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神秘特務機構登上串流平台!以色列暗殺機器「摩薩德」樂當影劇新寵,盼吸引人才

·8 分鐘 (閱讀時間)

「這是我們最好的掩護。」──《紅海深潛》

蘇丹東部海岸,有一處開業幾年已小有名氣的度假村,歐洲遊客熱愛這裡的紅海風光,只是他們渾然不知,身邊的度假村「員工」都是以色列最高情報機構「摩薩德」(Mossad)特務所假扮,整個海濱都是為了營救難民而打造的「布景」。

這是2019年Netflix電影《紅海深潛》(The Red Sea Diving Resort)的情節,但電影遠不如真實世界精彩,片中的阿羅斯(Arous)度假村真有其地,摩薩德為了執行名為「摩西行動」(Mivtza Moshe)的任務,在1980年代經營此地4年多,所有建築材料、遊樂器材都是以色列政府提供,成功救出數千名被迫害的衣索比亞猶太人。摩薩德的掩護工作做得實在太出色,當年度假村甚至還有盈餘。

串流影集瘋諜報片,摩薩德樂見

摩薩德原名以色列情報及特殊使命局,是全球最知名特務機構之一,肩負以色列國安與反恐重擔,其縝密大膽的任務一直是影劇熱門題材。隨著串流媒體大熱,兩年來竟有三家平台分別上映三部以摩薩德為主題的影集。雖不符合情報機構「神秘、高冷」的形象,摩薩德卻甘之如飴,因為他們也面臨數位時代轉型困境,期望透過串流平台的「宣傳」,讓更多年輕人才願意加入。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摩薩德最近幾年一反低調常態,樂於接受大眾注目,包括2018年從伊朗偷走半噸重的核彈機密資訊、2019年在德黑蘭街頭暗殺恐怖組織「基地」(Al Qaeda)二把手,以及今年11月底暗殺伊朗「核武計畫之父」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等行動,都獲得全球媒體大幅關注。

在串流平台上,Apple TV的《德黑蘭》(Tehran)、Netflix的《間諜》(The Spy),以及Hulu的《幌子》(False Flag),也把摩薩德描繪成冷血、無情的高效率暗殺機器,吸引無數諜戰劇迷。前特務則透露,摩薩德當局其實樂見這種現象,主因是因為近年也面臨招募新血不易的困境。

《華郵》指出,隨著國防科技高速發展,網路資訊戰成為最新也是最重要的戰場,摩薩德不僅要跟上科技進步,還要與愈來愈多的私人企業競爭──軍職人員退休後的首選,從情報機構變成新創公司,甚至自己創業者大有人在,知名以色列軟體公司Waze、Wix與Viber等等,創始人都是前任情報人員。

面對時代變遷,摩薩德局長柯恩(Yossi Cohen)從2016年開始力圖改革,以色列《國土報》(Hareetz)報導,柯恩帶領摩薩德擴大招募範圍,增加了暗殺行動的次數,也因為柯恩與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關係交好,獲撥數十億新謝克爾幣的預算。

為了加強「存在感」,摩薩德自然歡迎各種影劇加持,有如《捍衛戰士》(Top Gun)系列電影掀起的海軍與空軍從軍熱潮一樣,期待這些作品讓大眾感覺「在摩薩德工作很酷」。在摩薩德服務過28年的前主管亞夫拉漢(Avner Avraham)指出,這些已完成的任務暴露在大眾視野後,「支持我們的成果,這些任務讓人們感受榮耀,也為下一個世代著想。」

前特務現身說法,好萊塢如虎添翼

然而,基於嚴格的保密政策,摩薩德其實不能透露任務內容,例如伊朗科學家刺殺案中,即使全球都認定是以色列幹的好事,以國官方還是三緘其口。只有在2018年,納坦雅胡罕見在電視上公開承認了核文件偷竊案,但只是為了激起全球輿論聲浪、對抗伊朗的核武發展計劃。

亞夫拉漢看準了摩薩德的公關需求,創立一家「間諜傳奇代理」(Spy Legends Agency)顧問公司,專門為好萊塢的電影製作公司提供諜報劇內容諮詢,他們也為摩薩德重新設計網頁,讓形象煥然一新。

「突然之間,我發現自己正在做的事,你可能只有在電影裡看過,」網站寫上了不知名的特務心聲。

前摩薩德特務開設的顧問公司,專門協助好萊塢影業打造以色列諜報電影。(截自Spy Legend Agency網站)
前摩薩德特務開設的顧問公司,專門協助好萊塢影業打造以色列諜報電影。(截自Spy Legend Agency網站)

前摩薩德特務開設的顧問公司,專門協助好萊塢影業打造以色列諜報電影。(截自Spy Legend Agency網站)

