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專訪】王文洋:熬過壓力更強 宏和A股上市大爆發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已經10年未受訪的宏仁集團總裁王文洋,上週四(11月14日)接受本刊獨家專訪,首度公開他鴨子划水20年的事業布局,尤其今年7月,旗下宏和電子在上海證交所主板A股上市,成為集團第二家上市的企業,股價4倍翻漲,讓他驕傲地說:「這技術全球只有宏和與日本幾家公司做得出來,明年(業績)會更好。」

68歲、半退休的王文洋,除了分享企業經營,也展現他柔情的一面,聊到自己與孫子的互動,眼睛笑起來像月亮一樣彎,言談中對孫子滿是驕傲,喜歡小孩的他,也以「王月蘭基金會」幫助偏鄉孩童。

秋日下午,位於上海浦東康橋工業區的宏和電子,裡頭700多台織布機,正把一條條比頭髮還細的玻璃纖維紗織成布,「隨著接下來將進入5G導入期,玻纖布需求量會大爆發,相信宏和明年表現會比今年好。」只見宏和董事長毛嘉明信心滿滿地說。

宏和今年7月在上海A股上市,成為宏仁集團第二家上市的企業。(翻攝自網易)
宏和今年7月在上海A股上市,成為宏仁集團第二家上市的企業。(翻攝自網易)

 

自豪宏和研發成果

今年7月,宏和在上海證交所主板A股掛牌,成為宏仁集團第2家上市的企業,掛牌不到4個月,股價從人民幣4元漲至16元,期間最高甚至飄破25元,表現亮眼。上週四(11月14日)宏仁集團總裁王文洋接受本刊專訪,也忍不住挺起腰桿得意地說:「我們現在還可以做出1010號的薄型電子布,面對6G已經在準備了!」

宏和生產的電子級玻璃纖維布,是製造電子產品核心銅箔基板的重要原料。
宏和生產的電子級玻璃纖維布,是製造電子產品核心銅箔基板的重要原料。

讓王文洋眉開眼笑的宏和電子到底是什麼來歷?這家公司成立於1998年,主要從事中高端電子級玻璃纖維布的研發、生產及銷售,公司2003年開始賺錢,至今已連續16年獲利,近3年毛利率皆超過30%,高於同業平均值,去年營收人民幣8.27億元(約新台幣35.6億元),獲利人民幣1.7億元(約新台幣7.3億元)。

已經10年未接受媒體專訪的王文洋,在半年多前才搬進的集團總部大樓,接受本刊專訪。他談起事業,話匣子打開落落長,興奮地解釋,宏和生產的玻璃纖維布,是製造電子產品核心銅箔基板的重要原料,客戶包括松下、日立、台光、台燿等知名公司,「連蘋果、華為等手機大廠也一直用我們的產品。」

王文洋對自家產品很是驕傲,他一邊說明、一邊拿起桌上的產品樣本展示,「這麼薄的布,全世界只有宏和還有日本幾家公司做得出來,我們可是走在技術的尖端!」王文洋每週都找研發團隊討論,緊盯進度和細節,還再三強調:「研發真的很重要。」

宏和的客戶除了松下、日立等公司,還打入華為供應鏈。
宏和的客戶除了松下、日立等公司,還打入華為供應鏈。

 

技術尖端到4微米

11月初,本刊到上海直擊宏和的生產線和研發中心。走進位在上海浦東的宏和公司2廠,好幾百台機器正在運作,一條條比頭髮還細的玻璃纖維紗,先整經、漿紗再織成布,接著退漿、處理,至少要經過21天,一塊玻纖布才大功告成,中間只要任何一個環節出錯,就得整批重頭來過。

負責宏和營運的毛嘉明手一邊比劃、一邊說,宏和的設備買回來後,全都經過特殊改良,不僅生產效率比同業高30%~40%,品質也是數一數二,「我們的產品可以說是玻纖布的LV!」

