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烏克蘭衝突:烏東大戰是否可能避免

·5 分鐘 (閱讀時間)
Russian Defence ministry press service on 16 December 2021 shows Russian BM-21 "Grad" a Soviet truck-mounted 122 mm multiple rocket launchers shoot during military drills near Orenburg, Russia, 16 December 2021
西方大國擔心俄羅斯正在烏克蘭邊境附近集結部隊凖備入侵烏克蘭。

七年來,烏克蘭東部一直在進行一場戰爭,現在西方指責俄羅斯威脅要入侵烏克蘭。

這一切都表明,現有的和平協議沒有奏效。那麼,為什麼這些協議失敗了,和平解決還有可能嗎?

明斯克協議

自2014年4月烏克蘭東部戰爭爆發以來,已有超過1.4萬人死亡。2015年,烏克蘭當時的總統波羅申科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達成協議。

這成為現在統稱的明斯克協議的一部分。它們概述了一個計劃,在烏克蘭東部被稱為頓巴斯的動蕩地區,結束烏克蘭和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勢力之間的衝突。

據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歐安組織)烏克蘭特別代表米科·金努寧大使說,此後有20多次努力,試圖實現停火。

但沒有一次停火能持續很長時間,士兵仍然在前線血戰。

歐安組織是與俄羅斯和烏克蘭的三邊聯絡小組(TCG)的一部分,該小組的成立是為了執行明斯克協議。這位大使認為,只要有政治意願,和平解決方案就可以奏效。

但現在看來,這似乎不太可能,因為目前人們談論可能入侵以及俄羅斯在達成協議方面的「紅線」。

化解危機的另一個希望是諾曼底模式,這是法國,德國,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對話的平台。

歐洲領導人希望俄羅斯和烏克蘭以諾曼底模式與德國和法國進行談判。

Ukraine's President Volodymyr Zelensky (L), Germany's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2nd L), France's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2nd R), and Russia's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R) attends to news conference after a Normandy Four summit at the Elysee Palace in Paris, France on December 10, 2019
歐洲領導人希望俄羅斯和烏克蘭以諾曼底模式與德國和法國進行談判。

俄羅斯則希望直接與美國對話,呼籲北約提供安全保障。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表示,他歡迎美國發揮更積極的作用,但也許是與上述機制同時發揮作用。

俄烏矛盾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立場存在根本差異。但主要爭端集中在對頓巴斯地區的政治解決方案上。

英國皇家國際問題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研究員鄧肯·艾倫(Duncan Allan)說,兩國對烏克蘭東部飽受戰爭蹂躪地區的未來有「不可調和」的看法。

A Ukrainian service member is seen at a position on the front line near the town of New York (Novhorodske) in Donetsk region, Ukraine December 17, 2021
已經達成了幾項停火協議,但烏克蘭東部的武力衝突事件仍繼續發生。

他認為,烏克蘭希望恢復其主權和領土完整,而俄羅斯則希望「迫使基輔當局給予烏克蘭東部範圍廣泛的自治權或所謂的特殊地位」。

但艾倫說,這將使這些領土成為「由俄羅斯控制的凖獨立小型國家」,並使莫斯科能夠對烏克蘭的外交和國內政策產生深遠的影響。

基輔政府認為,烏克蘭東部反叛分子控制區的特殊地位已經納入全國範圍的權力下放改革。

然而,俄羅斯指責烏克蘭沒有按照明斯克協議的要求給頓巴斯地區這種特殊地位,也沒有舉行地方選舉,從而破壞了和平進程。

它認為西方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威脅到其安全,並希望做出正式承諾,阻止北約向東擴張。

尋找共同點

四年多來,馬丁·薩伊迪克一直在三邊聯絡小組中擔任歐安組織雙方之間的調解人。

他說,如果一方希望擁有比協議中寫出的更多的東西,就很難達成共識。他還補充說,明斯克協議指出了在烏克蘭權力下放中頓巴斯的特殊地位的解決方案。

他說:「俄羅斯方面總是重申,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的某些地區應該有自治權,但自治這個詞在明斯克協議中並沒有出現」。

A serviceman of the Peoples Militia of the Donetsk People's Republic is seen in a trench shelter on the line of contact between the Ukrainian government forces and the forces of the Donetsk People's Republic in the town of Yasynuvata
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分子宣佈他們控制的地區為獨立共和國。

交還烏克蘭邊境

俄烏矛盾的另一個主要的障礙是如何實施明斯克協議的政治條款。

莫斯科認為,明斯克協議明確規定了以下步驟:在烏克蘭重新獲得與俄羅斯邊界的完全控制權之前,必須進行地方選舉和落實政治解決。

自2014年衝突爆發以來,烏克蘭就已經無法控制其邊境的這一部分,基輔指責莫斯科利用這段邊境派遣俄羅斯軍隊和運送裝備支持分離主義勢力。

這就是為什麼烏克蘭堅持認為它應該在舉行地方選舉之前重新獲得對邊境的控制。

三邊聯絡小組烏克蘭代表團副團長奧列克桑德爾·梅雷澤科說,否則,地方選舉就是在俄羅斯的壓力下和俄羅斯佔領的條件下舉行的。

他堅持認為,根據明斯克協議,選舉必須根據烏克蘭法律舉行,只有烏克蘭控制了邊境才有可能。

薩伊迪克說,俄羅斯談判代表和所謂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的代表在三邊小組中避而不談討論邊界移交。

他說:「但我們一直認為明斯克協議是一個完整的一攬子計劃,人們不能像切香腸一樣進行談判。」

俄羅斯方面尚未回應BBC的詢問,但今年早些時候,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警告說,如果烏克蘭在舉行地方選舉之前重新獲得對烏克蘭東部(包括邊境)的控制,將會出現「屠殺」。

「沒有中間道路」

那麼,是否有可能以雙方都能接受的方式彌合這兩種立場呢?

鄧肯·艾倫認為不可能,因為對烏克蘭主權的看法是沒有迴旋餘地的:「換句話說,烏克蘭要麼是有主權的,這是烏克蘭的立場;要麼它沒有主權的,或者說沒有完全主權的,這就是俄羅斯的立場。這兩個立場之間真的沒有中間道路。」

俄羅斯要求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這被視為限制烏克蘭主權的又一次嘗試。即使美國參加談判,也會有同樣水火不容的立場。

然而,薩伊迪克大使認為,妥協是可能的,明斯克是結束衝突的可行解決辦法。但前提是需要有政治意願,而這正是俄羅斯和烏克蘭相互指責對方缺乏的。

然而,俄烏雙方都同意,在現有框架內繼續進行對話是重要的。「其他的選項更加危險,」艾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