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剩不到500隻 誰替石虎擦眼淚 ?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的石虎不到五百隻,如果再不好好保育,極有可能在十年內消失。但是目前在發展光電產業的同時,許多山區與農地都受到開發,也連帶影響石虎棲地。能源發展與生態保育的拉鋸戰,目前還沒有令人振奮的結果。

陳祺忠:「去年還有在種稻米,還有在領休耕補助,然後今年就全部剷平起來蓋太陽能光電板。」

李璟泓:「就像刮鬍刀一樣整個,把你的整個山坡地整個刮除掉。」

張葦:「因為政府的政策,這些地也可以做光電使用,可是就是因為牽涉到石虎的議題,兩邊的衝突就來了。」

從Google街景地圖對照這些光電場以前的樣子,至少在去年之前,它們本來的面貌是原始林、農地和梯田。到底是誰讓門戶大開?

苗栗縣政府生態保育科長 張葦:「光電這個政策很奇怪的就是,它只有在溼地的地方要做環評,就是環評的這些規範,完全規範不到光電這一塊,就算是在兩公頃以上,那就是有中央的內政部的區委,會去審查這些案件,它也不需要經過環評。」

苗栗縣政府在2019年底通過了石虎保育自治條例,但是約束力卻相當有限。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 李璟泓:「石虎保育條例只限於公部門的開發行為,對於私有的開發,並沒有辦法去要求跟限制,所以這也突顯出了石虎保育條例事實上是很不足的。」

苗栗縣政府生態保育科長 張葦:「怎麼突然同時之間有這麼大量的光電申請案 進來苗栗這個淺山地區,又是跟石虎棲地高度重疊的地方,我們察覺到的時候,已經一百多件了,那就是一下會有一百多公頃的石虎棲地就不見了。」

苗栗因為開發較晚,保留了許多原始山林,不但蘊藏著許多祕境,生態多樣性也很豐富,而石虎就是最具指標性的保護傘物種。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棲地保育專員 陳祺忠:「所謂保護傘物種就是,牠的生存能力是非常強的,假設這個地方看不到石虎的話,就代表其他生存能力,比牠更弱的物種會消失。」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 李璟泓:「像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一區不只是石虎,有食蟹(犬 蒙)麝香貓,八色鳥,而且也是灰面鵟鷹一個很重要的遷徙路線,如果這一塊山坡地整個都被清除掉了,它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苗栗這次之所以會引爆爭議,主要是這片稱為台灣里山的生態寶地,因為有珍貴的物種田鱉出沒,而被暱稱為「田鱉田」,為了保護這片農地,民間團體早已把地承租下來,發展不噴灑農藥的友善農業。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棲地保育專員 陳祺忠:「我就講說 (石虎)一天跑個幾百甲 這個牠應該是會常經過啦。」

圍繞著谷地的這一大片淺山,是由當地一家祭祀公業所有,日前卻傳出被光電業者相中的消息。將農地租給光電業者,變更地目開發成光電場的租約,一簽就是20年,平均一甲地一年可拿到40萬元的租金。

苗栗通霄福龍社區理事長 邱仕業:「在我們通霄福龍這個地段,很漂亮的地的風景,而現在你要做到光電的時候,我們的地方上會反應說,好山好水又好風景 為什麼改天變成,好山好水變好光光,變成說全部都是光頭。」

在各方輿論的壓力下,農委會在9月25日與光電業者達成共識,將統整林相不佳,以及不利耕種土地的面積,提報行政院擇地開放,做為農電和光電特區。不過,關心石虎及環境保育的人士依然憂心忡忡。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 李璟泓:「台灣的石虎可能在這十年內就會不見,那我們到底要的是石虎,還是一些能源永續的問題,我覺得這個是兩件事,是可以合併一起來討論。」

農委會特生中心保育員 林育秀:「這些光電廠商他申請案有這麼多,那我們其實可能最後會很希望他們,在有一些我們列出來的,必須迴避的區域,他們也願意退讓,甚至是比較不這麼難過地退讓。」

土地並不是非得開發才叫有價值,當我們願意讓出山林給石虎,其實也正在為後代子孫留下豐美的資產。救石虎,其實最後是在救人類。

採訪撰文:許斐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