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託長期淪銀行「下單」附屬部門 黃天牧:研議開放專營信託服務

林上祚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信託業法》立法20年,銀行的信託業務幾乎成為「財富管理」業務的附屬單位,這樣銷售掛帥的KPI文化,在台灣步入高齡化社會後,儼然成為高齡信託商品推動的最大阻力,金管會1日公布「信託2.0計畫」,為了讓台灣的信託業務能夠多元發展,能夠有類似日本專營安養、照護型信託服務之專營信託業者,金管會考慮開放「專營信託」執照,資本額門檻20億元,其中4成股東必須為金融機構背景之專業股東。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表示,《信託業法》自2000年立法迄今,台灣信託業管理資產規模快速成長,不過目前信託業的商品類型,高度集中在基金收購的「金錢信託」業務。從信託的法制功能角度,包括身障信託、安養信託在內,信託其實可以滿足社會不同階層需求,是最能體現普惠金融價值,隨著台灣社會步入高齡化,台灣的信託業在信託商品設計上,還可以再做多一點努力。

黃天牧:推動信託2.0計畫希望能夠提升信託業務位階

由於台灣的信託業務目前都是由金融機構「兼營」信託服務,銀行績效掛帥,信託業務長期以來掛在「財富管理」項目之下,銀行局局長莊琇媛表示,在銀行「財富管理」的KPI績效考核標準下,員工自然而然地會轉向基金銷售等財富管理商品。

莊琇媛表示,在目前金融機構兼營信託業務的架構下,銀行的信託部門,與其他部門出現資源競爭問題,信託部門與「財富管理」業務結合後,信託部門變成了基金與財富管理銷售人員的下單部門,不像業務發展部門。

黃天牧表示,金管會推動信託2.0計畫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金融機構能夠提升信託業務的位階,畢竟台灣金融業自2004年開始,興起財富管理業務,信託部門長期以來只是財富管理部門的「下單」的附屬部門,金錢信託以外的信託業務,也始終都不是主流業務,信託部門員工久而久之,也把信託業務當成升遷的「過度」業務,無形之中限制了台灣信託商品的發展。

「國外單獨的信託公司已經成立相當久」

黃天牧表示,相對於台灣信託業務附屬於金融機構,國外單獨的信託公司已經成立相當久,因此金管會在既有的兼營模式之外,研議是否開放專營信託服務,不過,開放專營信託業的前提,必須要有商機且業者善盡責任。

為了推動信託服務的多元化,金管會上月24日邀集衛福部、內政部等部會,討論安養與照護型信託相關議題,包括未來在都市更新、「以房養老」以及不動產信託業務上,如何利用公有閒置土地,打造友善住宅與在地安老願景,透過信託與目前「以房養老」逆向房貸業務結合,成立老人安養信託。

莊琇媛表示,目前不動產開發信託業務,已經與都市更新政策結合,有信託業者跟建商合作興建「青銀共居」的「共生宅」,部分空間做為老人安養設施,其餘部分則是出售給第2代,讓年輕人可以就近照顧長者,銀行業者在這樣的預售案裡面,扮演預售屋保證金的管理銀行,提供建商與預售屋買方彼此信賴的機制。

 位於蘆洲中正路以及新莊區中興街的案件,分別屬建檢三級堪慮及海砂屋情形,已在去(108)年12月拆除完成,自核准適用防災都更到拆除僅2個多月時間。 (圖/新北市都市更新處提供)
位於蘆洲中正路以及新莊區中興街的案件,分別屬建檢三級堪慮及海砂屋情形,已在去(108)年12月拆除完成,自核准適用防災都更到拆除僅2個多月時間。 (圖/新北市都市更新處提供)

銀行局局長莊琇媛表示,目前不動產開發信託業務,已經與都市更新政策結合。(資料照,新北市都市更新處提供)

不過,要將目前銀行業兼營信託業務「銷售掛帥」的KPI文化導正過來,並非易事,如果要打掉重練,開放專營信託業者申辦信託業務,同樣也面臨市場胃納量是否足夠,以及非營利長照機構,對於金融業背景之信託業者,提供長照相關之信託業務,有無合作空間的問題。

依據《信託業設立標準》,專營信託公司,最低實收資本額為20億元,專業信託業之發起股東,必須有至少4成股權為金融機構專業股東,20億元的資本額門檻對於金融業來說並不是一筆小錢,如果沒有提供一定的報酬率,金融機構成立專營信託公司的意願也會大打折扣。

對於20億元的資本額門檻是否過高,莊琇媛表示,這部分在「信託2.0計畫」會一併檢討,「不可諱言,買賣基金是銀行重要的手續費收入」,未來如果開放金融機構將信託業務切割獨立成子公司,以往的金錢信託業務,是否該全部併入專營信託公司,這部分都還有待討論。

莊琇媛表示,金管會希望專營信託業者按照信託成立的本旨。例如安養信託的信託標的,如果是委託人名下的不動產,銀行可以依據信託契約,將不動產出租給第三人,信託財產收益扣除掉必要費用後,剩餘部分交還委託人,日後若委託人住進安養機構,銀行可以將信託帳戶資金繳納機構相關費用。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靠肉搜絕技救出少女 PTT前版主竟是老師:有女學生遇同樣情況
相關報導》 警方破門都不敢出聲 員警:高雄少女被美工刀電擊威脅,上警車才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