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陽殊死戰】倒數第二名的他考上清大 讓許多人跌下椅子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相較在台上的霸氣,下台接受本刊專訪時的柯勝峯字字斟酌,顯得過分小心翼翼。他的謹慎其來有自,1967年出生的他是光陽柯家第三代,背負著長子、長孫的家族光環和期待,領導的公司比他還年長4歲。

祖父柯光述原在高雄經營食品、中藥材貿易,1952年因政府不允許單一公司進口所有機車零件,從事機車零件進口的黃繼俊,也是柯光述在台北國語學校的同學,找上柯合作,二人各進口一半的機車零件,再交換組裝完整機車出售。

柯勝峯曾以排球、籃球校隊隊員的身分,代表清大,參加和交大校際交流的梅竹賽。(取自臉書:國立清華大學校慶專頁)
柯勝峯曾以排球、籃球校隊隊員的身分,代表清大,參加和交大校際交流的梅竹賽。(取自臉書:國立清華大學校慶專頁)

1953年,日本的生產基地轉往台灣,加上政府政策鼓勵本土企業創業,本田也到台灣設廠,柯光述透過黃繼俊的介紹與本田簽約,1963年柯光述和四位同鄉宗族、好友成立光陽,並在本田支援下建立生產線。黃繼俊則成立三陽,柯、黃二人鴨子滑水、各自努力。

但與本田技術合作始終少了主導權,1978年光陽成立研究開發中心,推出紅極一時的良伴五十機車。

大學選讀工科的柯勝峯,從小對汽機車展現高度興趣,還報名上過修車課,「我對汽、機車蠻有研究的,有一年還去龍潭當賽車手。」他苦笑,「以前我會去車聚、車遊,手機裡還有俱樂部的群組,但現在完全沒空了。」

自主研發的Ionex車能網系統電動車,被柯勝峯視為是奠定光陽下一個50年的關鍵。
自主研發的Ionex車能網系統電動車,被柯勝峯視為是奠定光陽下一個50年的關鍵。

談到接班與家族,柯勝峯直言:「我父親從來沒有說我得去光陽,他很開明,在我有需要的時候支持我,放手讓我去做,是我背後的力量。」

只是話題才提及家人,柯勝峯又回到一貫的低調,倒是講起求學過程輕鬆許多,「哎呀,我從小很不會念書,就很調皮搗蛋,不是大家想像一路順風上來的。」柯勝峯大笑。

「我們班50個人,每次考試我都是考49名那種,但我認為與其去做艱深的題目,不如把所有基礎題目重新複習一遍,所以我考上清大,很多人聽到都從椅子上跌下來。」

說起無憂無慮的青春往事彷彿是一劑強心針,柯勝峯興奮地加碼透露,高中曾加入排球校隊的他,在清大簡直像放出籠的鳥兒般快活,成了籃球和排球校隊代表,每年出征和交大校際交流的「梅竹賽」。問他那些年是否帶隊贏了交大?他睜大了眼睛答:「那當然,我的照片還在海報上面。」


更多鏡週刊報導
【你不知道的頭家】模特兒身材的董仔 流利日語是這樣學...
【光陽殊死戰番外篇】10元銅板價充電 老大哥跨界搶第一
【光陽殊死戰番外篇】良伴50、豪邁125…那些年我們騎過的機車 都跟這家公司有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