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控戒護科長命人帶他送死 大寮監獄挾持案爆驚人內幕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大寮監獄挾持案爆發時,受刑人柯文芳被帶到廣場,險遭6名囚犯射殺。
大寮監獄挾持案爆發時,受刑人柯文芳被帶到廣場,險遭6名囚犯射殺。

6年多前,高雄大寮監獄爆發6名囚犯持搶挾持典獄長等多名主管事件,震驚社會,雖然最後6囚飲彈自盡,典獄長等人也被懲處,但其中卻隱藏一段不為人知的內幕。一名柯姓更生人向本刊投訴,指控當時的戒護科長不顧其死活,竟順從6囚要求,派人把他從工場帶出,準備讓對方槍殺尋仇,後來因一名科員查覺有異將他帶回,才逃過死劫。柯姓更生人多年前假釋出獄,因怕被刁難,一直隱忍不發,直到最近刑期已滿,才決定公諸於世,並將控告當時的正、副典獄長、戒護科長及把他帶出工場的股長,涉嫌殺人未遂、預備殺人,為自己討回公道。

綽號黑狗的柯文芳原本是台南永康大灣一帶的角頭,曾經營天九牌賭場,在道上以凶狠、有仇必報聞名,先前因催討60萬元賭債,指示小弟將賭客斷手斷腳、虐死棄屍,事後還命小弟頂罪,遭檢警逮捕,最後被依強盜、重傷害致死、遺棄、妨害自由、賭博、恐嚇等9項罪名,判刑16年10個月定讞,2004年入獄服刑。

遭股長帶出 緣由不明

2015年高雄大寮監獄爆發挾持事件時,柯文芳因服刑期間表現不錯,已是一級受刑人,享有每日會客及每月懇親一次的待遇,距離申請假釋出獄的門檻也不遠。

他告訴本刊,服刑時他和鄭立德、秦義明等6名囚犯都在第10工場工作,原本並無恩怨,後來因一名丁姓受刑人挑撥他與秦的關係,讓秦對他生心不滿,有天秦藏茶葉遭查獲,懷疑是柯當「抓耙子」,對他更加懷恨在心,兩人不僅互看不順眼,有時只是擦身而過,也會互罵三字經挑釁。

柯文芳回憶,2015年2月11日、挾持案發當天下午1點多,鄭立德、秦義明、黃子晏、靳竹生、魏良穎、黃顯勝等6人,向管理員稱筋骨痠痛,申請看診;柯則是2點20分按程序至會客室與妻子會面,約一個小時後回到工場,當時鄭等6人已前去看診,不在工場。

時任大寮監獄戒護科長的王世倉,被控派人把柯文芳帶出工場送死。(翻攝畫面)
時任大寮監獄戒護科長的王世倉,被控派人把柯文芳帶出工場送死。(翻攝畫面)

 

當天下午3點45分左右,班長突然要求受刑人們收拾工具結束工作,眾人納悶為何比平日提早了約半小時,詢問班長緣由,班長只淡淡地說:「會客室有同學打架。」雖然大夥想不透這跟工場提早收工有什麼關聯,仍依指示收拾工具,準備回房。 

下午4點5分,戒護科股長吳文祥突然出現,詢問下午哪二人曾經會客?獲知一名吳姓受刑人及柯文芳曾會客後,即要求柯出列、跟著他走。柯問吳有什麼事?吳僅說:「跟我走就對了。」離開工場後不久,柯忍不住再詢問到底要去哪裡?這時吳才說是奉戒護科長王世倉的指示,要帶他出去,但仍未說明原因及去處。

遇好心科員 撿回一命

柯文芳回憶,過程中曾遇到二名監獄管理員,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更詭異的是,他跟著吳文祥走到中央台的主管位置時,吳也沒有依照正常程序要求他停下來搜身,就直接讓他走出戒護科。除此之外,一般監獄主管叫受刑人出去需有提單,但吳並沒有,完全不符合程序,也讓柯感到不太對勁。

雖覺得納悶,柯文芳仍隨吳文祥走出中央台、來到戶外的活動廣場,吳示意他站在廣場的孔子銅像旁。此時,柯見到前方有幾十名監獄管理員拿著盾牌,站在戒護科外的草皮,十分緊張地走來走去、交頭接耳,一名管理員說:「都已經開槍了,帶黑狗(柯文芳)來做什麼?」聽到「開槍」二字,柯這才驚覺發生大事,正準備回頭詢問吳時,卻發現對方已經不知去向。

挾持案主謀鄭立德(圖)夥同5名重刑犯,假借看診名義,企圖越獄。(翻攝畫面)
挾持案主謀鄭立德(圖)夥同5名重刑犯,假借看診名義,企圖越獄。(翻攝畫面)

 

