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酒劣酒的危害:劣質米酒給柬埔寨小村帶來的悲劇

·5 分鐘 (閱讀時間)

最近幾個月,柬埔寨鄉村數十人由於喝了有毒自製酒精而死亡。在貢布省扶農(Thnong,音譯)村,參加葬禮的人由於喝了劣質酒喪命,釀成悲劇。

50歲的萬納克(音譯)幾乎每天都要喝幾杯米酒,特別是一次嚴重摩托車禍讓他無法繼續捕魚以後。

他的叔叔慕斯(音譯)5月份去世。葬禮上,喝酒無疑成為家人和村裏親朋好友的一個必須項目。慕斯本人生前也很能喝酒。

萬納克那天從早晨就開始喝,到晚上時已經昏昏入睡。第二天醒來時,他告訴妻子菲普(音譯)說,感覺不大對。

菲普回憶說,丈夫告訴他感覺非常累,米酒讓他睜不開眼睛。

菲普也沒多想,又回到第二天的葬禮上,萬納克則留在家裏睡覺,希望睡一覺能趕走宿醉。

但到了晚上,萬納克開始發抖和劇烈嘔吐。菲普試圖勸說丈夫去當地醫院,但萬納克不想去,說自己只需要休息。第二天早晨,他就死了。

菲普回憶說,丈夫臨死前曾張大嘴、想給他媽媽和孩子留個話,但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有眼角的淚水流下來,然後,他就去世了。

葬禮悲劇

萬納克是在他叔叔葬禮上喝酒致死的八個人當中之一。另外,還有50多人住院。村子裏還有兩個人也是因為喝了同一批次的酒而死亡。

一名叫洪的人失去了兩位親屬,他自己在喝了毒酒後也被緊急送到醫院。洪說,他喝完酒後感覺迷糊、嘔吐、手腳乏力,差點喪命。

這起大規模中毒事件是柬埔寨不到一個月內發生的三起事件之一。事件總共導致至少30人死亡。6月初,菩薩省有13人死亡,5月10日在幹丹省至少有12人喪生。

對葬禮這批酒的測試顯示,為了讓酒更有勁導致了甲醇水平高到致命。

在柬埔寨農村,甲醇中毒並非新問題。自製酒精飲料在各種節日以及婚喪嫁娶時都很受歡迎,成為商業生產的啤酒及烈性酒的廉價替代品。

在柬埔寨工作過的人類學家帕德韋表示,自從1990年代中期起,柬埔寨的這一現象就相當普遍。家庭釀酒廠往往用家裏或商店裏破舊簡陋的設施釀製米酒,然後賣給鄰居。

帕德韋說,大多數柬埔寨鄉村裏至少有一家,經常是兩、三家這樣的酒廠。沒有任何法律控制、檢查以及質量監督。

工業酒精甲醇

甲醇是一種常用於工業用途的酒精,包括用作油墨、燃料和清漆中的溶劑。由於它生產成本比乙醇更便宜(乙醇是唯一可以安全引用的酒精),出於利潤原因,人們經常用它來增加酒精飲料的度數,尤其是在像柬埔寨這樣的低收入國家。

但在傳統的乙醇發酵過程中,由於污染微生物也可能會產生高濃度的甲醇。

自從發生這一系列的死亡事件以來,柬埔寨當局試圖顯示他們嚴肅對待這一問題。柬埔寨警方說,他們逮捕了至少15個米酒製造商和銷售商。

該國衛生部也呼籲人們不要飲用受到污染的酒精飲料。

菩薩省官員已經禁止生產、銷售米酒和其他藥酒。通村所在的行政區也暫時禁止生產、進出口和分銷。

教育最關鍵

但奧斯陸大學的甲醇中毒專家霍夫達博士表示,教育人們認識到非法酒精的危險比逮捕幾個銷售商更重要。

霍夫達博士表示,當然柬埔寨政府不讓人們繼續出售有毒酒精很正常,但不應該把精力集中在這方面,重點還是要教育人民,並且讓醫院人員知道如何處理酒精中毒事件。因為這樣的事已經發生100 到150年了,而且還會繼續發生下去。

霍夫達博士說,關閉非法酒廠只會導致新釀酒廠的出現,最重要的還是要追查有毒酒精飲料的來源。

他說,柬埔寨衛生部在實施更好地識別以及預防甲醇中毒項目方面取得了一些進步,但新冠疫情阻礙了進展。

柬埔寨衛生部拒絶置評這一酒精中毒事件。

「陰魂未散」

扶農村裏的氣氛自從慕斯葬禮後大不一樣,許多人還在哀悼親人。

警察找到一直在村裏賣酒的女老闆問話,但最後並沒有逮捕她。這位叫克萊普的女老闆說,她和村裏其他一些人都認為,那些喝米酒喪命的人陰魂還沒有散去。

克萊普說,自己很害怕這些鬼魂,因為那天死的人太多了。她說,(鬼)在她房間裏製造噪音,讓她無法睡覺。

菲普說自己也有類似的恐懼,即使在叫了當地驅邪人舉辦傳統儀式、試圖讓丈夫的亡靈安息後,她還是感到害怕。

菲普說,她想念丈夫,常常想起倆人坐在一起看村裏年輕人打排球。

她對關閉當地米酒銷售商的消息表示歡迎,但她說,這已經為時過晚。

她說,「沒有了我的丈夫,我的生活就像風箏斷了線。我很生氣,但我又能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