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不甘被甩 男割喉殘殺女友 屍體旁白玫瑰成破案關鍵

林慶祥繪圖|鄭雅紋、王聖光
·7 分鐘 (閱讀時間)
凶手在頭七當天重回現場,驚見腐爛的屍體,嚇得拋掉白玫瑰轉身逃離。
凶手在頭七當天重回現場,驚見腐爛的屍體,嚇得拋掉白玫瑰轉身逃離。

12年前,台中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情殺案。一名男子不滿女友提分手,以歸還手機為藉口,將對方載到山區割喉殺害,事後由於良心不安,特別在頭七當天,買了一束白玫瑰重回現場弔唁,而遺留在屍體旁的白玫瑰,意外成了警方循線破案的關鍵。警方調查,這對情侶都是精神疾病患者,2人在同一家醫院看診,因同病相憐而相戀,不料最後卻因感情生變,釀成悲劇,令人不勝唏噓。

2008年7月14日下午,台中東海大學附近、大肚山望高寮的一座廢棄軍事碉堡旁,被人發現一具已經腐爛、無法辨識身分的女屍。時任台中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張國益(現任台中市警局少年隊隊長)告訴本刊:「當時向上路還沒有通到望高寮,要上山得沿著遊園路再轉進偏僻小徑,且陳屍處周遭雜草長得比人還高,死在那個地方,就算變成一堆白骨也很難被發現。」

巧的是,剛好有位曾姓民眾遭逢母喪,特地將腳尾飯拿上山餵食流浪狗,從而發現女屍,警方獲報立刻趕往蒐證。張國益說:「死者身上沒有任何證件,用肉眼看就知道致命傷在頸部,因為傷口潰爛得比較快,喉嚨被割破的地方都長蛆了,頸部以上被蛆蟲咬爛,面目全非,頸部以下雖未完全腐爛,但屍水流滿地,屍身已經腫脹、發黑,法醫研判死亡已7、8日。」

當年負責偵辦的偵查隊長張國益,回顧這起12年前的命案,記憶猶新。
當年負責偵辦的偵查隊長張國益,回顧這起12年前的命案,記憶猶新。

遍訪花店 查凶找線索

負責偵辦此案的刑事小隊長莊國昌(現已退休)告訴本刊:「現場很詭異,屍體腐爛成這樣,旁邊卻散落著約20枝白玫瑰,且還沒完全枯萎!這分明是有人在死者遇害後重回現場,花若是他帶來的,祭拜的成分很大,此人應該就是凶手!」

莊國昌大膽推論,這是一起情殺案,因為屍體腐爛的程度,跟花朵稍微枯萎的狀態實在不搭。警方為此買了一束白玫瑰,放在太陽底下,發現日照半天,白玫瑰就開始凋零,換句話說,14日上午凶手曾重返命案現場。

凶手在死者頭七當天,買了20朵白玫瑰,重返命案現場祭拜。(東森新聞提供)
凶手在死者頭七當天,買了20朵白玫瑰,重返命案現場祭拜。(東森新聞提供)

可惜,山上沒有監視器,警方只能從白玫瑰尋找線索。莊國昌回憶說,白玫瑰比較罕見,也很少人送情人白玫瑰;為了找出凶嫌,四分局幾乎全員出動,找遍台中市區及烏日、龍井的花店,最後終於在台中市北區一家花店,查到買花的男子身分。

花店老闆娘對這個神祕男子印象深刻,她向警方表示,2天前,該名男子一來就說要買99朵白玫瑰,老闆娘好心告訴他,辦喪事才送白花,建議他買粉紅色或紅色的花,但男子很堅持,還說因為與女朋友分手,要送她最後的禮物,把店裡的20朵白玫瑰全買走。

警方派員在陳屍現場附近大規模搜索,希望能掌握更多破案線索。(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派員在陳屍現場附近大規模搜索,希望能掌握更多破案線索。(東森新聞提供)

老闆娘的說法印證了警方「情殺」的推論,有了動機,也有對象,但最根本的問題還沒解決,就是死者的身分!張國益說:「我們在陳屍現場找到一個5、6公分長,白色,有點彈性的硬物,上面黏著一些腐爛的肉,當時也不曉得是什麼東西,後來上網查,才知道是整型用的矽膠,那塊東西就是死者隆鼻、墊在鼻頭裡的矽膠,因為臉部幾乎被蛆蟲咬爛,所以掉在地上。」

病友相戀 分手釀殺機

曾經整型、隆鼻,是死者特徵之一,此外,警方還公布了死者腰部約20平方公分面積的刺青圖案、戴在左手的日系品牌手錶、右腳的腳鍊、指甲油顏色、手上的銀戒指等鉅細靡遺的特徵,拜託媒體披露。隔天,死者的父母便前往認屍,確認死者是失蹤逾一星期的張姓女子。

