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故宮賭坑 盲盒開啟文創新方向

記者林永富/綜合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跟上新趨勢是景區擁抱年輕消費群體的需要,包括故宮在內的多個景區正在探索「文創+盲盒」模式的可能性。不只是故宮,三星堆博物館、陝西歷史博物館等也在探索「文創+盲盒」模式的可能性。

故宮淘寶目前推出的兩款盲盒,定價在幾十元到幾百元(人民幣,下同)不等,分為基礎款和隱藏款。此前,故宮宮廷文化和泡泡瑪特曾推出過合作款Molly宮廷瑞獸系列。而此次故宮淘寶的兩款盲盒,則分別以此前大火的故宮貓和宮廷人物為主要形象。

上線之初 一度缺貨

故宮淘寶兩款盲盒上線之初,銷量占據其網店潮流玩具前兩名,甚至一度缺貨。大陸十一假期期間故宮盲盒貨櫃前遊客不斷,由於顧客挑選頻繁,工作人員每隔十幾分鐘就要整理一次貨櫃。

盲盒營銷的成功是基於人們對未知、不確定性的探索欲望,「只有打開盒子才知道買到的是什麼」。大陸的盲盒經濟熱主要由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瑪特掀起,隨後蔓延到各行各業。

桃子是故宮文化的粉絲,同時也是盲盒愛好者,「故宮盲盒對我來說是雙重滿足。」她已經湊齊明朝人物12個基礎款,但是還惦記著另外兩個隱藏款和1個超級隱藏款。

傳播盲盒 傳播文化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位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表示,這是故宮對時下流行趨勢的一種積極應變措施。故宮借助盲盒等新興事物將產品打入市場,以此完成文化傳播,這是很明智的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景區還通過眾籌、社群等,以社交化方式打造盲盒。此前,三星堆博物館委託第三方推出了祈福神官主題盲盒。根據三星堆專案合作方介紹,此次專案以眾籌方式展開,並通過微信群等方式建起粉絲社群。據了解,此次盲盒眾籌金額達43萬元,超出最初目標12萬元。

盤和林認為,景區要把盲盒銷售作為一種文化傳播途徑,而不僅是增加收入的手段。因此,景區的盲盒產品在保證品質的同時,設計上也要充分考慮與景區文化特色相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