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ESG進展不如預期?優衣庫永續教練揭3迷思

·7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果貴公司不將SDG(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納入經營考量,遲早有一天倒閉也不奇怪!」日本諮詢公司永續發展夥伴(SDG Partners)執行長田瀨和夫,向商周回想起,當年第一次見到某位日本龍頭企業社長,就是忽然被傳喚到該公司的董事會上。

這位以嚴厲知名的社長,卻足足讓田瀨對於人權議題發表了20分鐘,最後更立刻簽訂了顧問契約。

田瀨做為企業永續經營的顧問,接受他建言的對象都是各家公司的社長或會長,因為「只有公司的領導人埋單,永續作為才可能上行下效。」

田瀨擔任顧問的對象幾乎不受產業限制,涵蓋日本第一大人資企業瑞可利(Recruit)、全球累計銷售超過500億杯杯麵的日清食品、以原創兒童內容巧連智聞名的倍樂生集團(Benesse)、野村綜合研究所等;他也曾和全球第三大快時尚品牌優衣庫(Uniqlo)母公司迅銷合作,負責優化海外供應鏈管理。

他之所以能夠受到這些知名企業青睞,甚至直接與社長展開日常的對話,要歸功於他對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獨特的見解與經驗,是極少數同時兼具政府與產業經驗的永續顧問。

過去30年來,他既歷經日本外務省,又長年任職於聯合國,也擔任過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日本德勤(Deloitte)的企業永續推進室主任。對於永續工作在理想與現實間的拉扯與平衡,有著更深刻的體會。

積極淨灘為何沒成效?
用「回推法」訂出達標策略

他認為,一家公司若為了貢獻社會而不顧獲利,結果無法長久;但只是像集點一樣來執行ESG項目,光靠表面功夫也累積不了成果。只有把既有的方式砍掉重練,重新思考如何同時獲利又貢獻社會;只有充滿策略的新想法,才可能將企業推向終極的永續目標。

《2030永續企業革命》是他在台灣出版的新書,與一般永續書籍最大的差異,就是發展出專屬的「思考法」,「企業永續不該流於單純的量化目標,關係到的是人類文明100年、200年的事。」

尤其,田瀨以豐富的「失敗」經驗出發,打破對ESG既定的看法,「要改變的是見樹不見林的現況。」

第一個關鍵反思,就是累進式的努力,恐怕做再多也無法達標。「淨灘很重要。但如果只是淨灘,恐怕10年、20年重複下去,海灘也不可能有乾淨的一天,」就像企業雖然口頭說要增加女性主管或決策者,卻不用破格的思考與執行方式,不管過了多久,結果都只是原地踏步。

尤其當下的經濟環境,成長速度已經越來越緩慢,若只是一步一腳印累進,最後真的只能停留在原地。田瀨解釋,「也因為永續目標實際上非常困難,所以才要仿效幾乎達不到的登月計畫,從最終登上月球回推,以終為始來思考。」

以終為始,又可分為「時間回推思考」與「邏輯回推思考」。時間回推就是先為目標訂下大限之日,通常是10年之後的長期目標。例如各國政府訂立的碳中和時程或各企業承諾達成100%使用再生能源的期限。

邏輯回推,則是先設想目標最理想的狀態,再去回推要如何實現。例如要實現全球交通事故死傷減半,不只是以搭車為前提,以車聯網、自動駕駛來減少事故;更要同時思考如何不用搭車,以遠距工作取代上路通勤。

第二個關鍵反思,出自於永續經營常強調企業要實踐ESG,必須從自身的核心能力開始。這個原則雖沒有錯,但若只是發揮既有的核心能力,等於只是守成,無法創造額外的附加價值,更無法抓住永續目標帶來的新商機。

以瑞可利的人資事業為例,它的核心能力就是「媒合」,是將提供機會的人與尋找機會的人彼此連結。自2011年開始,瑞可利推出Work Fit計畫,提供青年失業者、矯正學校畢業生、二度就業婦女等互助課程,目的是讓所有人都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物流業竟攻物聯網燈泡?
須從核心能力創造附加價值

除了將現在事業的基礎,將優勢「由內向外」發展之外,瑞可利同時也考量社會的需求,「由外向內」的角度拓展商機。例如旗下的房屋情報網站SUUMO,就推出了LGBT Friendly(同志友善)媒合功能,事先過濾出對租客性向沒有特別意見的物件,甚至拓展到同志房貸與購屋諮詢。

日本第一大宅配公司雅瑪多運輸以黑貓宅急便聞名,先是協助地方政府每月投遞刊物,同時確認獨居老人的安全。2020年起,又開發物聯網電燈泡HelloLight,除了透過電燈開關遠距監控,還提供購物、到府打掃等服務,拓展過去沒有的商機。

田瀨也直言,中小企業在創業之初,一開始若沒有將永續經營納入商業模式,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之後幾乎很難轉型,「創業要獲利並不容易,自然就會走向削減成本、壓縮人力的路上,也會與永續經營漸行漸遠。」

第三個關鍵反思,則是聯合國訂下的17項永續目標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互牽連。因此要達標不是各個擊破,而是規畫骨牌效應,創造正向的連鎖反應。

例如世界糧食計畫署在開發中國家的偏鄉,就將學校營養午餐,做為推倒骨牌的起點。

營養午餐也能救經濟?
善用骨牌效應打造多贏機會

學生會為了午餐上學,就能改善他們的營養、接受教育、拓展就業機會;向當地農民採購食材,也能活絡地方經濟,最終減少貧窮人口。也就是說,光是一份營養午餐的經費,就能加乘創造多贏。

田瀨曾有3年期間派駐到巴基斯坦,從聯合國前線工作體悟到,比起官方救援工作會因為預算用盡而停擺,反而是企業持續追求獲利,更能對社會有所貢獻,也成了他最終邁向創業的起點。

「永續發展目標的真正意義,是不挪用兒孫輩的資源之下,實現人類的理想社會,」是聯合國的經驗,讓他相較於一般ESG經營顧問,有著更深一層的體會。即使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議程中,沒有任何文字提到高齡少子化,或是塑膠減量,但只要掌握永續的根本精神,自然了解這些現代文明的問題都包含其中。

「永續目標是非常重要的指南,」尤其在疫情與戰爭之下,怎麼做才是負責任的企業?怎麼樣才能照顧到所有利害關係人,對供應鏈和客戶產生最小的負面影響?為了下個世代,又將留下什麼樣的社會?

企業永續目標,其實跟每個人的距離,比想像中還要更加靠近。

更多永續經營趨勢與案例 請上《商周ESG》專區



更多商周文章
老闆說"I expect to see you soon",真正的意思不是「期待趕快見到你」
跟台積電打交道⋯弄懂「這些字」,成功率更高!一篇內部用語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