案發後,警方公布死者特徵,包括手上戴的銀色戒指。(翻攝畫面)
案發後,警方公布死者特徵,包括手上戴的銀色戒指。(翻攝畫面)

死者的母親哭著告訴警方,女兒很年輕就罹患精神疾病,在醫院就診時,認識了同樣是精神病患的梁姓男子,梁男疑似有躁鬱症,脾氣很壞,控制欲很強,只要女兒跟別的男子接觸,他就會大發脾氣。

張母說,女兒的病情控制得很好,家人都希望她痊癒之後,能找個正常人結婚生子,就算女兒未來不嫁人,也反對她跟梁姓男子因「同病相憐」而在一起。案發前1個月,張女因受不了梁男的歇斯底里,決定分手,梁竟尾隨到女方住處,幸好被管理員擋了下來,沒想到最後還是發生悲劇。

張姓被害人慘遭割喉,被發現時臉部腐爛,無法辨識。(翻攝畫面)
張姓被害人慘遭割喉,被發現時臉部腐爛,無法辨識。(翻攝畫面)

但光憑死者家屬的證詞,並不能入人於罪。莊國昌說,偵查隊幹員調閱通往大肚山望高寮所有道路的路口監視器,果然在五權路、環中路口,發現梁男騎機車載張女上山的畫面。

警方調閱監視器,發現凶手騎車載被害人上山的畫面。(翻攝畫面)
警方調閱監視器,發現凶手騎車載被害人上山的畫面。(翻攝畫面)

故佈疑陣 對戒仍未摘

警方根據監視畫面,順利聲請到拘票。當晚,莊國昌率員前往梁姓男子位於台中烏日的住處,員警一進入B房間,梁男知道東窗事發,突然發出一聲尖叫,情緒激動地下跪認錯,還不斷捶自己的頭,哭喊說:「我不是故意要殺她的!」莊國昌注意到梁男手上戴著跟死者一模一樣的戒指,顯然愛也深、恨也深。

梁姓凶手落網時,手指戴著跟死者一模一樣的對戒(紅圈處)。(東森新聞提供)
梁姓凶手落網時,手指戴著跟死者一模一樣的對戒(紅圈處)。(東森新聞提供)

偵訊時,梁姓男子坦承殺害女友,但他強調並非蓄意殺人。梁男供稱,當天他以歸還手機為由,約張姓女子出來兜風,希望挽回感情,但張女一直碎唸,他於是一路騎向望高寮,目的是想好好和對方談一談。

沒想到下車之後,張女不斷指責梁不幫忙繳健保費、說好要送手機卻黃牛等老問題,梁男不甘示弱回嗆,激烈爭吵之下,他理智線全斷,赫然掏出放在口袋裡的水果刀,揮向張女頸部,剎時鮮血猛噴,他更是凶性大發,再次使刀割破張女的頸部大動脈,直到對方倒在血泊中,他才感到害怕。

梁姓凶手一時情緒激動,揮刀割破張姓女子的喉嚨,成為致命傷。
梁姓凶手一時情緒激動,揮刀割破張姓女子的喉嚨,成為致命傷。

梁姓男子殺人之後,還故布疑陣,企圖脫罪。張國益說,梁男逃離前,把張女身上的手機、證件全部拿走,之後的2、3天,還故意撥打張女電話,製造還有跟死者聯繫,卻找不到她的假象,目的就是要誤導警方。

至於散落現場的白玫瑰,梁男坦承,他殺人後擔心害怕、夜夜難眠,所以才買了花,選在張女頭七當天回到命案現場弔祭,但是他一看到腫脹、腐爛的屍體,嚇得丟下玫瑰,拔腿就跑。

當年承辦此案的小隊長莊國昌說,屍體旁邊散落的白玫瑰,成為破案關鍵。
當年承辦此案的小隊長莊國昌說,屍體旁邊散落的白玫瑰,成為破案關鍵。

莊國昌說,梁男的家屬透露,梁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經常為細故暴怒、情緒激動,也疑似有妄想症,總覺得有人要害他,所以身上隨時攜帶刀子,父母兄長都很怕他;當警方逮捕梁男時,家人雖然難過傷心,但似乎也鬆了一口氣。最讓親友感嘆的是,梁男與張女同為精神病患者,並沒有因為相戀、相憐而互相扶持,最終反而釀成悲劇,令人不勝唏噓。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狗叼骷髏頭揭分屍慘案 死者手錶機芯迫凶手現形
【全文】賭場教父命喪街頭 一根菸蒂揭外甥買凶真相
【全文】板橋電玩大亨之子綁架案 警靠一只遙控器驚險救肉票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花蓮台九線釀死亡車禍 軍人開車打滑撞電線杆、女友送醫不治
Line群組提供「預購」清單 盜獵者捕捉保育類野生動物
診間侵犯女患者 諮商狼醫請辭
英勇! 北市休假警聽聞「搶劫」 飛撲逮搶匪
恐怖情人! 男不甘分手竟天天騷擾砸店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