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賴裝潢尾款霸地開餐廳 檢座家人濫訟逾40官司欺民

顏凡裴
·8 分鐘 (閱讀時間)
潘金燈(圖)指著家族祭祀公業土地,控訴遭皇廷餐廳(箭頭指處)老闆占用土地不還。
潘金燈(圖)指著家族祭祀公業土地,控訴遭皇廷餐廳(箭頭指處)老闆占用土地不還。

士林地檢署檢察官郭千瑄日前遭設計師投訴,惡意拖欠尾款不付,還利用熟悉法律的優勢,對他提起各種告訴。本刊近日又接獲爆料,指郭及家人「以刑逼民」已非頭一遭,一家人近年共提起超過40件訴訟,其中,郭的父親長期霸占北投潘氏宗親的土地開設餐廳,積欠1,800萬元地租不給,還提告刑事,敗訴後再提民事,接著行政訴訟、告發及聲請交付審判,手法與女兒郭千瑄極像,引起法界議論,直指郭千瑄打輸官司還找媒體反擊,都忍不住搖頭說:「她又來了。」

「你們看,滿滿的白蟻。」對著鏡頭大聲喊冤的士林地檢署檢察官郭千瑄,因新屋裝修糾紛,遭室內設計師控訴積欠裝潢尾款不付,郭提告返還不當得利6萬元,還指控設計師拒開發票涉嫌逃漏稅,但民事、刑事都敗訴,設計師展開反擊,反控郭誣告,郭則澄清未拖欠尾款,並指裝潢建材導致她家有上萬隻白蟻,還大動作找媒體高調澄清。

郭川上女兒是士林地檢署檢察官郭千瑄,日前也因和設計師發生糾紛,官司一審輸了,還找來媒體受訪反擊。(翻攝自東森新聞) 
郭川上女兒是士林地檢署檢察官郭千瑄,日前也因和設計師發生糾紛,官司一審輸了,還找來媒體受訪反擊。(翻攝自東森新聞)

租地簽約後遭毆 流氓恐嚇

郭千瑄「以刑逼民」不成,隨即找媒體控訴對方的舉動,已在法界引起議論。

地主潘金燈控訴,皇廷餐廳老闆郭川上(右)在北投當地頗有勢力,名片頭銜還以「員外」自居。(翻攝自皇廷煨湯婚宴會館臉書)
地主潘金燈控訴,皇廷餐廳老闆郭川上(右)在北投當地頗有勢力,名片頭銜還以「員外」自居。(翻攝自皇廷煨湯婚宴會館臉書)

除此之外,本刊還接獲男子潘金燈爆料,指郭千瑄拖欠款項反用法律刁難設計師的手法,與郭父積欠1,800萬元地租不還,又不斷興訟施壓的手法完全相同,他說:「他們家背後很有勢力,女兒又是檢察官,知法玩法,官司打十多年,讓我們對司法很失望。」

潘金燈拿出2008年簽訂的合約,指和郭川上談好月租12萬元。上頭還有郭川上簽名(紅框處),但至今郭從未履約,積欠1,800萬元。
潘金燈拿出2008年簽訂的合約,指和郭川上談好月租12萬元。上頭還有郭川上簽名(紅框處),但至今郭從未履約,積欠1,800萬元。

本刊調查,郭千瑄家族世居北投,早期祖先還是地方仕紳,父親郭川上經營「皇廷煲湯餐廳」在當地頗有名氣,2005年開業至今,累積了不少主顧,當地人多以為餐廳所在地是郭家祖產,其實餐廳基地是另一北投潘姓世族的祭祀公業土地。

祭祀公業土地(代理人)潘金燈指出,早期郭川上向他的祖先租地耕種,後來蓋起鐵皮屋,經營洗車廠和出租做為辦公室用途,2008年皇廷餐廳才開業3年,就遭人向區公所檢舉,指業主將農地違法進行商業營利用途,因此取消他們的佃農身分,郭川上只好和潘家重新訂定合約。

