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揭大歡喜》改編莎翁經典 挑戰全女性演出辯證性平

項貽斐
·7 分鐘 (閱讀時間)
片中女演員謝沛恩(右)、雷婕熙(左)等均飾演男性角色,並將莎劇中的烏托邦森林,變成兼具未來感與老台北氣味的「C門町」。(海鵬提供)
片中女演員謝沛恩(右)、雷婕熙(左)等均飾演男性角色,並將莎劇中的烏托邦森林,變成兼具未來感與老台北氣味的「C門町」。(海鵬提供)

如何將400年前的莎劇拍成當代台灣電影?陳宏一、魏瑛娟共同執導,大膽實驗,將莎翁經典《皆大歡喜》變為集奇幻、跨性別與浪漫喜劇等元素的電影《揭大歡喜》。

該片背景為數年後的台灣,無論男女角色全由女演員上陣,產生層次豐富的性別辯證;保留原著人物關係、主角名字與經典台詞等,創意獲鹿特丹影展「大銀幕競賽」入圍肯定。

2017年,廣告與MV導演出身的陳宏一推出第四部電影《自畫像》。該片是他電影生涯十週年的里程碑,但面對未來,他卻想重拾第一部電影《花吃了那女孩》時開心創作的初衷。因《自畫像》入圍鹿特丹影展競賽,可獲文化部補助下一部電影製作費,他於是想拍一部接續《花吃了那女孩》、同樣以女性為主的電影,重新看待性別議題。

陳宏一執導的第一部電影《花吃了那女孩》,以女同志戀情為題材。(翻攝自gagaoolala.com)
陳宏一執導的第一部電影《花吃了那女孩》,以女同志戀情為題材。(翻攝自gagaoolala.com)

陳宏一前四部片都是自己的原創劇本,他希望第五部可以改編既有的文本。當時陳宏一與妻子、也是工作夥伴魏瑛娟等人討論,由於《自畫像》風格黑暗沉重,就想改拍輕鬆有趣的故事,聊著聊著,決定改編莎士比亞的經典喜劇《皆大歡喜》。

資深劇場導演魏瑛娟導過莎劇改編的舞台劇、寫過莎劇論文,她表示,「《皆大歡喜》裡,女主角羅琳反串成男生冒險進入森林尋找父親,其實是尋找自己;而森林更是相較於宮廷的世外桃源,象徵烏托邦,這兩點都很吸引我。」

18世紀中葉英國畫家Francis Hayman繪製的莎劇《皆大歡喜》舞台表演場景。(翻攝自維基百科)
18世紀中葉英國畫家Francis Hayman繪製的莎劇《皆大歡喜》舞台表演場景。(翻攝自維基百科)

為把400年前的故事搬到現代,陳宏一改編劇本之初即面臨層層關卡,「莎劇很多改邪歸正、一見鍾情的安排,現代觀眾可能覺得荒謬、刻意,如何轉換成電影,並保留原著精神,是個難題。」陳宏一與另兩位男性編劇花了快一年改編,一修再修,將時空設定在近未來的台灣,確立全片世界觀,但某些部分始終無法突破,因此請原本旁觀的魏瑛娟加入。

偏愛性別議題的魏瑛娟以女性觀點大幅修改,梳理角色,灌注女性力量,賦予全片4組一見鍾情戀人合理的動機。例如女主角羅琳的堂妹蕾蕾對男生比較主動,魏瑛娟認為,「這個角色流於扁平,不小心就變花痴。我加進她想生孩子的動機,就多了女性身體的創造力和自主能力。」

陳宏一(右)、魏瑛娟(左)夫妻檔一起工作多年,首度共同編劇、執導電影《揭大歡喜》,為浪漫的愛情故事注入性別議題。
陳宏一(右)、魏瑛娟(左)夫妻檔一起工作多年,首度共同編劇、執導電影《揭大歡喜》,為浪漫的愛情故事注入性別議題。

以往魏瑛娟是陳宏一電影的監製或編劇,這次因涉及莎劇、性別等內容,首次與陳宏一共同執導。她坦言,既然是導演,有些東西自然要堅持,但電影不是只有演員表演,還要配合寫實的場景轉換、鏡頭語言等,過程講求合作與相互幫忙。片中也不忘放入台灣文化,將原著的烏托邦森林,變成兼具未來感與老台北氣味的「C門町」。

針對每位女演員的特質,找出內在的陽性部分、而非單純模仿男性。

全片均由女性主演,是陳宏一開始就有的念頭,也是電影一大特色。魏瑛娟補充,「當年莎劇都是由男性扮演女性,但聰明的莎士比亞早就在偷渡BL(Boys Love),《皆大歡喜》的女主角就扮成男孩與另一個男孩相戀。而電影角色全改由女演員詮釋,在性別層次上更有多重解讀意義。」

不過女演員扮演男性,從造型到表演都是學習與挑戰。陳宏一透露,曾在「2017 RENE我敢劉若男演唱會」扮男性登台的劉若英與造型師提供不少建議,包括介紹北京的特殊化妝師、服裝品牌等,但費用太高只好放棄。後來改與從國外學成的台灣年輕特化團隊合作,也了解女性變身男性,應如何從髮型、眉毛、鬍子、穿著下手,才不違和。

陸明君男裝扮相帥氣,穿上西裝配合特效畫面在攝影棚綠幕前吊鋼絲演出。(海鵬提供)
陸明君男裝扮相帥氣,穿上西裝配合特效畫面在攝影棚綠幕前吊鋼絲演出。(海鵬提供)

