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戰下巴夏爾二度贏得大選 凸顯美國對敘利亞政策侷限

·5 分鐘 (閱讀時間)

敘利亞在5月26日舉行內戰以來的第二次大選,現任總統巴夏爾(Bashar Al-Assad)在沒有強勁對手的狀況下,毫無懸念的連任成功,並將成為敘國執政最久的總統。而這個被西方國家譴責為「不公平且不正義」的大選,將如何牽動區域動向?同時,外媒指出,巴夏爾屹立不搖,也反映出美國的敘利亞政策所受到的侷限。

內戰下二度勝選 巴夏爾將成敘國執政最久總統

敘利亞5月26日舉行大選,選舉結果隔天公布,現年55歲的現任總統巴夏爾以95.1%得票率贏得第四個任期,到2028年本任期結束時,他將掌權28年,成為敘利亞執政最久的總統,超越前總統、他的父親阿塞德(Hafez al-Assad)的27年統治。

美、英、法、德等國在大選當天發出聯合聲明,強烈抨擊敘國這次選舉不能在公平和自由的環境下舉行,不具合法性。

綜合外媒報導,在選前,敘利亞政府機構四處可見支持巴夏爾的海報,以及有大學生表示,他們被強迫投票,若不投票則將被「當掉或開除」,顯現反對的聲音幾乎沒有存在的空間。

這次敘利亞大選是內戰陰影籠罩之下,依照新憲法所舉行的第二次大選。敘利亞2012年推出新憲法,得以讓該國自1960年代以來,首次在大選中看到其他競爭者,也因此讓巴夏爾的得票率,從前兩屆大選的99%,在該次大選中下降至92.2%。

不過,巴夏爾對於誰能參選,以及由誰主掌選舉部門有最終決定權,因此實質上,很難看到與他勢均力敵的競爭者在大選中出現。

在10多年敘利亞戰火的摧殘下,數十萬人喪生,上千萬人流離失所。不過,敘利亞政府希望,通過這次大選表明,儘管內戰持續,國家仍然正常運轉。

同時,巴夏爾要告訴西方國家,他才是敘利亞屹立不搖的勝利者。在投票當日,他選擇在大馬士革郊區杜馬(Douma)投下他的選票,此地是造成至少40人死亡的2018年化學攻擊事件的事發地,聯合國先前已將該襲擊事件的責任歸咎於敘國政府。在上次2014年的大選中,這裡還是由叛軍所控制,如今巴夏爾已經牢牢掌握掌握敘國大部分土地。

無法撼動巴夏爾 凸顯美國早沒談判籌碼

西方國家和敘國反對派認為,只有政府控制區人民可以參與大選,因此本次選舉不能代表敘利亞的真正民意。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巴夏爾的勢力難以撼動,同時也代表著美國的敘利亞政策有所侷限。

拜登政府上任5個月以來,對敘利亞的政策進展緩慢,這從拜登並未指派一名敘利亞特使,以及鮮少在公開聲明中提及敘利亞可一窺究竟。

美國一直以來支持藉由外交努力,在聯合國支持的和平進程下,讓敘利亞從阿薩德家族超過半世紀的掌權過渡。然而,在反巴夏爾起義早期擔任美國駐敘利亞大使的福特(Robert Ford)説,本次大選顯示,這項努力延宕7年多,沒有看到任何成果。

福特說,「像美國這樣的強權都沒辦法除掉這個傢伙」,這次的選舉「顯示了美國沒有談判籌碼。如果它先前有籌碼,巴夏爾沒辦法進行這樣的宣傳,而且還是得到他的軍事和情報機構的全面支持。」

敘國人民懷一絲希望 渴望解除制裁、走出經濟困頓

而對於多數的敘利亞人民來說,本次大選無法緩解他們深陷的經濟困境,或看到政府的新政策方向。

儘管在政府控制的地區進行的戰鬥已經大致結束,但這些地區的生活條件不斷惡化,大片地區仍為斷垣殘壁,電力和燃料短缺問題普及。根據聯合國的數據,超過90%的人口生活在貧困中。

部分敘利亞人民認為,儘管巴夏爾勝選無可避免,但他們寄望大選能讓國際社會承認巴夏爾政府,進而為國際救援和重建資金打開大門,特別是那些在2011年起義後,與敘利亞斷絕外交關係的阿拉伯國家。

一名大馬士革居民匿名表示,「人們感到樂觀,因為他們希望外國使館會重開,以及制裁會結束。」

敘利亞缺乏改革進程 區域與西方強權難重建關係

不過,目前看來,美英為首的西方國家沒有出現與敘利亞修復關係的跡象。華盛頓郵報報導,西方外交官表示,這個被英美法等西方國家認為充斥舞弊的大選,很難能夠促使他們與敘利亞邁向關係正常化。

本次大選也更加深了各界對於波斯灣國家與敘利亞關係的關注。在敘利亞反政府抗爭初期,波斯灣國家即因政府對抗議者的血腥鎮壓,而在2012年降級與敘利亞的關係,或關閉使館。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則已在2018年末重開敘利亞使館,目的在對抗非阿拉伯國家對敘利亞的影響力,例如支持巴爾夏政權的伊朗和俄國,以及支持叛軍的土耳其。支持叛軍的卡達已在大選後表示,沒有計畫與敘利亞關係正常化。

同時,國際制裁、以及敘國國內缺乏能解決分裂情勢和經濟困境的政治進程,都讓先前與敘利亞切斷關係的地區強權,例如沙烏地阿拉伯和埃及,對於恢復與敘利亞的外交關係仍然感到遲疑。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既不自由也不公平 敘利亞總統「高票」勝選連任
敘利亞內戰滿10年 分裂中人民仍盼苦難終結(影音)
敘利亞戰火連綿10年 至少38萬人喪生、半數人口出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