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動畫產業難整合 宋欣穎碰撞打通《幸福路上》

台灣動畫片《幸福路上》入選釜山影展「年度動畫」單元、又在金馬影展閉幕放映,還請到女星桂綸鎂獻聲、天后蔡依林唱主題曲,但光環背後,潛在台灣動畫產業各行其是、缺乏溝通與整合的問題。

從女性成長反映台灣歷史與社會變遷的《幸福路上》,因台灣動畫電影沒有成功前例,編導宋欣穎一路走來磕磕碰碰,從募資、籌組班底到製作,關關難過關關過,並理解到:好的故事才是推動影片前進的核心。

靠憨膽過關 宋欣穎

  • 1974年出生

  • 學歷:台大政治系畢業、曾於日本京都大學進修電影理論、美國芝加哥哥倫比亞學院(Columbia College Chicago)電影碩士,主修編導。

  • 經歷:

  • 2013年 動畫短片《幸福路上》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動畫短片與高雄電影節觀眾票選獎、《幸福路上》動畫長片企劃獲金馬創投百萬首獎

  • 2014年 《幸福路上》動畫長片獲文化部國片輔導金

  • 2015年 出版散文集《京都寂寞》

  • 2017年 動畫長片《幸福路上》入選釜山影展「年度動畫」單元、金馬影展閉幕片,將於2018年1月5日上映。

宋欣穎原希望發展小琪童年的系列短片,成為台版《櫻桃小丸子》,但台灣短片幾乎沒有獲利模式,於是開始籌備長片、申請輔導金。

「我來自一個工業小鎮、充滿汙染,住的那條路叫幸福路,路口有個大水溝、曾發生震驚全台的白曉燕棄屍案…。」成長於新北市新莊區的宋欣穎,在美國芝加哥哥倫比亞學院攻讀電影碩士的第一堂編劇課上,老師要求大家仔細想自己是誰、從哪來、有哪些遭遇,因為最好的故事就是親身經歷。於是宋欣穎公開分享她以為平凡的人生故事,沒想到同學們都覺得有趣,還嗅到幾分動畫片《茉莉人生》的味道。

  • 《幸福路上》的故事從女孩小琪一家三口出發,反映台灣歷史與社會變遷。(傳影互動提供)
    《幸福路上》的故事從女孩小琪一家三口出發,反映台灣歷史與社會變遷。(傳影互動提供)
  • 動畫電影《幸福路上》以2D手繪形式,表現懷舊氣氛與溫暖質感。(傳影互動提供)
    動畫電影《幸福路上》以2D手繪形式,表現懷舊氣氛與溫暖質感。(傳影互動提供)

後來宋欣穎把這個故事改編成電影劇本《幸福路上》,以《阿甘正傳》的手法講小女孩的成長、國家歷史與社會對個人的影響、以及小人物的生活趣味。沒想到回台灣後,前公視總經理馮賢賢聽了這個故事,建議拍成動畫,2人就用80萬元、請2名動畫師,做成動畫短片《幸福路上》,並拿到2013年台北電影獎最佳動畫短片,開啟長版動畫之路。

短片《幸福路上》以長片的片段為素材,描述1980年主角小琪上學第一天的趣事。宋欣穎原希望發展小琪童年的系列短片,成為台版《櫻桃小丸子》。但台灣短片幾乎沒有獲利模式,長片才有明確的投資回收方法,為了集資募款,宋欣穎開始籌備長片、申請輔導金。

擬拍片預算時,宋欣穎從4,000萬票房做為目標倒推成本來計算:假設有兩千萬元的輔導金與公部門補助,自己再籌2,000萬元,只要達成4,000萬元票房,即使扣除一半分給戲院的拆帳,也不虧本,因此成本就設定4,000萬元。最終製作成本加宣傳費雖超支一些,仍未超過5,000萬元。

台灣動畫產業習慣代工,但原創動畫涉及創意與溝通,《幸福路上》就曾因製片管理問題,進度嚴重落後。

長片《幸福路上》企劃案剛啟動,不但獲2013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更受評審名導杜琪峯鼓勵,要她一定要把電影完成,隔年起陸續找到輔導金與公部門補助約1,600萬元,但民間投資部分卻不順利。兩岸三地的投資方對影片各有考量:大陸或香港投資者看中故事有趣,但要求拿掉說台語、掛國旗等台灣元素,宋欣穎認為如此一來兩邊不討好,風險更大;台灣投資方的疑慮則是台灣動畫沒有成功前例,導演又是新人,因此裹足不前。

  • 兒童階段的小琪表情多變可愛。(傳影互動提供)
    兒童階段的小琪表情多變可愛。(傳影互動提供)
  • 成人後的小琪設定集,讓繪製這個角色的各種動作或表情都有標準可遵循。(傳影互動提供)
    成人後的小琪設定集,讓繪製這個角色的各種動作或表情都有標準可遵循。(傳影互動提供)

動畫電影尋找資金不易,製作也是難題。所以從決定拍動畫《幸福路上》起,宋欣穎就選定2D手繪動畫形式,「3D太科技,手繪雖有點不完美,但是感覺溫暖。簡單的造型線條,更有童趣與幻想空間。」

