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棄台獨 再論黨徽及修憲

張亞中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每一個符號都有其意義,承載著這個符號的歷史感、榮譽感與使命感。符號是一種精神,符號外觀可以傳承,也可以與時俱進,但那是取決於符號擁有者的認識,而絕非外力的強制。外力的介入只會在一種情境下發生,那就是外力要毀了符號的擁有者。

民進黨用中國國民黨黨徽與國徽相近的理由,希望國民黨能夠主動更改黨徽。這原已是全然不禮貌與不尊重他人的行為,更卑劣的是,不認同中華民國國旗的民進黨,竟然偽裝為國徽說話,企圖從根本上摧毀國民黨的精神傳承。

民進黨近年來,透過不斷的去中國化、去中華民國化、去孫中山、去蔣介石,為的就是改變台灣人民的身分認同,但是帶來的卻是兩岸關係日趨緊張、人民敵意日深,已陷台灣於危境。

民進黨不關心可能的兵凶戰危,在乎的只是台獨理念是否能夠貫徹,以及權力是否能夠持續,它認為必須把其最大對手國民黨徹底擊毀,變成小藍或甚而小綠,民進黨才能永久執政,台獨也才能進一步接近目標。清算國民黨黨產是方法、動搖其核心價值也是方法,改變其黨徽,則是在精神上摧毀國民黨存在價值的最後一擊。

民進黨是一個在選舉造勢場合中不屑揮舞國旗的政黨,一個已把國名暗渡陳倉為「中華民國台灣」的政黨,如果可以,它早就想把中華民國換掉,把國徽換成台獨的符號。這樣的一個政黨,現在卻搖身一變,好像在乎國徽了,完全不管黨徽其實更早於國徽這個事實,要求國民黨改黨徽,只是給國民黨難看。

面對已經獨大的民進黨,國民黨做為在野監督者,不僅不應隨之起舞,反而要據理力爭、全力回擊。捍衛黨徽的立場如此,對修憲的態度也應如此。因為黨徽與憲法,一個是代表國民黨的符號,另一個更是國民黨靈魂之所繫。

「藉修憲以毀憲」,為台獨鋪路,是民進黨的長期策略。目前國民黨高層對於改黨徽事,大多反對,但是對民進黨所提的修憲案則是立場糢糊,甚而有附和的跡象,令人不解。

這20多年來,在政黨與政客基於私利及意識形態的操弄下,幾次修憲,使得我國憲法的原有結構破碎了,其結果則是總統權力獨大、政治權責不分,大黨壟斷政治權力。憲法學者胡佛曾說,修憲後的這部憲法已成為「飄浮的憲法」,完全背離了當時制憲者的初衷。基於憲法精神的落實,以及為了還原當初制憲者的理想,國民黨當然應該要主張修憲,以回歸當初制憲的精神。這其中包括回歸內閣制的精神、恢復閣揆的副署權、強化五權憲法的體制與運作等,以使中華民國的立國精神得到更好的發揚。

民進黨之前的幾次修憲,都是「以修憲為毀憲手段」,真正目的是想盡辦法以切香腸的方式拆毀憲法的基礎,乃至期待有朝一日可以重新制憲,顛覆中華民國。由於目前國民黨並沒有主導修憲的政治實力,因此不陪一個以「台獨」為目標的民進黨再玩「以修憲來毀憲」的遊戲,有此堅持才是國民黨現階段對憲法最負責任的表現。

現階段的國民黨,應該明確的表明,無論是「改黨徽」或「修憲」事,由於國民黨目前在野,請民進黨先放棄台獨,真正回歸原汁原味的中華民國,再來討論吧!(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