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製毒教父完美脫罪遭拆穿 神鬼律師淪毒梟幫凶

顏凡裴
鏡週刊Mirror Media

「我願謹記律師為公共職務,非僅營生之職業,謀求當事人最大利益之同時,應兼顧公益。」這是律師宣誓的誓詞,卻有不肖律師不敵金錢誘惑,甘願擔任魔鬼代言人,協助有製毒教父之稱的集團首腦要求小弟頂罪,並洩漏偵查機密給製毒集團成員,涉嫌串供滅證,嚴重干擾辦案,形同製毒最大幫凶,所幸檢方靠著一封小弟的檢舉信,抽絲剝繭拆穿整個脫罪大計,並且法辦律師。

李柏杉小檔案

  • 出生:1978年

  • 學歷:中原大學

  • 經歷:律師執業年資12年

  • 現職:了凡法律事務所主持所長

號稱年收入近千萬元的律師李柏杉,中原大學畢業沒多久就自行創業開設「了凡法律事務所」,羨煞同學,不過日前卻因捲入一起製毒集團案件,遭士林地檢署檢察官依洩密罪聲請羈押禁見,法院雖裁定交保,但他不只提供販毒集團法律意見,甚至參與掩飾罪行,行徑宛如美劇《絕命毒師》劇情翻版,如今隨著案情真相大白,律師為毒販脫罪的離譜行徑也跟著曝光。

士林地檢署2017年破獲製毒集團,逮獲有「製毒教父」之稱的洪元勛,洪事後供出,製毒教父另有其人,他是在律師李柏杉教唆下頂罪。(翻攝民視新聞)
士林地檢署2017年破獲製毒集團,逮獲有「製毒教父」之稱的洪元勛,洪事後供出,製毒教父另有其人,他是在律師李柏杉教唆下頂罪。(翻攝民視新聞)

超級搖頭丸 設廠公墓區

本刊調查,2017年間,有「製毒教父」之稱的毒販洪元勛,涉嫌在北市南港偏遠山區一處公墓附近租屋製毒,遭士林地檢署查獲。檢調發現,洪元勛等人從中和化工材料行、環河南路等處購買原料及器具,製造第二級毒品PMMA(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並打成錠狀藥丸或製成毒品咖啡包,大量賣給北部藥頭牟利。

PMMA毒性比一般搖頭丸還要劇烈,有「超級搖頭丸」之稱,加上作用時間較慢,服用者容易因此多吃幾顆,增加致命風險。2016年12月間發生的W飯店女模命案,所服用的毒奶茶包中就含有過量的PMMA毒品。因此,士林地檢署在偵辦製毒教父案時特別謹慎,接獲訊息後立即指揮調查局新北市調處前往搜索,卻因洪元勛生性狡猾,警覺性甚高,讓辦案人員吃足苦頭。

超級搖頭丸藥效強烈,但作用慢,常有吸毒者不慎服用過多致死。(翻攝網路)
超級搖頭丸藥效強烈,但作用慢,常有吸毒者不慎服用過多致死。(翻攝網路)

洪除了在製毒工廠內外及周邊裝設錄影監控系統,開車出入還常故意轉進死巷、闖紅燈及在市區繞圈打轉,刻意擺脫監控,但最後仍栽在檢調手中,當場查獲15公斤、市價約7,500萬元、足供25萬人次施用的PMMA成品、半成品,洪元勛等3人遭逮捕帶回士檢,很快坦承自己是集團首腦,檢察官也順利地聲押禁見獲准。

安家費短少 翻供抖內情

沒想到2年後案情大逆轉!檢調深入追查發現,真正的製毒教父原來另有其人,洪元勛只是製毒小弟。當時幫洪辯護的律師李柏杉教唆洪作偽證,替老大頂罪,還幫幕後老闆傳話,承諾每月會給洪家安家費,在李柏杉積極遊說下,洪才同意頂罪。

洪元勛收押進看守所後,洪妻按月到李柏杉的事務所拿錢,一開始每月3萬元,之後李卻改口說老闆不願意再給錢,安家費減為2萬元、1萬元;洪元勛認為這和當初的約定不同,要求李柏杉向老闆轉達,一次給付300萬元,卻遭到拒絕。洪認為,他才收押禁見不到半年時間,一切承諾就全變了,一氣之下向辦案人員抖出內情。

檢調在洪男的製毒工廠查獲大批化學原料,以及15公斤、市價約7,500萬元的PMMA成品、半成品。(新北市調處提供)
檢調在洪男的製毒工廠查獲大批化學原料,以及15公斤、市價約7,500萬元的PMMA成品、半成品。(新北市調處提供)
洪男在公墓附近租屋當製毒工廠,時常發出濃濃惡臭。(新北市調處提供)
洪男在公墓附近租屋當製毒工廠,時常發出濃濃惡臭。(新北市調處提供)