柯文芳不知所措,呆立在空曠的廣場上,3分鐘後,戒護科員林文琛見他落單,快步上前問他:「立德開槍了,你還來這邊做什麼?」柯緊張地抓著林詢問發生什麼事?才知道鄭立德等6名囚犯已經搶到監獄的槍枝及子彈,目前人就在一旁的戒護科內,還挾持了正、副典獄長及戒護科長。

柯文芳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是被設局帶出來,好讓秦義明對他下手尋仇,這時林文琛要他趕快離開現場,並將他帶回中央台,還交代要把鐵門關上。

6囚謀越獄 奪槍挾持

針對大寮監獄挾持案,警方派出300名荷槍實彈的員警待命攻堅。(聯合知識庫)
針對大寮監獄挾持案,警方派出300名荷槍實彈的員警待命攻堅。(聯合知識庫)

 

就這樣,鄭立德等人先以預藏的利剪、鐵條刺傷管理員,再衝往會客室,打算破壞玻璃越獄,失敗後,改用鐵條、滅火器破壞槍械室大門,最後取得10把槍械及數百發子彈。

時任大寮監獄典獄長的陳世志(前左)與6囚談判,結果遭持長短槍的囚犯挾持。(翻攝畫面)
時任大寮監獄典獄長的陳世志(前左)與6囚談判,結果遭持長短槍的囚犯挾持。(翻攝畫面)

 

後來,典獄長陳世志與6名囚犯談判時,鄭立德等人開槍威嚇,戒護科長王世倉明知情況危急,竟還同意秦義民的要求,派人把柯文芳帶出來,所幸遇到好心的科員林文琛,柯才逃過一劫。挾持案爆發後,獄方一開始還打算隱匿,最後逼不得已才向上通報,高雄警方也緊急調派300名荷槍實彈的員警包圍監獄。

經過一夜對峙,戒護科長王世倉隔日凌晨3點獲釋,清晨5點左右,6名囚犯全部持槍飲彈自盡,典獄長陳世志平安走出,大寮監獄挾持事件歷經14個小時終於落幕。

高雄大寮監獄2015年發生台灣獄政史上首次監獄幹部被挾持事件。
高雄大寮監獄2015年發生台灣獄政史上首次監獄幹部被挾持事件。

 

控預備殺人 要求道歉

事後,柯文芳忍不住向多名監獄管理員抱怨此事,認為王世倉這麼做根本是置他於死地,但是王不願見他,柯又寫了一封陳情書,當著戒護科股長吳文祥的面說:「我一定要告!」吳則低聲拜託他:「不要這樣,我還年輕。」眾人也勸他等假釋出獄再另作打算。由於柯當時尚在服刑,雖然心中氣憤難平,但擔心被獄方高層找麻煩,只能暫時隱忍,決定出獄後再公開此事,為自己討回公道。

大寮監獄挾持案從下午爆發,一直延續到隔日凌晨,現場氣氛緊張。(聯合知識庫)
大寮監獄挾持案從下午爆發,一直延續到隔日凌晨,現場氣氛緊張。(聯合知識庫)

 

2016年柯文芳獲准假釋出獄,他曾和王世倉聯繫,希望得到王等人的道歉,但王始終避談這段往事,柯擔心假釋被刁難,仍隱忍不發。直到今年初柯的刑期已滿,4月間他委託律師寄發存證信函給王,內容提及6名囚犯除了打算越獄,也打算對他尋仇,才會要求王將他從工場帶出,準備用搶奪來的槍枝將他當場擊斃。

柯文芳主張,王世倉明知鄭立德、秦義明等人企圖謀殺他,卻沒有拒絕,竟然順從對方的要求,命令吳文祥將他帶出,並將他留置於孔子銅像前,便逕自離開現場,涉嫌殺人未遂、預備殺人。至於當時也被挾持的典獄長陳世志、副典獄長賴政榮,身為大寮監獄的正副首長竟未制止,也是共犯。

為討回公道,柯文芳(右)與妻子(左)商量後,決定對4名監獄主管提告。
為討回公道,柯文芳(右)與妻子(左)商量後,決定對4名監獄主管提告。

 

柯文芳告訴本刊,犯下強盜等重罪的秦義明,在獄中跟他相處不睦,想趁著最後的機會算總帳,由於他之前是地方上的老大,行事高調,加上在獄中已熬到一級,妻子每天來會面、寄送物資飯菜,引發秦眼紅不滿,二人衝突不斷。

柯文芳的律師則指出,陳世志、賴政榮、王世倉明知秦義明等人的意圖,還命吳文祥將柯從工場帶出,顯然是為了讓秦義明等人能夠槍殺柯,對於柯可能遭槍殺,4人至少有「間接故意」,後來雖因科員林文琛介入而未遂,但4人仍應擔負「預備殺人」的罪責。

疑掩蓋事實 紀錄不詳

柯文芳強調,他之前擔心陳情會影響假釋權益,不得不隱忍,後來左思右想,認為如果姑息,恐怕將來獄中違法、違規的狀況將層出不窮,所以透過律師發函給王世倉,希望獲得王道歉,否則將依法提告、交由社會公評。然而他苦等近一個月,王卻毫無音訊,讓他決定將此事公諸於世。

