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粽邪2》田調台泰邪靈素材 本土恐怖片量變推昇質變

項貽斐
·8 分鐘 (閱讀時間)
金馬影帝李康生(中)飾演扮鍾馗的法師,電影宗教顧問龍哥(左)拍片時全程在現場。(華影提供)
金馬影帝李康生(中)飾演扮鍾馗的法師,電影宗教顧問龍哥(左)拍片時全程在現場。(華影提供)

近年因《紅衣小女孩》系列帶動的台灣鬼片風潮方興未艾,2年前成功創下全台5,000萬元票房的《粽邪》,也在最近推出《馗降:粽邪2》。

監製鄒介中、導演廖士涵等原班人馬合作的續篇,藉特效、音效的提升強化氣氛,保留前集「送肉粽」民俗的主要脈絡,新增台灣傳說與泰國邪靈元素,拓展本土恐怖類型電影的新領域。

《馗降:粽邪2》(以下簡稱《粽邪2》)的出現,有別於企劃階段就設計為3部曲的《紅衣小女孩》系列,它是因《粽邪》成績亮眼才產生的續集。監製鄒介中坦言,原本沒想過做第2集,首集看似伏筆的片尾純粹是延續恐懼感。但走過台灣北中南映後宣傳,拍續集的聲音不斷,讓他決定集結原團隊再度出擊。

拍續集前,鄒介中與導演廖士涵先行檢討、過濾第1集的優缺點,除最具特色的「送肉粽」民俗是不能替換的招牌,也開始搜羅新素材,進行田野調查:編劇從移工跳海命案附近發現泰國「鬼師父」邪神像的新聞得到靈感;接著剪接師高鳴晟談起民間「椅子姑」扶乩問事的儀式;還有觀眾認為第1集裡法師戲分不夠,因此續集以專扮鍾馗的法師為主角。

「送肉粽」儀式的主軸仍是全片不可缺乏的重頭戲,場面也更大,還特別封街拍攝。(華影提供)
「送肉粽」儀式的主軸仍是全片不可缺乏的重頭戲,場面也更大,還特別封街拍攝。(華影提供)

廖士涵表示:「光是劇本,就討論快1年,期間一度卡關,因有太多民間傳奇可以放進來,但又得回到『送肉粽』的主軸,想來想去,曾想放棄找不到切入點的『椅子姑』這條副線。」好在遇見大學老師盧非易,提供「鍾馗嫁妹」的傳說建議,順理成章的串連起每條故事線。

李康生(右)在片中教許安植(左)使用「緊急護身手印」對抗邪靈。(華影提供)
李康生(右)在片中教許安植(左)使用「緊急護身手印」對抗邪靈。(華影提供)

由於電影以鍾馗降妖為重心,馗爺成為劇組工作期間的精神庇佑依歸,連選角也不忘請示神尊。男主角部分,鄒介中與廖士涵都相中金馬影帝李康生飾演扮鍾馗的法師,擲筊詢問人選時,他的名字連獲五個聖筊,神明甚至透過宗教顧問說出:「男主角的樣子不高、不太愛說話、眼睛有戲」,但李康生因健康理由,始終沒回應,直到最後一刻才同意。

監製鄒介中(左)與導演廖士涵(右)合作拍片,聯手拓展台灣恐怖類型電影新素材。
監製鄒介中(左)與導演廖士涵(右)合作拍片,聯手拓展台灣恐怖類型電影新素材。

外借場景收工後,劇組均儘速還原,未來其他劇組才可能繼續使用。

全片恐怖亮點的陳雪甄,是戲劇科班出身的表演老師,也在去年以《波蘿蜜》入圍金馬最佳新導演。廖士涵常請她訓練演員,認為有劇場背景的她類似謝盈萱,都屬實力派演員,因此邀她演出片中的家暴受害者。扮演網紅的孫安佐,是廖士涵在討論劇本時直覺想到的,「因為要找個本色演出、有點可愛又無厘頭的年輕人。」

導演廖士涵(右)與飾演法師的雷洪(左)討論表演方法。(華影提供)
導演廖士涵(右)與飾演法師的雷洪(左)討論表演方法。(華影提供)

2年前拍《粽邪》時,曾因地方人士臨時變卦,緊急更換場景,但累積的人脈資源,加上桃園市、台中市府的協助,讓《粽邪2》找景相對順利。鄒介中說:「台中市府協拍單位不但協調梧棲地區封街,得以空拍『送肉粽』的鏡頭;台中殯儀館也第一次整個把冰櫃封起來、清空,讓劇組拍攝。」

政府協拍單位支持下,影片找景多了助力,在台中海邊拍攝送肉粽儀式更為順利。(華影提供)
政府協拍單位支持下,影片找景多了助力,在台中海邊拍攝送肉粽儀式更為順利。(華影提供)

廖士涵補充表示,「國外這類影片幾乎都是搭景,台灣則因預算受限只能實拍,幸好得到許多幫助,尤其彰化一家醫院願意出借急診室,還配合更換走廊燈光、現場淨空,真的很難得。」為避免院方困擾,劇組都選在深夜工作,有病患就立即停拍。外借場景收工後,劇組均儘速還原,維護好各種場景資源,未來其他劇組才可能繼續使用。

台中殯儀館第一次把冰櫃清空出借,讓劇組實地拍攝。(華影提供)
台中殯儀館第一次把冰櫃清空出借,讓劇組實地拍攝。(華影提供)