工廠另一邊則是宏和的研發中心,毛嘉明解釋,隨著電子產品輕、薄、短、小化,上游電子組件產品也要與時俱進,「總裁(王文洋)很重視研發,公司每年的研發費用占總營收4%~5%。」

王文洋對自家產品很是驕傲,還特別拿起產品樣本解說。
王文洋對自家產品很是驕傲,還特別拿起產品樣本解說。

王文洋對宏和的技術相當自豪,「一般業者普遍掌握9微米、7微米玻纖生產技術,但我們已經可以做到4微米。」講得太開心,王文洋脫口而出:「明年宏和就會很好,我們有新的產品!另外,我們在台灣的實驗室,也研究出新的特殊化學品,如果成功,會對宏昌有很大的幫助。」不過,口快說漏嘴的他,堅持不再透露任何細節,僅強調所有的技術都走在尖端。

1995年,王文洋離開家族事業,隔年創立宏仁集團,20多年總算開花結果,目前旗下4家核心公司都已步上軌道,其中宏昌電子、宏和電子已在上海證交所主板A股上市,「未來包括無錫宏仁及無錫宏義,2、3年後也要規劃掛牌。」王文洋沉穩地說。

 

台塑經驗創立宏仁

王文洋向外界證明不靠台塑,他也能闖出一片天,但宏仁集團的成立和布局,卻還是和台塑脫離不了關係,原來王文洋創業走中高端產品,其實和他過去在台塑集團的經驗有關,「台塑企業比較不重視R&D(研發),著重降低成本,所以我知道不可能用價格跟他們競爭,一定要往高端走。」

問王文洋創立宏仁集團的緣由,他直說:「這就要從歷史說起,媒體很多寫我的事情都錯了。」1951年出生的王文洋,是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長子,國小五年級就被送到英國念書,拿到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物理博士,「很多媒體寫我讀化工,這是不對的。」

王文洋仍與倫敦帝國學院保持聯繫,並支持各項科學研究,2009年,他還贊助母校成立王文洋生物啟發中心(Winston Wong Centre for Bio-Inspired Technology),「他們研發出一套血糖感應器供糖尿病患者使用,整套系統可以24小時監測血糖,並適時分泌病人所需的胰島素,過程中不需抽血,在人體需要時能自動供給。」此時的王文洋彷彿學者上身,仔細說明研究結果。

拿到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物理博士後,王文洋(右)至今仍與母校保持聯繫。(王文洋提供)
拿到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物理博士後,王文洋(右)至今仍與母校保持聯繫。(王文洋提供)

王文洋說自己是書呆子,每學期幾乎都是全校第一名,連擁有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碩士的王雪紅也比不上,「我覺得其他(王家)人念書都很普通。」但外界不知,王文洋拿到的第一張畢業證書卻是大學畢業證書。

「我小五到英國讀中學,沒有國小畢業證書;英國沒有國中,讀到高二就去申請大學,也就沒有高中畢業證書。」他說後來選讀倫敦帝國大學物理系是受到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的影響,「他是我童年時的偶像。」當時台灣大學聯考的第一志願是台大物理系。

 

專長物理自學化工

王文洋自英國取得博士學位返台後,先到台塑美國歷練,再進入南亞任職,「但我念的是物理,對台塑做的塑膠產品一竅不通。」王文洋連說好幾次「當時很痛苦」,不服輸的他硬著頭皮重拾課本,自學化工專業到大學程度。

王文洋進入台塑集團,結合自身專業在南亞發展電子材料事業。1983年台塑先成立電路板專案組,首度跨足電子產業,接著研發電路板所需的上游原料銅箔基板及環氧樹脂、玻璃纖維布,至今,南亞的電子材料營收比重大約40%。「現在電子事業部是很賺錢的單位,都是我當時一手架構起來的。」王文洋得意地說,就連台塑集團的南亞在1994年首次進軍大陸,也是由他領軍。