選角試鏡時,陳宏一與魏瑛娟要求演員念台詞、聽聲音、看演技。最後4位重要「男角」,由謝沛恩、陸明君、曹蘭、許乃涵脫穎而出。此外,也請舞蹈家吳義芳協助聲音、肢體與呼吸訓練,針對每位女演員的特質,找出內在的陽性部分、而非單純模仿男性。

魏瑛娟解釋,「每個人內在都有陽性與陰性,例如:謝沛恩飾演男角,要盡量展現內在的陽性、拿掉慣性的陰性制約。郭雪芙雖演女性,但有反串與戀愛戲,更為複雜。這場是百分百陰性、下一場要表現20分的陽性、甚至到80分。」在玩性別遊戲中,模糊界線。

謝沛恩(左)因飾演男角,得盡量展現內在的陽性;郭雪芙(右)雖演女性,但有反串與戀愛戲,層次更複雜。(海鵬提供)
謝沛恩(左)因飾演男角,得盡量展現內在的陽性;郭雪芙(右)雖演女性,但有反串與戀愛戲,層次更複雜。(海鵬提供)

活用劇場經驗的魏瑛娟指出,「因為這個原是經典劇本,我會陪演員做角色分析,安排一起讀本。每場戲正式拍攝前,也會在排練場彩排2、3次,抓出表演基調,現場再拍就比較快。」另一導演陳宏一則負責分鏡、運鏡等,與表演相互整合。

陳宏一坦言,該片因造型多變、科幻色彩與特效,攝製費初估為4,800萬元,較一般國片高。2017年底企劃案入選金馬創投,不少人感興趣,他本以為有文化部電影製作補助金,再找其他投資者應沒問題,沒想到國片票房衰退,投資者希望降低預算,最後下修到3,600萬元。當時一度想與大陸片商合拍,但因故作罷,幸好獲長片輔導金700萬元,加上台中與台北市府補助才順利完成。

導演魏瑛娟(右起)、陳宏一與扮演歐吉桑的演員呂雪鳳一起在排練場排戲。(海鵬提供)
導演魏瑛娟(右起)、陳宏一與扮演歐吉桑的演員呂雪鳳一起在排練場排戲。(海鵬提供)

不能埋頭只想創作,應多聽意見,了解作品如何適度轉化,接受市場考驗。

此次因有中環、海鵬、双喜等發行與投資經驗豐富的公司參與,讓陳宏一對拍電影又有新體會。「他們提出各種建議,將原片名《花咲了女孩》改為《揭大歡喜》,『揭開』新的可能性,直接導入『台灣的莎劇電影』,跳脫同志圈侷限,擴大到以性別平權、愛情為宣傳重點。」

曹蘭(左)扮演霸氣男性,以電棒燙髮型搭花襯衫造型出現,和鍾欣凌(右)互飆喜感。(海鵬提供)
曹蘭(左)扮演霸氣男性,以電棒燙髮型搭花襯衫造型出現,和鍾欣凌(右)互飆喜感。(海鵬提供)

從籌資、控制預算、拍攝到發行,陳宏一表示,全程投入收獲很多,「有時不能埋頭只想創作,應多聽意見,了解作品如何適度轉化,才不會受制於票房,可以接受市場考驗。」初執電影導筒的魏瑛娟則笑說,「從導演舞台劇、歌劇到電影,我覺得好像完成了三鐵,因為真的都很難。很多國外大導演夢想拍莎劇,沒想到我第一部電影就拍到。」

兩位導演各有所長,魏瑛娟(右)活用劇場經驗陪演員做角色分析、讀本;陳宏一(左)則負責分鏡、運鏡等,與表演相互整合。(海鵬提供)
兩位導演各有所長,魏瑛娟(右)活用劇場經驗陪演員做角色分析、讀本;陳宏一(左)則負責分鏡、運鏡等,與表演相互整合。(海鵬提供)

重拾性別議題陳宏一
1966年2月14日生於高雄學歷:台大哲學系畢業電影代表作:2021年 《揭大歡喜》入圍鹿特丹影展競賽
2017年 《自畫像》入圍鹿特丹影展競賽
2014年 《相愛的七種設計》獲休士頓影展最佳劇情片
2011年 《消失打看》獲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
2008年 《花吃了那女孩》獲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

灌注女性力量魏瑛娟
1964年2月14日生於台北學歷:美國紐約大學教育劇場碩士畢業重要經歷:「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創辦人、「創作社劇團」創始成員。
編導電影《揭大歡喜》。
編導舞台劇《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動作》《祕密花開了》《西夏旅館.蝴蝶書》逾40齣。
監製電影《花吃了那女孩》《消失打看》《相愛的七種設計》《自畫像》等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間諜之妻》8K劇改電影版 黑澤清師徒聯手擒銀獅
【全文】朱賢哲深掘《削瘦的靈魂》 影像重現七等生創作軌跡
【全文】《群山之島》壯闊行腳 跨世代聯手新創紀實觀點

更多影劇新聞
侯佩岑捲入母小三爭端 錄影現場「數度淚崩」害中止
陳仙梅曬幸福 沒嫁豪門嫁好man
陳奕迅挺新疆棉切割品牌 妻「Nike愛好者」被灌爆
50歲朱茵披古裝 網淚:紫霞回來了
台8女神這麼辣? 緊身裝勾出迷人優點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