「間諜傳奇」曾與知名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合作拍攝2005年電影《慕尼黑》(Munich),片中聚焦於摩薩德的「天譴行動」(Operation Wrath of God)任務,旨在報復1972年慕尼黑奧運慘案。當年巴勒斯坦秘密組織「黑色九月」(Black September)闖入奧運選手村綁架9名人質,但地主國德國救援不力,最後人質全數喪生。以色列隨即派出摩薩德,耗費7年時間一一追殺黑色九月領導層,不過電影也試圖主角與周遭人物、暗殺對象的相處辯論,暗陳冤冤相報何時了的無奈。

以色列籍導演福克斯(Eytan Fox)表示,以國的作家與電影人的關係網絡十分綿密,而且「幾乎人人都有個在摩薩德工作過的朋友或叔叔」,特殊人脈成為他們的珍貴「資產」,很容易就能打探秘辛,重現摩薩德的任務場景,讓以色列成為戰爭與諜報電影的生產大國。

2010年,以色列影劇《戰俘》(Hatufim/Prisoner of War)講述一群被黎巴嫩俘虜17年的以色列人,終於得以返鄉的故事,影集獲得空前成功,不僅囊括國內大獎,故事基底還被改編為美國熱門影集《反恐危機》(Homeland),整整拍了8季之多;2016年,Netflix製作的《高牆邊的混亂》(Fauda),主軸也是以色列機構如何在約旦河西岸防範恐怖主義擴張;去年,好萊塢知名猶太裔演員薩夏拜倫柯恩(Sacha Baron Cohen)主演的《間諜》,則是描繪出知名間諜伊萊‧柯恩(Eli Cohen)的一生,他假扮阿拉伯人、奉命臥底大馬士革多年,獲得無數敘利亞高官信任,還坐上國防部次長的高位,最後不幸暴露行跡,經歷折磨後被吊死在廣場上示眾,遺體至今未曾回到遺孀手上。

今年3月,國際巨星鄔瑪舒曼(Uma Thurman)宣布將出演美國翻拍的《幌子》劇集,故事立基於2010年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Hamas)指揮官馬布赫(Mahmoud al-Mabhouh)遭暗殺的故事,摩薩德特務混入杜拜飯店直接刺殺馬布赫,一度造成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關係緊張,也讓兩國締結正常關係的努力再次延宕。

而今年在Apple TV開播的《德黑蘭》,更是罕見以女性臥底特務為主角,該劇還對伊朗的社會文化與政治做了詳盡考察,舉凡伊朗女性盛行的「縮鼻」整容風氣、非法的地下政黨,以及精銳部隊「伊斯蘭革命衛隊」(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等,該劇都有相當貼近真實的描繪,讓以色列觀眾得以一窺這個神秘的世仇之國。在科學家暗殺案被揭露時,還有以國媒體直接拿《德黑蘭》劇照當成示意圖。

《德黑蘭》製片佩瑞(Ronny Perry)指出,近日以色列與伊朗關係再度陷入緊張局勢,劇組也不敢漏掉新聞發展,「有時(真實事件)會超越我們的想像。」

可能帶來副作用

不過,有些前特務並不樂見摩薩德的「流行化」。前間諜克萊恩(Orna Klein)指出,這些戲劇化的情節可能會讓特務的工作變得更困難。克萊恩說,在摩薩德服務的26年之間,她每天晚上睡覺都要開著燈,一旦醒來,她才能馬上想起自己身處哪一個國家、必須說哪一種語言,並且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在我的年代,沒有人會談論任何事(工作),不會對媒體說,不會對任何人說,」克萊恩表示:「那不是工作的一部份。」

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面臨轉型壓力,樂見流行文化作品呈現特務故事,期望吸引更多人才。(截自Mossad網站)
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面臨轉型壓力,樂見流行文化作品呈現特務故事,期望吸引更多人才。(截自Mossad網站)

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面臨轉型壓力,樂見流行文化作品呈現特務故事,期望吸引更多人才。(截自Mossad網站)

前特務、現職作家的班大衛(Mishka Ben-David)則說,在2010年哈瑪斯刺殺事件後,以色列特務使用了假的歐洲護照而招來盟國批評,摩薩德因此痛定思痛,決定多多為自己辯護。班大衛就是在那時受到上級鼓勵,要求他多多接受採訪,他後來也開始將特務生活改編為小說、劇本。

「摩薩德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轉變),但機構與領導階層都知道,現在已經不是可以讓他們保持沒沒無聞的年代。」

「這是場他們贏不了的仗。」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歷史上的今天》12月15日──納粹「最終解決方案」劊子手艾希曼 在耶路撒冷遭判死刑
相關報導》 解析》搶救以色列總理政治聲望?傳訊息給拜登新政府?伊朗首席核子科學家慘遭暗殺的幕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