南亞目前電子材料營收比重大約40%,王文洋得意地說,相關事業是由他一手架構。
南亞目前電子材料營收比重大約40%,王文洋得意地說,相關事業是由他一手架構。

記者好奇當時他如何說服家中長輩做新投資,只見王文洋揮了揮手說:「我沒有能力說服他們啦,我只有說服我的上司(前南亞董事長吳欽仁),讓他去溝通。」還加碼爆料,早期台塑曾投資台積電,他還進去當第一屆董事,「是我們聘請張忠謀當董事長的。」但他也惋惜地說:「那時一股10塊買進、17塊6全賣掉,我爸爸他們覺得這種公司沒前途,說我不懂,要我不要亂講。」

在台塑的經驗,啟發王文洋創業之初,就決定做小而美而且高科技的產品,王文洋舉例:「20幾年過去,南亞電子事業部一個新產品都沒有,都是以前做的產品再放大。」這讓他十分驚訝,連說了好幾次:「太不可思議了。」不過,這也讓宏仁集團有了機會,「如果跟著打價格戰,我早就死掉了!」

 

自小留學對家生疏

外界看王文洋是含著金湯匙出身,王文洋說自己創業卻要到處找錢,談到這一段,王文洋澄清:「我小時候才不是有錢人家的小孩,當時台塑才剛成立根本還沒坐大。」他說1954年台塑創立,不僅父親王永慶忙進忙出,母親王楊嬌也整天待在廚房,由於住家的1、2樓就是辦公室,得時常煮飯招呼客人,「我以前根本沒人管。」他透露到英國念書,長達11年只回台灣一次,對家裡非常生疏。

王文洋說小時候台塑根本還沒坐大,父母整天忙進忙出,自己就像沒人管的小孩。(翻攝自王楊嬌紀念別冊)
王文洋說小時候台塑根本還沒坐大,父母整天忙進忙出,自己就像沒人管的小孩。(翻攝自王楊嬌紀念別冊)

「很多人不相信我真的沒有錢,除了正常薪水外,我父親(王永慶)從來沒有多給我一毛錢。」他說離開台塑後,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校長田長霖伸出援手,邀請王文洋到柏克萊商學院任教,日後他決定到大陸創業,也是田長霖幫忙找投資者。

王文洋此刻才感受到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過去我在南亞,電子事業部很快就建立起來;自己出來創業,一切只能慢慢來。」所幸,1990年代中國大陸積極招商引資,最後在當地銀行大力支持下,宏仁集團才解除資金危機。

王文洋1995年離開家族企業,之後到廣州成立擁有電子、塑化事業的宏仁集團。(東方IC)
王文洋1995年離開家族企業,之後到廣州成立擁有電子、塑化事業的宏仁集團。(東方IC)

王文洋說:「有人撐不過來就倒了,但只要可以承受壓力,熬過去會變得更強。」

他舉例,中美貿易戰雖然影響公司發展,卻可以趁機做調節、提升競爭力,「壓力是最好的興奮劑,你看華為現在就越來越好。」王文洋認為貿易戰短期對中、美2國都會有負面影響,但長期來說,反而對2邊都好。

宏和創立之初,王文洋(左1)還親自到現場巡視。(宏和電子提供)
宏和創立之初,王文洋(左1)還親自到現場巡視。(宏和電子提供)

 

廣州關廠照顧員工

王文洋透露,創立宏仁集團迄今也遭遇過幾次大風浪,所幸都熬過去活了下來。2002年SARS爆發,工廠曾經一度停產,最近王文洋再面臨同樣的難關,宏仁廣州的廠房因當地政府政策改變被迫關廠,「隨著廠房關閉,旗下有公司業績一下子就減半,今年可說是創業以來最難度過的一年。」

但王文洋並不著急,並引用台灣諺語:「好天著存雨來糧。」意思是天氣晴朗的時候,要記得儲備雨天需要的糧食,面對困境,過去賺錢的存糧,就是用在這個時候。他二話不說,掏錢先安頓上千個員工,按員工意願協助他們轉任其他工廠,或跟隨遷廠到無錫,「什麼事情都要站在別人的立場想,尤其對員工要有同理心,一定要照顧得比在他家好。」