時任大寮監獄典獄長的陳世志遭6囚包圍挾持,對方一度作勢開槍。(翻攝畫面)
時任大寮監獄典獄長的陳世志遭6囚包圍挾持,對方一度作勢開槍。(翻攝畫面)

 

本刊取得法務部矯正署針對大寮監獄挾持案的調查報告,內容確實曾提及這段往事,但僅寫道:「戒護科長王世倉指示股長吳文祥,依受刑人要求,由第10工場帶出柯姓受刑人,在前往戒護科途中,遇見第五教區科員林文琛,乃請林戒護柯至戒護科,惟林於16時15分將柯帶回工場。」

「戒護科股長吳文祥肩負保管械彈之責,卻於受刑人破壞械彈庫之際,未察覺事態嚴重,且未採取積極作為,反遵從戒護科長指示,貿然至第10工場提帶柯姓受刑人,處事嚴謹性與敏感度顯為不足,實有嚴重怠失。」但調查報告對於柯文芳被獨自留置於空曠廣場,遭受槍殺的威脅隻字未提。

高雄大寮監獄挾持案歷經14小時,最後6囚自盡,宣告落幕。
高雄大寮監獄挾持案歷經14小時,最後6囚自盡,宣告落幕。

 

背共犯惡名 近日提告

柯文芳氣憤表示,事件發生時,部分媒體報導他差點成為第7名囚犯,但事實上從各環節時間點分析,他根本是被設局,差點連命都丟了,獄方卻還掩蓋事實,令人無法接受。

6囚闖入戒護科、破壞槍彈室,搶走10把長短槍及200多發子彈。(翻攝畫面)
6囚闖入戒護科、破壞槍彈室,搶走10把長短槍及200多發子彈。(翻攝畫面)

 

柯告訴本刊,當時如果不是及時被林文琛帶走,很可能命喪槍下,加上吳文祥帶他離開工場時,並沒有提單,差點讓他背負第7囚的惡名,甚至被質疑與6囚共謀越獄,但6囚早就預謀以看診當幌子越獄,如果他真參與其中,怎麼可能沒有一起行動?更何況,他當天下午會客,結束會客後就回工場,時間都和6囚的行動錯開。

時任大寮監獄典獄長的陳世志宣稱自願當人質,事後卻被發現是遭挾持。(翻攝臉書)
時任大寮監獄典獄長的陳世志宣稱自願當人質,事後卻被發現是遭挾持。(翻攝臉書)

 

柯文芳也批評,監獄的槍枝及子彈依規定應分開放置,但大寮監獄居然放在同一地點,讓6囚輕易取得,非常誇張。另外,對他被帶出工場一事,還有監獄主管對外表示,說是希望他去勸說鄭立德等人,但監獄管理員都知道他與秦義明根本不對盤,怎麼會找他勸說? 

柯文芳說,當時6囚擁槍自重,所有受刑人都被獄方限制不得移動,就算要找人勸說6囚,也應由陳世志或王世倉下令主管安排與6囚關係友好的受刑人,但王為了掩飾缺失,一再說謊,不但沒對他表示任何歉意,甚至還對外說自己救了柯一命,明顯不想為過去的錯誤負責,為了討回公道,近日就會對陳、王、賴政榮及吳文祥正式提告。

大寮監獄6名囚犯試圖越獄失敗,轉而搶奪槍枝挾持監獄主管。
大寮監獄6名囚犯試圖越獄失敗,轉而搶奪槍枝挾持監獄主管。

 

矯正署回應:相關人員已受懲處

針對大寮監獄挾持案,矯正署回應表示,相關人員的行政違失,事發後已經給予行政懲處,其中戒護科長王世倉指揮應變失當,誤判情勢,貽誤處理契機,釀成重大戒護事故,記1大過;戒護科股長吳文祥於受刑人破壞械彈室之際,未能查覺事態嚴重,採取必要行動,記過2次。典獄長陳世志並未知悉2人之處置,因此未就此違失部分予以究責。

至於柯文芳打算對當時的正、副典獄長、戒護科長、股長等4人提告一事,矯正署則未做回應。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黑幫囂張無視警方 松山之亂引爆潑蟑內幕
【全文】政風狗仔隊跟監掀醜聞 檢察官蹺班載妹上摩鐵
【全文】10億緩起訴金創史上最高紀錄 陳盈助博弈王國揭祕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高雄美麗華舞廳命案 凶手判17年
馳援八通關大火 林管員多人掛彩
無罩通緝犯 持開山刀砍2警
台中柔道童昏迷逾1個月出現腦積水 父臉書發文盼集氣
兩人不戴口罩又逞凶!男子多罰六千 女子罵人還遭移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