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葛萊美、艾美獎常客 趙牡丹喜劇處理人生難題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韓裔美籍喜劇演員趙牡丹(Margaret Cho)多次入圍葛萊美和艾美獎,名列《滾石》雜誌全球50大單人喜劇演員。她以敢於碰觸種族、性別和暴力等議題聞名,也長期為亞裔、女性和LGBT社群發聲。

對趙牡丹而言,喜劇是一種心理治療,具有精神上的淨化作用。她認為,頂尖喜劇演員不可或缺的是風趣幽默,且言之有物。做到這點,才是真正的藝術家。

趙牡丹是美國舊金山出生的韓國移民第二代,她追隨父親步伐,14歲開始創作短篇笑話,原因竟是想逃避遭霸凌的現實生活。2年後,她以單人喜劇演員(Stand-up comedian)身分登台表演,還因在喜劇競賽中表現優異,獲得為知名喜劇演員傑瑞史菲德(Jerry Seinfeld)暖場的機會。

  • 趙牡丹的單人喜劇節目內容辛辣,她對成癮、虐待和種族歧視等敏感話題直言不諱,也常提出真知灼見,圖為她在賭城的演出。(東方IC)
    趙牡丹的單人喜劇節目內容辛辣,她對成癮、虐待和種族歧視等敏感話題直言不諱,也常提出真知灼見,圖為她在賭城的演出。(東方IC)
  • 趙牡丹的單人喜劇節目內容辛辣,她對成癮、虐待和種族歧視等敏感話題直言不諱,也常提出真知灼見,圖為她在賭城的演出。(東方IC)
    趙牡丹的單人喜劇節目內容辛辣,她對成癮、虐待和種族歧視等敏感話題直言不諱,也常提出真知灼見,圖為她在賭城的演出。(東方IC)

史菲德鼓勵她發展演藝事業,預言她一定會成功。果不其然,幾年後趙牡丹去洛杉磯發展,從校園巡演開始,不多久就成為搶手藝人,曾創下2年表演300場的紀錄。知名脫口秀主持人阿塞尼奧霍爾(Arsenio Hall)和鮑伯霍伯(Bob Hope)都邀請她上電視節目,讓她一夕之間家喻戶曉,ABC電視台也請她演出首個以亞裔家庭為主角的影集《All-American Girl》,那時她才二十出頭。

入行之初,美國娛樂圈的亞裔美籍演員本來就很少,更別說從事喜劇表演,努力讓自己被看見,才是最大挑戰。

1999年,她在外百老匯推出《 I'm The One That I Want 》,以喜劇手法探討種族和性別議題大獲成功,還拍成電影,是生涯轉捩點。她也是美劇常客,曾演出《美女上錯身》《慾望城市》,在《超級製作人》裡反串飾演金正日、金正恩父子,入圍艾美獎喜劇類最佳客串女演員。為此她自嘲:「很不幸,我長得和金正日一模一樣。」她亦在吳宇森導演的《變臉》裡軋一角。

趙牡丹受The Wall邀請,日前帶著全新單人喜劇節目《Fresh Off The Bloat》巡演亞洲,首次造訪台灣。談到成為單人喜劇演員的過程,她說沒受過特別訓練,很自然就會了,像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反而是入行之初,美國娛樂圈的亞裔美籍演員本來就很少,更別說從事喜劇表演,「我必須努力讓自己被看見,才是最大挑戰。」

  • 趙牡丹(左)曾在影集《超級製作人》裡反串前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因此入圍艾美獎喜劇類最佳客串女演員。(翻攝自tv.avclub.com)
    趙牡丹(左)曾在影集《超級製作人》裡反串前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因此入圍艾美獎喜劇類最佳客串女演員。(翻攝自tv.avclub.com)
  • 美國ABC電視台邀趙牡丹(右三)演出情境喜劇《All-American Girl》,卻因收視率不高,只播出一季。(翻攝自yomyomf.com)
    美國ABC電視台邀趙牡丹(右三)演出情境喜劇《All-American Girl》,卻因收視率不高,只播出一季。(翻攝自yomyomf.com)
  • 趙牡丹(右一)曾是時尚節目《Fashion Police》的主持人之一,她也擁有服裝品牌。(翻攝自tvguide.com)
    趙牡丹(右一)曾是時尚節目《Fashion Police》的主持人之一,她也擁有服裝品牌。(翻攝自tvguide.com)

趙牡丹向來對成癮、虐待和種族歧視等敏感話題直言不諱,提出真知灼見,也擅長以喜劇處理沉重題材,「喜劇讓人面對自身的痛苦和磨難,並找到與之共處的方法。」全新單人喜劇便延續趙牡丹辛辣嘲諷風格,話題兼具公私領域。

喜劇奇妙之處,在於以有趣的手法揭露不幸的現實,舉重若輕地處理人生難題。

私生活方面,她與觀眾分享戒毒、戒酒,甚至企圖自殺的經驗,進而宣告她如奇蹟般浴火重生,蛻變為全新的自己。

至於公領域,近年好萊塢如火如荼推動反性騷擾運動(#MeToo movement),提倡性別和種族多元的工作環境,早就是趙牡丹關注議題,都納入她全新喜劇中。

2015年金球獎頒獎典禮上,飾演北韓記者的趙牡丹(右)拿虛構的雜誌和梅莉史翠普合照,封面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東方IC)
2015年金球獎頒獎典禮上,飾演北韓記者的趙牡丹(右)拿虛構的雜誌和梅莉史翠普合照,封面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東方IC)

