
相關報導》 烏克蘭戰爭給北韓的啟示:簽協定不一定保障安全 智庫學者:應重建有效多邊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