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政風狗仔隊跟監掀醜聞 檢察官蹺班載妹上摩鐵

·7 分鐘 (閱讀時間)
劉彥君(右)任職北檢檢察官期間因差勤異常,今年2月被政風人員拍到他載了1名長髮正妹(左)進入薇閣汽車旅館。(示意畫面)
劉彥君(右)任職北檢檢察官期間因差勤異常,今年2月被政風人員拍到他載了1名長髮正妹(左)進入薇閣汽車旅館。(示意畫面)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劉彥君4月初突然閃電離職轉任律師,外界以為他轉換跑道是正常的生涯規劃,沒想到竟是一起重大的私德事件所致。本刊調查,俗稱「政風狗仔隊」的廉政署查處機動小組成員2月初跟監時,拍到劉在上班時間1週2次外出前往旅館「休息」,其中一次還清楚拍到他開車載1名長髮正妹上摩鐵,台北地檢署決定下重手懲處,並將他移送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劉眼看醜聞即將曝光,才火速走人。

剛從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卸任不到1個月的劉彥君,日前現身調查局北機站,身分從檢察官搖身一變,成為陪同當事人配合調查的律師,引起現場人士一陣議論。劉彥君閃電卸任,表面上的理由是另有生涯規劃,但轉任律師的背後,卻藏有一段內幕。

剛從北檢卸任檢察官的劉彥君(左),日前陪同當事人至調查局應訊。
剛從北檢卸任檢察官的劉彥君(左),日前陪同當事人至調查局應訊。

劉彥君小檔案

  • 現職:律師

  • 經歷:曾任台北、基隆及桃園等地檢署檢察官

  • 學歷:東吳法律研究所

  • 家庭:已婚

差勤異常 上班開房間

本刊調查,2年前從基隆地檢署轉調台北地檢署的劉彥君,差勤不正常,本應朝九晚五,卻經常遲到早退,上班時間偶爾還會消失好幾個小時不在辦公室,已婚的他疑有不正常男女關係,法務部及高檢署接獲檢舉後,立即交辦台北地檢署,並報請廉政署立案,指派「政風狗仔隊」支援跟監行動蒐證。

劉彥君(圖)上班時間常不在辦公室,政風人員一出動就逮到他1週2次出入飯店及摩鐵。
劉彥君(圖)上班時間常不在辦公室,政風人員一出動就逮到他1週2次出入飯店及摩鐵。

沒想到這一跟監不得了,政風人員2月初跟拍劉一週時間,就發現有4天差勤不正常,其中2天還在上班時偷溜到旅館「休息」,有一次還開車載長髮正妹進摩鐵,明顯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

政風人員在二月四日首度跟監劉彥君,發現他在上班時間到北市長春路的首都唯客樂商務飯店,過了一個多小時才出來。
政風人員在二月四日首度跟監劉彥君,發現他在上班時間到北市長春路的首都唯客樂商務飯店,過了一個多小時才出來。

根據政風直擊,2月初某一天,劉彥君遲至中午才開著白色賓士車到北檢上班,進入地檢署第二辦公室沒多久就外出,搭計程車直奔長春路的首都唯客樂商務飯店,下車時手提黑色塑膠袋一個人走進去,政風人員在飯店外守候,過了75分鐘才見他獨自走出來,原本手上的黑色塑膠袋已不見,當時是上班時間,他卻在外閒晃。

由於行跡實在太過詭異,政風人員直覺有鬼,決定擴大跟監規模,隔天出動更多人員,分成好幾組守在劉的住家及地檢署,當天下午1點15分左右,又發現他從北檢外出,開著白色賓士車行經林森北路靠近薇閣汽車旅館約200公尺處,他突然把車停在路邊,不久,1名身穿黑色羽絨衣、運動褲的長髮氣質美女走近車旁探頭探腦,旋即打開副駕駛座上車。

本刊直擊,劉彥君在上月28日開車返回基隆地檢署,待了一整天才離開。
本刊直擊,劉彥君在上月28日開車返回基隆地檢署,待了一整天才離開。

與妻不睦 冷淡起口角

劉彥君載到人後,立即驅車進入汽車旅館,政風人員在外守著,同樣過了75分鐘左右,才見他開車出來,並在薇閣外200公尺處停車,讓該名長髮正妹下車,女生下車前還溫柔地親吻劉彥君,之後,劉才開車返回北檢。

劉彥君(圖)操作提款機未領錢,政風人員事後撿起他丟棄在地的收據一看,發現他帳戶存款竟少得離譜。(示意畫面)
劉彥君(圖)操作提款機未領錢,政風人員事後撿起他丟棄在地的收據一看,發現他帳戶存款竟少得離譜。(示意畫面)

3月政風持續跟監,發現一個奇怪現象,某日劉一樣蹺班外出,來到一處提款機前操作機器,卻分文未領,最後看了收據一眼就隨手丟棄,政風人員在他離開後撿起收據查看,發現存款少得離譜,按理檢察官薪水每月十幾萬元,當天卻顯示餘額不足,沒領到錢的劉只好悻悻然離去,沒有接下來的「脫序」行為。

