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永不停止挑戰自己的小提琴🎻家:林品任》

《一個永不停止挑戰自己的小提琴🎻家:林品任》 第一次見到他的人,都會被他的教養折服:接著再聽到他得國際大獎的過程,你會更佩服這個年輕演奏家。 林品任目前已經得了至少兩個國際小提琴大獎冠軍,一個是日本最重要的仙台古典音樂比賽,七年前他得了冠軍,仙台交響樂團和他特別錄製了一張唱片。 之後他又得了美國最重要的小提琴大賽印地阿波里斯小提琴🎻大賽冠軍。台灣的音樂百科全書焦元溥介紹他最難得的是不為得獎而演奏,每次都給自己一 首不容易、不討好,但最能表達自己的樂曲。美國大賽冠軍那一回,林品任拉的是蘇格蘭幻想曲。 《蘇格蘭幻想曲》是布魯赫創作的歌曲,作品於1879至1880年。作者在各樂章加入古老的蘇格蘭民謠的旋律,本來是由序奏和四個樂章組成的小提琴主奏、豎琴與管弦樂隊合奏的幻想曲。 整個樂曲充滿了夢幻性,甘甜而優美,而且作者對於主奏小提琴的技法運用,要求無懈可擊。 序奏主奏小提琴在淒涼而帶有夢幻性的旋律中,娓娓道出了悽美故事的開頭。 一百年前此曲曾經風靡一時,但在美國參加比賽,演奏一首逐漸被遺忘、又充滿了蘇格蘭風情的樂曲,用俗氣的字眼講,叫做不容易討好。 可是林品任在乎的不是討好評審。而是音樂本身。 我曾聽聞有些音樂家只為了得獎把自己變成工廠式的訂單產品。只練習特定幾首曲子,征戰各個比賽,只要評審不重複,那五年一直重複上台,只要天分尚可,總有得獎的一天。 但賀夫Stephen Hough在焦元溥的訪談中特別提到這類音樂家炒短線的危險。他們看似很有效率地成功了,可是得獎的背後就是懸崖。甚至可能某年得了非常大的比賽冠軍,那一年也得到四處巡回演出的機會,但接下來呢?你成名了,人們要聽新的曲子,總不能每一年都彈相同的曲目吧? 隔年,人們發現這位演奏家大幅退步,因為他來不及練習新的曲子。接著每況愈下,於是幾年後,他便從國際樂壇消失了。 我第一次聽了非常驚訝,古典音樂是一個如此美好的世界,怎麼有這種好像模具製造、或是股市短線的現象?後來再想,什麼領域都逃離不了人性,許多人會在權力、金錢中迷失,為什麼古典音樂家就可以倖免於此?他們也是人,也有免不了俗世墜落的慾望,甚至有些時候古典音樂只是給了他們更好的面具,讓我們忘記什麼行業都有陷阱。 因此,在這個又美好、又殘酷的古典音樂領域裡,人得付出的努力那麼大,回報不成比例:一個人要維持初心,要不斷進步,要忠於自己,特別難得。 林品任畢業於美國最著名的音樂學院之一Curtis,今天他還入選了美國林肯中心室內樂集CMS Chambers Music 🎶 。許多人看好他未來打入美國樂壇的潛力,而我特別教了他兩個妙招(與音樂無關),這裡先保留,下回再透露。 這一晚在台灣國際音樂家協會成立當夜,他特別從台中趕上來,拉起蕭泰然老師改編的作品「望春風」之外,還有帕格尼尼,剛開始因為室內溫度太低,林品任刻意扭一下指頭,然後開始拉著這首曲子,後半段拉得非常好。 演奏之後,同席的陳毓襄特別稱讚他,在這樣的場合,溫度這麼冷,還演奏的如此出色。 林品任剛剛結束在台中和國台交合作的音樂會,他下一場音樂會在台北兩廳院,又是一個高難度挑戰自己的作品:貝多芬田園小提琴協奏曲。 時間本週三,晚上七點三十分: 購票連結如下: https://www.artsticket.com.tw/ckscc2005/Product/Product00/ProductsDetailsPage.aspx?ProductID=rotyiUrPteSo6Qss4rGN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