宋欣穎因非動畫科班出身,2013年籌拍《幸福路上》時,開始接洽動畫指導、美術指導人選,研究流程,並花兩年準備,設計角色、做分鏡等,初期就遇上溝通障礙,「之前我當剪接師,再怎樣不認同導演,仍得解讀導演的想法,用我的感受去呈現、幫導演加分。而動畫分鏡師雖有經驗,卻缺少對人與生活的觀察,難以理解每場戲的重點和情感。」

「有一場女主角小琪送便當給社區警衛爸爸的戲,希望分鏡接下來的畫面是遠景、小小的警衛亭在發光、父女在講話。我對分鏡師解釋,這代表從美國返鄉的小琪暗示爸爸,她想留在台灣。但對方卻問:『為什麼要送便當?爸爸不是該自己買?』我只好說,我媽媽每天送便當給我當警衛的爸爸,他們才接受,真有人會送便當。」她笑說。

  • 主要角色小琪是個在平凡家庭長大、喜歡幻想的女孩。(傳影互動提供)
    主要角色小琪是個在平凡家庭長大、喜歡幻想的女孩。(傳影互動提供)
  • 宋欣穎原希望發展 小琪童年的系列短片,成為台版《櫻桃小丸子》。
    宋欣穎原希望發展 小琪童年的系列短片,成為台版《櫻桃小丸子》。
  • 《幸福路上》的主要角色曾出現在電影分級制宣導短片裡。(宋欣穎提供)
    《幸福路上》的主要角色曾出現在電影分級制宣導短片裡。(宋欣穎提供)

製作過程中,宋欣穎進一步經驗到台灣動畫產業長期習慣代工的後遺症。以往代工階段因動畫師單純執行客戶的設計,動畫製片容易管理進度;但原創動畫涉及創意與溝通,製片得兼顧品質、進度,同時管理人事、時間和成本,《幸福路上》就曾因製片管理問題,紛爭不斷,進度嚴重落後。

人的問題、錢的問題都好解決,故事是最難的。

宋欣穎眼見危機,2016年夏天大改工作方式,換新的製片組,與動畫師一一重新簽約,由他們決定要做多少個鏡頭、且保證完成,做不完的部分則外包給曾在台灣宏廣的老師傅和印尼廠商。原本想全片都自己做,後來有3分之2的補張(補上更多張畫面,提升影片幀率、更為流暢)和上色、清稿(手繪2D動畫過程中勾勒線條的工作)都由印尼廠商代工。

如此重掌進度,仍不時出狀況。動畫很費工,角色表演的協調性更難,雖製作初期先就主要角色的表情、動作定出設定集,但受限經費,設定集沒做很細。有次動畫師把小琪的表情做成很誇張的漫畫風格,單看這場戲很好笑,但放到整部片卻跳tone。另外因鏡頭發包不是按故事順序回收,單一檢查都沒問題,事後組合在一起才發現不連戲。

各種缺失歸根究柢,都與工作人員沒有整部動畫長片的訓練有關。以往製片或動畫師都是一個人完成一部短片,或是做長片代工,不用自己將鏡頭組在一起檢查。宋欣穎忍不住感慨:「動畫也要找場記嗎?這些錯誤到我手上成了龐大的工作,必須重改或修正,浪費時間與金錢。」

  • 宋欣穎編導的《幸福路上》入圍韓國釜山影展「年度動畫」單元,是台灣首部入圍的動畫片。(傳影互動提供)
    宋欣穎編導的《幸福路上》入圍韓國釜山影展「年度動畫」單元,是台灣首部入圍的動畫片。(傳影互動提供)
  • 為成人小琪配音的女星桂綸鎂(右)與替童年小琪配音的吳以涵一起出席金馬影展閉幕式。(傳影互動提供)
    為成人小琪配音的女星桂綸鎂(右)與替童年小琪配音的吳以涵一起出席金馬影展閉幕式。(傳影互動提供)
  • 流行歌壇天后蔡依林和宋欣穎同樣來自新莊,也為動畫電影《幸福路上》跨刀獻唱。(傳影互動提供)
    流行歌壇天后蔡依林和宋欣穎同樣來自新莊,也為動畫電影《幸福路上》跨刀獻唱。(傳影互動提供)

《幸福路上》走一回,險象環生,自稱「憨膽」的宋欣穎認為,與工作人員溝通困難是大環境的問題,短期無法改變,而她最大的學習則是發現「好故事可以所向無敵」。她單憑故事腳本就獲桂綸鎂不問酬勞、首肯配音,對申請輔導金與推動影片幫助很大。後來能在影片未全部完工,即入選釜山影展,也是因故事素材貼近本土、情感真摯,感動國際觀眾。「人的問題、錢的問題都好解決,故事是最難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動畫拚幸福】桂綸鎂配音挺國片 經歷冰火六重天
【動畫拚幸福】解嚴搬上大銀幕 《小甜甜》代價高
【動畫拚幸福4】波折不斷 「憨膽」導演靠故事搏感情
【動畫拚幸福3】動畫代工後遺症 溝通管理出問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