潘金燈拿出當初的合約書激動地說,郭川上2008年和他們簽訂合約,說好以每個月12萬元租地,「當時在我阿伯家簽約,結果簽完合約沒幾天,我阿伯在家睡覺,竟然被人拿球棒打破窗戶闖入,蓋著布袋狂打,打到腦震盪,住院一個月,之後住家還不時出現流氓恐嚇我們,大家都嚇死了!」

  1. 潘富順控訴,時常有流氓登門拜訪,讓他擔心害怕,架設監視器自保。(翻攝畫面)
    潘富順控訴,時常有流氓登門拜訪,讓他擔心害怕,架設監視器自保。(翻攝畫面)
  2. 潘富順已經高齡80多歲,卻跪著向前來騷擾的紅衣男子求饒。(翻攝畫面)
    潘富順已經高齡80多歲,卻跪著向前來騷擾的紅衣男子求饒。(翻攝畫面)
  3. 地主潘富順拿著驗傷單控訴,簽約後沒幾天就被不明人士毆打至腦震盪,住院1個月。
    地主潘富順拿著驗傷單控訴,簽約後沒幾天就被不明人士毆打至腦震盪,住院1個月。

潘氏宗親屢被告 地難收回

這筆土地租約簽訂之後,潘家人陸續接到法院傳票,郭川上先提告詐欺、偽造文書、妨害名譽等刑事訴訟,都敗訴後,再提確認祭祀公業管理權不存在等民事訴訟,也遭法院駁回告訴,最後還提起交付審判,也遭法官駁回。

郭千瑄的父親郭川上單是霸地之事,就告人14案。(翻攝自皇廷煨湯婚宴會館臉書)
郭千瑄的父親郭川上單是霸地之事,就告人14案。(翻攝自皇廷煨湯婚宴會館臉書)

郭父還曾提起行政訴訟,控告北投區公所偽造文書,目前為止,他對潘家提起的訴訟都以敗訴收場,但郭川上並不放棄,通通提起上訴,雙方訴訟至今已經長達12年。

潘金燈拿出厚厚一疊的法院傳票說,這十多年來,家族成員受盡他們的折磨,不斷上法院,到現在還有訴訟未結,但這些年已有2名潘家長輩等不到訴訟結果就離世,「他們都是含恨而死,大嘆為什麼祖先的土地不能收回來!」

接著,潘金燈攤開一疊地價稅單繳納收據說:「稅金我們在繳,錢他在賺,欠錢不還,還靠打官司恐嚇老人家,這個告不贏,就告另一個。」潘金燈說,他看到郭千瑄跟設計師打官司的情況,跟她父親處事的手法極像,「奇怪,這家人一跟別人有糾紛,就是想靠濫訟解決。」

潘家遭侵占的祭祀公業土地約300多坪,除了開餐廳外,還有地產公司等建物。
潘家遭侵占的祭祀公業土地約300多坪,除了開餐廳外,還有地產公司等建物。

郭弟驗屋爆糾紛 控訴建商

除了郭父的土地糾紛,2012年郭千瑄偕同弟弟郭品毅一起賞屋,以1億737萬元預售屋的價格購入知名豪宅「圓山一號院」,之後郭千瑄將產權轉讓給弟弟,但2016年建商準備交屋,郭千瑄的弟弟在驗屋時多次表達對成屋狀況十分不滿,與建商協調不成後,又是祭出一連串的法律戰。

圓山一號院是知名建築。郭千瑄胞弟也買了一戶,卻與建商爆發糾紛。
圓山一號院是知名建築。郭千瑄胞弟也買了一戶,卻與建商爆發糾紛。

郭弟先是對建設公司興富發、負責代為銷售的海悅廣告公司以及銷售員,提起業務侵占的刑事告訴,案件不起訴後,又再提起民事訴訟,最後也是敗訴確定,和父親及姊姊面對糾紛總是先提刑事告訴,再用民事訴訟求償的處理方式,簡直如出一轍。