《粽邪》到《粽邪2》預算由3,000萬元、增加到4,500萬元。鄒介中透露,他原以為有第1集的成績,續集募資應更容易,但近兩年台灣電影票房未見起色,連帶影響投資意願,其中一家投資者更在開拍前3週退出,為讓劇組動工,鄒介中還向銀行借錢周轉。

《粽邪2》籌資過程雖有波折,但在場景、美術、音效、特效上都比第1集有更多資源,其中音效請到杜篤之設計聲音細節,烘托驚悚詭異氣氛;特效鏡頭更高達200多個,耗時超過半年。

音效專家杜篤之(右)讓續集的音效部分更恐怖。(華影提供)
音效專家杜篤之(右)讓續集的音效部分更恐怖。(華影提供)

「我們會先做分鏡與特效人員討論,再根據現場因素微調,特效團隊也到現場幫忙。溝通比較久的是片中『鬼師父』的部分,特別是伴隨出現的煙霧型態。」廖士涵指出,「我希望是一種更具侵略性的煙,但概念的落實,要來回不停測試,光是煙就弄了1個月,更別說後面鬼的質感、眼睛。所幸特效人員很認真,後來還主動發揮創意,表現超乎預期。」

台灣有太多在地色彩的宮廟文化,鬼片要做出特色,是很好的切入點。

廖士涵感慨,台灣人才多,但缺乏舞台可以練功。「我第一次拍鬼戲是在《積木之家》,那時台灣很少這類連續劇。為了打一個臉上的陰光、鬼光,花2小時,因為沒人做過,只能一直試、才知道怎樣最好,邊做邊學。也因《積木之家》,我才有機會做《粽邪》《粽邪2》。」他認為,經驗累積有助提升技術,沒有累積就不會進步。

2年前由夏于喬(右二)、鄒承恩(左二)主演的《粽邪》開出票房佳績。
2年前由夏于喬(右二)、鄒承恩(左二)主演的《粽邪》開出票房佳績。

至於恐怖感的營造,廖士涵不喜歡突發型的驚嚇,而是傾向從生活與人性出發,「為什麼會感到恐懼?一定是心裡有些事情不敢說,讓你害怕,而那種恐懼會跟著你、跟著觀眾,不會看過就忘。」

眼見本土恐怖片接連推出,鄒介中樂觀其成。「《紅衣小女孩》系列先做了很好的示範,那時我們因看到鬼片觀眾群,決定做《粽邪》,此後幾部靈異片成績也不錯。」他以十幾年前韓國曾拍大量鬼片為例,大家各自拍同類型、不同題材的電影,產生良性競爭,更可因此做出台灣恐怖片的品質與特色,進而開發海外市場。

談到靈異電影題材,廖士涵提出,台灣有太多在地色彩的宮廟文化,一尊神明就能衍生多種想像、引起共鳴。「台灣鬼片要做出特色,這是很好的切入點。」因工作關係,他聽過不少通靈人士的精彩故事。「他們像漫威《復仇者聯盟》各有神奇能力:有的專門打怪、有的眼睛像X光看出病痛,如果變成影像,又是另一套英雄系列。素材很多,就看如何挖掘、深究,轉化為好看的故事。」

導演驚悚味 廖士涵

1978年生於台南

學歷:政大廣電系畢業

導演代表作:

  • 2020年 電影《馗降:粽邪2》

  • 2019年 電影《樂園》

  • 2018年 電影《粽邪》

  • 2017年 劇集《積木之家》

  • 2016年 電視電影《望月》獲韓國首爾戲劇大賞「評審團特別獎」

  • 2015年 電視電影《回家路上》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導演獎

  • 2014年 電視電影《菸蒂》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導演獎

  • 2013年 電視電影《仲夏夜府城》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編劇獎

導演驚悚味 廖士涵

1978年生於台南

學歷:政大廣電系畢業

導演代表作:

  • 2020年 電影《馗降:粽邪2》

  • 2019年 電影《樂園》

  • 2018年 電影《粽邪》

  • 2017年 劇集《積木之家》

  • 2016年 電視電影《望月》獲韓國首爾戲劇大賞「評審團特別獎」

  • 2015年 電視電影《回家路上》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導演獎

  • 2014年 電視電影《菸蒂》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導演獎

  • 2013年 電視電影《仲夏夜府城》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編劇獎

監製靈異感 鄒介中

1972年生於台北

學歷:美國Thunderbird國際管理學院MBA

現職:華影國際影藝有限公司執行長

重要經歷:

  • 2020年 電影《馗降:粽邪 2》監製

  • 2019年 電影《樂獄》監製

  • 2018年 電影《粽邪》監製、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第三季台港地區製片人

  • 2017年 電視劇《深夜食堂華語版》聯合製作人

  • 2015年 電影《沙西米》製片

  • 2014年 電影《痞子英雄二部曲: 黎明升起》置入╱聯合行銷

  • 2013年 電影《聽見下雨的聲音》監製

  • 2012年 電影《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營銷總監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我們與惡的距離》IP活絡劇場 故事工廠劇情公投深化議題
【全文】5,000公尺高山拍《不丹是教室》 巴沃絕境挖掘快樂根源
【全文】4部作品日本連載 彭傑速度戰攻入漫畫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