政風人員跟監劉的過程中,發現他和太太感情不睦,有次劉開車載妻子到台北車站,下車後2人互動很冷淡,偶有交談卻是大聲爭吵,和本刊去年5月直擊的畫面不謀而合,當時本刊發現劉經常很晚才出門,載著太太到台北車站附近,雙方互動不多。對照劉被掌握載美女上摩鐵後,還會親暱和女方靠臉的畫面,落差極大。

本刊去年五月直擊,劉彥君(右)在假日陪老婆(左)買手搖杯,但二人互動不多。
本刊去年五月直擊,劉彥君(右)在假日陪老婆(左)買手搖杯,但二人互動不多。

由於之前和劉同赴汽車旅館的女子,外型及長相都不像他的老婆,卻和劉在上班時間一起到摩鐵,加上劉差勤異常,這些畫面也成為他「被離職」的關鍵因素。

不見人影 推稱買飲料

劉彥君私德有問題,司法圈早有耳聞,過去他在基隆地檢署任職時,就傳出他和同事往來密切,雖查無緋聞實據,劉2年前轉調台北地檢署即被政風列為重點觀察名單,北檢檢察長周章欽甚至還找他面談,勸誡他要注意差勤及男女關係,但劉的脫序狀況並未改善。

前年8月,劉彥君在北檢民生犯罪組負責犯罪偵查,但辦公室同仁卻常發現他不在座位,有時他送給上級核閱的書類出現疑義,長官想找他討論,也不見人影,加上他沒安排庭期,打電話也常找不到人,即使接起電話也會推稱:「在辦公室附近買飲料會馬上回來。」卻讓長官一等就是好久。

司訓所48期結業的劉彥君,偵辦案件也曾出過大疏失。10年前他在桃園地檢署任職時,警方破獲一個7人竊盜集團,逮捕6人移送法辦,唯一的漏網之魚何姓男子在破案前夕,因酒駕出車禍命危,意識不清無法受訊,被送進加護病房搶救,第一時間逃過被抓的命運。

漏網之魚 未續查出包

當時劉彥君負責偵辦此案並起訴6人,起訴書註明何男將「另行偵辦」,法院也認定該集團半年內共犯下34件竊盜案,其中何姓男子參與13件,負責與主嫌進入屋內行竊、提供車輛接應、銷贓等工作,後來主嫌和其他共犯分別被判刑6年半到7個月不等徒刑定讞,唯獨何姓男子涉案部分仍遲未偵結,法官只好在判決書中將他註記為「由桃園地檢署另行偵辦中」。

法務部長蔡清祥認為正人必先正己,不適任檢察官要加速淘汰。
法務部長蔡清祥認為正人必先正己,不適任檢察官要加速淘汰。

離譜的是,2018年9月3日凌晨,1名少婦小芬(化名)帶著5個月大的兒子到新北市新莊警分局福營派出所報案,指控何姓同居男友涉嫌家暴、妨害自由,並申請保護令,警方一查才發現,何男竟是竊盜集團成員,犯下多起大案,集團成員全都服刑期滿出獄,唯獨他仍逍遙法外,直到本刊踢爆,檢警才火速將他逮捕歸案並起訴。

監察院介入調查後,認為檢方是偵查主體,對於警方當時未移送何嫌,檢察官不但疏未指揮警察持續追查,還逕自於起訴書中對於未到案的何嫌記載「由本署另行偵辦」,且在職務調動時也未確實交接,明顯有疏失,要求法務部對劉彥君進行職務監督。

竊盜集團何姓共犯(圖)10年前漏被劉彥君起訴,時隔8年因同居女友遭家暴痛毆報警,他逍遙法外一事才曝光。(讀者提供)
竊盜集團何姓共犯(圖)10年前漏被劉彥君起訴,時隔8年因同居女友遭家暴痛毆報警,他逍遙法外一事才曝光。(讀者提供)

這起案件還波及其他檢察官,監察院認為桃檢收到本案判決書後,負責公訴蒞庭論告的檢察官及發監被告執行的檢察官,也未詳實檢視判決書及確認何嫌後續偵審情形,同樣失職,要求法務部對此疏漏一併進行檢討。

司法官代表公平正義,象徵國家公益代表人的形象更是不容挑戰,這次劉彥君爆出利用上班時間載不明女子上摩鐵,已嚴重影響檢察形象,周章欽獲悉後至表震怒,立即指示全案移送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議處,以貫徹法務部長蔡清祥汰除不適任檢察官的決心。

劉彥君回應:友人相約未逾矩

劉彥君表示,他2月4日上班後身體不舒服,因此下午請假,由於當晚有餐敘,加上他住比較遠,為免舟車勞頓,才決定先找個飯店休息;至於後來去摩鐵,是他在當司法官前認識的友人到行天宮拜拜後,2人相約碰面,雙方只是朋友,並未逾矩,後來他也回北檢上班。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為奪家產百刀弒雙親 警發布假消息智擒冷血逆子
【全文】內視鏡檢查擅裝支架 台中榮總害老婦截肢險喪命
【全文】統一超併foodomo 零售業搶百億外送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