趙牡丹說:「#Me Too movement是很振奮人心的行動,可以制止一再發生的性侵事件,過去很少人用喜劇方式處理這個議題。全新喜劇內容大膽觸及政治、性別、同性戀權益,以及業界總讓白人飾演亞裔角色等問題,是我出道以來最病態、最令人坐立難安的節目。」

知名喜劇演員傑瑞史菲德(左)在趙牡丹年輕時就看出她有天分,圖為傑瑞邀她參加節目《諧星乘車買咖啡》的畫面。(翻攝自jalopnik.com)
知名喜劇演員傑瑞史菲德(左)在趙牡丹年輕時就看出她有天分,圖為傑瑞邀她參加節目《諧星乘車買咖啡》的畫面。(翻攝自jalopnik.com)

由於不怕當眾揭瘡疤,趙牡丹也引發爭議。2016年3月,曾被家族友人性侵的她,在紐澤西州一場表演,以自身經歷為話題觸怒觀眾。有人認為這種事不該被當成笑話來說,憤而離席。

為什麼不避諱把自身經驗赤裸地呈現在大眾面前?「討論這些議題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希望不帶偏見地去談性虐待,也希望大眾談論它時,不必擔心害怕。」某種程度上,她是透過自白得到療癒,一如她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所說的:「喜劇奇妙之處,在於以有趣的手法揭露不幸的現實,舉重若輕地處理人生難題。」

趙牡丹是抗議好萊塢洗白文化的中堅分子,在推特上發起反洗白運動,喚起大家關注娛樂圈由白人飾演原本設定為亞裔角色的現象。

趙牡丹也是抗議好萊塢洗白文化(whitewashing)的中堅分子,並協助在推特上發起反洗白運動( #whitewashedOUT)。此運動由一群亞裔美籍演員發起,喚起大家關注娛樂圈由白人飾演原本設定為亞裔角色的現象。例如《攻殼機動隊》的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或《奇異博士》的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原故事角色分別是日本人與藏人,但後者的藏人僧侶角色,因編劇顧及中國大陸市場,改成凱爾特人,引發爭議。

包括趙牡丹在內的亞裔美籍演員都抗議好萊塢洗白文化,例如《奇異博士》的蒂妲史雲頓(左起)、《飛越情海》的艾瑪史東和《攻殼機動隊》的史嘉蕾喬韓森,原本角色設定都是亞洲人。(翻攝自hollywoodreporter.com)
包括趙牡丹在內的亞裔美籍演員都抗議好萊塢洗白文化,例如《奇異博士》的蒂妲史雲頓(左起)、《飛越情海》的艾瑪史東和《攻殼機動隊》的史嘉蕾喬韓森,原本角色設定都是亞洲人。(翻攝自hollywoodreporter.com)

史雲頓為此寫信給趙牡丹溝通,卻意外引發風波。當時趙牡丹對外宣稱兩人為了這件事爭執,逼得史雲頓公開雙方針對此事往來的電子郵件。對此趙牡丹說:「她這樣做有點高高在上,寫信給我,像是要求我認可她的演出。」

趙牡丹有過類似經驗:二十多年前,ABC電視台力邀她演出《All-American Girl》,僅播出一季就腰斬,理由是高層顧及收視率,要刪減劇中大部分亞裔美籍演員的角色,就算她是監製也無力回天。

如今好萊塢以亞裔移民為主題的影集《菜鳥新移民》創下高收視率,她表示,過了二十多年才再看到以亞裔美籍家庭為題材的影集,「真是罪大惡極。」業界有很多優秀傑出的亞裔美籍喜劇演員,希望他們有更多演出機會,也相信這一天遲早會來到。

趙牡丹強調, 從種族主義的角度來看,黑人是最被重視的,亞洲人既不擁有白人的特權,也不具備黑人的特權,而是處在詭異的灰色地帶。「即使是亞洲人,也會被分成好多類。所以要談種族平等很不容易。」

趙牡丹去年應邀出席葛萊美獎前導典禮The Premiere Ceremony,她的喜劇專輯也有入圍。 (東方IC)
趙牡丹去年應邀出席葛萊美獎前導典禮The Premiere Ceremony,她的喜劇專輯也有入圍。 (東方IC)

《滾石》雜誌去年選出全球50大單人喜劇演員,名列第48的趙牡丹是唯一的亞裔,理由是「她處理的題材辛辣多元,坦誠面對自身處境,其犀利言語不因年紀增長而稍減。」證明入行35年,她的努力已被看見。

趙牡丹也是LGBT社群的指標人物,她坦承,隨著社會對同志的接受度愈來愈高,為了要跟上時代,她必須不斷尋找新的事物和想法,隨時調整和修改,才能讓演出與時俱進。

嗆辣泡菜魂 趙牡丹

  • 年齡:50歲

  • 經歷:單人喜劇演員、服裝設計師、作家、創作歌手 、製作人

  • 影視作品:《美女上錯身》《慾望城市》《超級製作人》《變臉》等

  • 喜劇節目: 《Notorious C.H.O.,》 《Drunk with Power》《I'm The One That I Want》等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逃避霸凌踏上艾美獎之路 她長得和金正日一模一樣!
直言韓國人最無禮又野蠻 她被罵浮屍卻覺得有趣
寫信槓上古一大師 為什麼她說好萊塢罪大惡極?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