王文洋自豪地說,在廣州廠遷廠前,宏仁集團的員工幾乎零流動,「我們宿舍蓋得很好,20年前就有冷氣,也為員工供應餐點,餐廳裡還擺放各式各樣的調味料,讓來自不同省分的人都能滿足口欲,我們給的待遇也絕對是高於平均水準。」宏和掛牌前還開放員工認股,上市後創造了124位百萬富翁、30位千萬富翁,「幣值是人民幣喔!」

宏和今年拔擢了陸籍員工杜甫(右)成為總經理,目前負責公司的研發部門。
宏和今年拔擢了陸籍員工杜甫(右)成為總經理,目前負責公司的研發部門。

王文洋重用當地陸籍人才,宏和今年拔擢了一位在公司待了16年的員工杜甫成為總經理,不到40歲的他,一畢業就進入公司從基層打拚,目前帶領宏和的研發部門,「員工就是公司的資產,不管台幹、陸幹,我只要能幹。」王文洋神情認真地說。

 

不敢放手僅半退休

王文洋話鋒一轉,突然提起潤寅詐貸事件,他加重語氣直言:「以前的台塑絕對不可能發生,實在不可思議,管理螺絲都鬆掉了!」近期台北地檢署偵辦潤寅涉嫌向14家銀行詐貸百億元案,檢方查出新纖、中纖及台塑集團旗下福懋、台化、南亞等公司,配合潤寅作假交易詐貸,這些公司承辦人從中向潤寅收取上百萬元佣金。王文洋瞪大眼睛連說幾次:「太不可思議,管理螺絲都鬆掉了!」

王文洋說自己與知名畫家傅益瑤(照片左2)是好朋友,還拿出照片佐證。
王文洋說自己與知名畫家傅益瑤(照片左2)是好朋友,還拿出照片佐證。

3年前,他啟動65歲退休的規劃,也不敢全然放手,只能半退休,每天下午進公司上半天班,每週五都固定開視訊會議,有時星期六也要加班,強調隨時都要上緊發條。

王文洋喜歡收藏畫,辦公室裡有一幅傅益瑤的畫作,她是活躍在當今日本和國際畫壇的知名畫家,也是繪畫大師傅抱石的女兒,王文洋笑著解釋:「我們是好朋友,她特別畫給我的。」邊說還邊拿出2人的合照佐證。

  1. 傅益瑤是活躍在當今日本和國際畫壇的知名畫家,日前特別贈畫給王文洋。
    傅益瑤是活躍在當今日本和國際畫壇的知名畫家,日前特別贈畫給王文洋。
  2. 這幅畫的船隻身在大海中,依舊堅定往前,道出王文洋創業之初的心境。
    這幅畫的船隻身在大海中,依舊堅定往前,道出王文洋創業之初的心境。

另一面牆上,則掛了一幅灰白色調的畫作,特別引人注意,王文洋起身說明:「這是1951年畫家創作的,剛好跟我出生同年。畫中在漆黑的夜裡,一艘船在大海孤獨地航行,依舊堅定往前。」王文洋說當時看到這幅畫,內心一震:「創業之初前途未卜,看到畫就像彼時的心境。」而今,晨光畫破天際,宏仁集團正要揚帆破浪前行。

王文洋 小檔案

  • 年齡:68歲

  • 學歷: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物理博士

  • 現職:宏仁集團總裁

  • 經歷:南亞塑膠協理、南亞科總經理、台大兼任教授

  • 家庭: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長子,1975年與陳靜文(原名陳怡靜)結婚,育有1子1女,後與呂安妮生下1子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做公益助偏鄉兒童 王文洋含飴弄孫最樂
【全文】國巨540億元併購大躍進 陳泰銘吃高端市場拚全球第3
【全文】電商3強拚戰 淘寶台灣強攻雙11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華航招70空服員 6000人報考
公司解散家數年增3成 經濟部:防洗錢
台商回流 鄭文燦:投資桃園總額1538億
半導體第4季景氣 台積電聯電最搶眼
台積南京廠添新紀錄 量產不到1年即獲利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