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三孩」:中國人口政策再放開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新華社等官方媒體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周一(5月31日)召開的會議上宣布,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媒體報道稱,這是在“全面兩孩”施行五年後,中國政府出台的又一“重大政策舉措”。 會議稱,新政策“有利於改善我國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保持我國人力資源稟賦優勢”。

《紐約時報》報道則稱,此舉反映出人們對中國老年人口的迅速增加可能會加劇勞動力短缺,並在不久的將來給經濟帶來壓力的擔憂。

“四個老人、三個小孩”

消息官宣後,立即引起民眾的廣泛關注和討論。但無論是媒體隨機采訪的年輕市民,還是社交平台上的留言,絕大多數的發言幾乎都傳達了同樣的抱怨:生育率低迷的根本原因不是政策限制,而是養育成本太高。

微博相關新聞下,用戶留言道:“這根本不是生的問題,是教育住房及就業等等綜合因素的大問題,生只是小問題”;“我覺得還是先解決醫療就業住房教育養老的問題,再來談三胎”;“我關心的是支持配套措施有哪些?生活壓力太大的話,年輕人是不願意生的”;“他們到底知不知道大部分年輕人養活自己就已經很累了?”

也有人建議“先解決最基本的生育福利以及女性生育會必然面對的職場困境職場不公等問題,再鼓勵她們生孩子吧!”;“我們身為女人這一刻真的覺得悲哀,要把我們當生育機器嗎?”;“這屆獨生子女真的幸福,可以養4個老人,3個小孩。”

“低生育陷阱”

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 2020年中國出生人口數量為1200萬人,相比2019年的1465萬人減少了265萬人,降幅約18%。由此,從2017-2020年,中國出生人口數量已經連續4年下降。

不久前發布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表明,2020年中國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即平均每個女性生育的子女數)為1.3。這一數據令各界十分關注,並提出了中國人口出生持續下降的趨勢還能否逆轉的問題。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5月中接受中新社采訪時表示,國際上通常認為總和生育率1.5左右是一條“高度敏感警戒線”,一旦降至1.5以下,就有跌入“低生育率陷阱”的可能。

31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強統籌規劃、政策協調和工作落實,“依法組織實施三孩生育政策,促進生育政策和相關經濟社會政策配套銜接。”

不如全面放開?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和公共政策教授、老齡化中心主任貝斯圖(Stuart Gietel Basten)對德國之聲表示,新的政策至少消除了一個明顯的矛盾悖論——一方面擔憂生育率過低,同時卻繼續限制生育。

但他認為從宏觀看,不能期待政策改變會讓中國整體的生育模式發生變化,因為畢竟只有相對少數人確實有生育第三胎的願望。其中原因包括育兒成本以及女性職業發展機會的成本付出過於高昂。

貝斯圖說:“在微觀層面,這一政策對那些確實想要三孩的人會是一個重要的改變。對進一步杜絕部分地方官員對女性身體的非法懲治措施(如絕育、墮胎)也是一個重要步驟。”

倫敦國王學院的社會學者劉曄對路透社表示:“在我看來這只是一個數字游戲。實際上仍缺少具體的政策規劃來解決讓家庭(特別是女性)不願生育更多孩子的三個主要障礙:育兒成本、職場對處於生育及育幼年齡段女性的就業歧視,以及在諸多行業和私營托幼機構缺乏兒童福利保障。”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教授劉瑞明今年初接受新浪財經采訪時指出,從生育的意願上來說,“哪怕是在一些相對落後的地區,一個家庭對於孩子的需求也很少到三孩以上,所以放開三孩不會有實質改善,放開三孩和全面放開也沒有本質性的區別,中間的過渡事實上是沒必要的,從權利的角度來看,也應該全面放開。”

貝斯圖認為,中國面臨的的人口結構挑戰無法僅依靠新生兒增加來解決。“這只是一個需要應對的層面,其它層面還有提高生產率、改革社會保障系統、建構一個更具適應力的、健康的老齡社會等等。”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