之後,洪元勛遭檢方起訴移審士林地方法院時,當庭向法官表示,要解除李柏杉委任,改由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幫忙,並分別寫信給承審法官及當初起訴他的檢察官,改口自己並非集團首腦,真正製毒集團老闆是陳銘輔,李柏杉是陳銘輔找來的律師,表面上是替他處理訴訟,但真正目的是要監督他和其他集團成員是否有保守祕密,並掌握檢調偵查內容及進度,再向陳銘輔通風報信,以避免陳的真實身分曝光。

洪元勛告訴檢方,他懷疑安家費遞減一事,很可能是李柏杉從中作梗,所以決定翻供,提出妻子到李柏杉事務所拿安家費時的錄音檔佐證。該製毒集團另一成員也透露,集團老闆曾說過「能夠花錢解決的都是小事」,所以不太可能會如李柏杉所說的毀約不付安家費,懷疑其中有蹊蹺。

士林地檢署2019年8月破獲由劉男主導的製毒集團,也懷疑和李柏杉有關。(翻攝網路)
士林地檢署2019年8月破獲由劉男主導的製毒集團,也懷疑和李柏杉有關。(翻攝網路)

士林地檢署檢察官接獲洪元勛檢舉後,立即展開追查,並在日前傳喚李柏杉出庭。

律師當內鬼 偵查全洩漏

李柏杉自知難逃法網,坦承洩漏偵查機密給當事人,但不願透露收了多少錢,僅說律師委任費用是按照一般行情收取,只是製毒集團老闆有承諾,會多多幫他介紹案源。

李柏杉時常帶妻子出國遊玩,生活頗為優渥。(翻攝臉書)
李柏杉時常帶妻子出國遊玩,生活頗為優渥。(翻攝臉書)
李柏杉曾向同行律師炫耀年賺近千萬元。(翻攝臉書)
李柏杉曾向同行律師炫耀年賺近千萬元。(翻攝臉書)

檢察官複訊後,認定李柏杉涉嫌洩密證據明確,更懷疑他就是製毒集團成員,且有勾串滅證之虞,以涉犯洩漏祕密罪、製造毒品罪及隱匿證據等罪,向士林地院聲請羈押禁見。但羈押庭法官認為,李柏杉已自白犯行,沒有羈押必要,因此裁定30萬元交保候傳。

不過,李柏杉涉嫌非法協助毒販脫罪不僅此案。本刊調查,士林地檢署2019年8月間,破獲位於新北市山區專門製作三級毒品的K他命工廠,逮捕主嫌劉姓男子等五名嫌犯,起出80多公斤的成品及半成品,也懷疑和李柏杉有關。

洪元勛(趴地者)不滿沒拿到說好的安家費,寫信向法官和檢察官告發,其實真正的製毒教父另有其人。圖為洪2017年遭逮捕畫面。(翻攝民視新聞)
洪元勛(趴地者)不滿沒拿到說好的安家費,寫信向法官和檢察官告發,其實真正的製毒教父另有其人。圖為洪2017年遭逮捕畫面。(翻攝民視新聞)

癌末製毒師 赴馬國學技

該製毒集團以100萬元為酬勞,聘請罹患口腔癌末期的賴嫌擔任製毒師,賴嫌為精進製毒技術,2019年4月還與助手陳嫌遠赴馬來西亞學習新技術,隨後轉往柬埔寨,再回台製毒。

檢調在劉男製毒工廠起出80多公斤的K他命成品及半成品,而李柏杉也是該製毒集團嫌犯的委任律師。(翻攝網路)
檢調在劉男製毒工廠起出80多公斤的K他命成品及半成品,而李柏杉也是該製毒集團嫌犯的委任律師。(翻攝網路)

巧合的是,李柏杉也是該製毒集團嫌犯的委任律師,檢察官懷疑,李柏杉可能也用同樣的手法涉嫌洩密,正積極展開調查中。

除了李柏杉之外,洪元勛當時的告發信還提及另一名成員的委任律師,也負責傳遞彼此的供詞,涉嫌串證滅證,二名律師違背當初的律師誓詞,涉嫌為不法利益淪「魔鬼代言人」,檢察官近日將會偵結。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蘋果執行長交辦徹查 富士康爆內鬼盜賣iPhone零件
【全文】法官案件擺爛、檢座開庭遲到 離譜辦案重挫司法公信力
【全文】遭控侵配偶權掀法律戰 王瞳曖昧情書曝光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滯留小島39年 男子終於回家
生日卡藏「驗孕棒」露餡 女醫遭正宮抓包
人妻玩遊戲戀15歲國中生 上摩鐵嘿咻14次
「想賺錢私訊我」FB廣告藏大選賭盤
員工欠債竟偷鑰匙 公司的貨一折賤賣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