知情人士指出,郭弟控訴當時的銷售員,指對方曾經承諾,他們所購買的樓層景觀,不會被鄰近興建中的台北藝術中心阻礙,預計栽種的樹種是松樹或柏樹,且房屋安全沒有疑慮、建築物前不會有流動攤販等,他們才會以支票給付1,289萬元,但驗屋時發現房子的視野,不只景觀被遮擋、植栽變成雞蛋花、大樓還違法2次施工等,因此寄送存證信函解約,但興富發公司卻遲遲不歸還訂金,因此控告興富發負責人鄭志隆等人涉及業務侵占罪。

檢察官調查後認為,鄰近台北藝術中心,本來就是該建案宣傳重點之一,郭弟提出他和姊姊郭千瑄及銷售員的錄音對話,也沒聽見銷售員承諾陽台會種植松樹或柏樹,該建案的2次施工也是經過合法程序申請,因此處分不起訴。

知名女檢形象毀 醜事曝光

刑事訴訟不成後,郭弟又另提起民事訴訟,強調當時是誤信銷售員說詞才交付300萬元訂金,但驗屋發現實際情況和當時銷售員保證的內容不相符,因此,向興富發公司、海悅公司及銷售員連帶求償先前他給付的300萬元定金的175萬元本息,但法官不採信郭弟所有的指控,全案上訴到高等法院,還是判郭弟敗訴,郭弟依舊不服,再提起上訴,最後因未繳納裁判費用,全案敗訴確定。

本刊調查,郭千瑄司法官訓練所第50期結業,先是分發至桃園地檢署,2018年轉調士林地檢署,被點名是升任主任檢察官的熱門人選,沒想到卻因為新房裝潢糾紛,意外讓家人利用法律濫訟的一連串事件曝光。

向本刊爆料的潘金燈激動地控訴,一般老百姓最害怕上法院,但郭家人卻利用懂法律優勢,不斷地興起法律戰,「看這家人一再知法玩法,訴訟拖延十多年,讓我們對司法失望,不知道哪天,法院才能還給我們公道。」

郭千瑄曾被媒體形塑成正義女檢,被視為下屆升任主任檢察官人選之一。(翻攝自內湖分局官網)
郭千瑄曾被媒體形塑成正義女檢,被視為下屆升任主任檢察官人選之一。(翻攝自內湖分局官網)

郭千瑄回應:租金已提存

檢察官郭千瑄表示,餐廳土地自簽約後,一直有將每月租金12萬元提存法院,至今提存4、500萬元,但該土地產權不是單一個人,潘家又分3派,都自稱有收租權,才導致訴訟無法結束,今年母親節甚至有其中一派到餐廳要租金,竟開車衝撞餐廳大門,導致2名員工受傷,被以殺人未遂起訴,「總不能說我是檢察官,我家餐廳被撞還不能報警提告吧!」

至於弟弟控告興富發案,郭千瑄說,當時是買預售屋,驗屋出現許多狀況,銷售員沒告知真實狀況讓他們判斷,房子現在歸為弟弟所有,弟弟決定提告是他的權利,「後來敗訴,我們也接受,沒上訴,現在爸媽也住進去,很多住戶都對房子抱怨連連,現在還會漏水。」

郭千瑄嘆氣地說:「在很多事情我都已低調處理,總不能說我是檢察官就不能提告吧!這樣我不就比一般民眾還弱勢,對我們(司法官)很不公平。」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主管偷吃女部屬長官瞎挺 人夫控台中社會局毀人家庭
【全文】頂大首例男女同層分房混宿 直擊台師大性別友善宿舍
【全文】假富商騙砲7女受害 明星網美親揭送貨員惡行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新竹水電工遭虐8年全身傷 耳朵變形、被釘舌頭還逼吃屎
逆向被罰求饒不成 男甩鈔嗆警:老子有錢
花近七千萬改運才知被詐騙 法院為他討公道
佯稱神明轉世 女子詐騙鄰居162萬元遭起訴
家中溫室種大麻 男子送辦
偷5萬隻蜜蜂 瓜農辯借來授粉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