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糧食供應拉警報!俄、烏兩大世界糧倉交戰 穀物價格飛漲、窮人受創最深

·6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已超過10天,而俄羅斯與烏克蘭是世界兩大糧倉,其小麥、大麥、玉米等農產品出口對世界糧食供應至關重要。戰火讓烏克蘭農民難以投入耕種工作,港口關閉了,而俄羅斯的糧食出口可能會受到西方制裁的影響,這威脅著歐洲、非洲、亞洲的糧食供應,可能嚴重衝擊許多民眾的生計。

全球糧食供應受衝擊

俄羅斯與烏克蘭合計占世界小麥與大麥出口量近3分之1,烏克蘭是玉米的主要供應國,也是全球最大的葵花油出口國,小麥與其他主食從港口出發,運往世界各地製成麵包、麵條、動物飼料等。

目前超過100萬烏克蘭人逃離家園,聯合國預估將有400萬名烏克蘭人逃到其他國家,此外還有許多烏克蘭人走上戰場保衛國家,許多農民無法顧及耕種,這場戰爭可能導致全球糧食供應減少。

2021年7月21日,俄羅斯農民正在收割小麥(美聯社)
2021年7月21日,俄羅斯農民正在收割小麥(美聯社)

2021年7月21日,俄羅斯農民正在收割小麥(美聯社)

美國麻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供應鏈、物流和經濟學教授納格尼(Anna Nagurney)說:「小麥、玉米、油、大麥、麵粉對糧食安全極為重要……尤其是在全球較貧困的地區。」她說隨著烏克蘭男性上戰場,「誰來收割?誰來運輸?」

儘管全球小麥供應目前尚未中斷,但從俄烏戰爭前一周以來,小麥價格已飆升 55%。國際穀物理事會(International Grains Council)執行長佩帝特(Arnaud Petit)告訴《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如果戰爭持續,那些依賴烏克蘭小麥出口的國家可能從7月開始面臨短缺問題。

穀物價格上漲 窮人窮國受衝擊

埃及是全球最大的小麥進口國,國家的小麥採購者通常從俄羅斯及烏克蘭大量採購,數百萬埃及人依靠烏克蘭穀物製成的補貼麵包生存。然而,俄烏戰爭爆發後,埃及的國家採購者在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內,不得不取消2份訂單:一份是因為價格過高,另一份是因為沒有公司願意出售其庫存,而全球小麥成本暴漲可能嚴重影響埃及補貼麵包價格的能力。

美國智庫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馬布魯克 (Mirette Mabrouk) 在最近的分析寫道:「埃及大力補貼麵包價格,歷屆政府都發現削減這些補貼是不惜代價都不能放在駱駝背上的那根稻草。」

2022年3月2日,埃及首都開羅的麵包師傅正在製作傳統的扁麵包「巴拉迪」(baladi)(美聯社)
2022年3月2日,埃及首都開羅的麵包師傅正在製作傳統的扁麵包「巴拉迪」(baladi)(美聯社)

2022年3月2日,埃及首都開羅的麵包師傅正在製作傳統的扁麵包「巴拉迪」(baladi)(美聯社)

埃及3分之1人口生活貧困,他們仰賴這些補貼麵包過活。47歲的薩拉赫(Ahmed Salah)住在首都開羅(Cairo),育有7個孩子,他說:「戰爭意味著短缺,短缺意味著(價格)上漲,漲價是災難,這不只對我而言是如此,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如此。」

南非農企業協會(Agricultural Business Chamber of South Africa)首席經濟學家西赫洛博(Wandile Sihlobo)表示,2020年非洲國家從俄羅斯進口價值40億美元(約新台幣1142億元)的農產品,其中約90%是小麥。

俄烏戰爭威脅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sub-Saharan Africa)的小麥供應之前,肯亞人民就在社群媒體上要求降低食物價格,這是因為通貨膨脹損害了他們的購買力,而現在他們正為更糟的情況做準備。

奈及利亞的麵粉廠認為來自俄羅斯的小麥供應短缺會影響麵包等產品的價格,麵包是奈及利亞常見的食物。奈及利亞的大型麵粉加工廠「霍尼威爾麵粉廠」(Honeywell Flour Mills Plc)員工歐貢(Tope Ogun)說,未來「我們都必須看看其他地方,我們可能得不到我們需要的東西,而且價格可能上漲」。

奈及利亞小麥農民協會(Wheat Farmers Association of Nigeria)全國秘書長塞爾(Gambo Sale)表示,奈及利亞已盡力減少對俄羅斯穀物的依賴,農民開始種植更多小麥,希望在5年內滿足奈及利亞70%的需求。他說:「我們有土地,我們有人民,我們有錢,我們有奈及利亞所需的一切(來種植小麥),我們現在需要的只是時間。」

烏克蘭是印尼去年第二大的小麥供應國,占小麥消費量的26%,印尼將小麥用來製作泡麵、麵包、油炸食品、小吃。印尼貿易部研究部門負責人穆赫里(Kasan Muhri)表示,小麥價格上漲將不利於低收入族群。

歐盟近60%的玉米與近5成的牲畜飼料所需穀物關鍵成分供應來自烏克蘭,俄羅斯為歐盟提供40%的天然氣需求,同時也是肥料、小麥、其他主食的主要供應國。歐洲的農民擔心牲畜飼料成本會因此增加,歐洲的官員正在為烏克蘭農產品可能短缺與牲畜飼料價格上漲做準備,如果歐盟農民被迫將成本轉嫁給顧客,這可能意味著肉類與乳製品的價格會上漲。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頭兩天,西班牙市場的飼料穀物價格上漲了10%,西班牙的畜牧業為此備感壓力,58歲的貝尼斯(Jaume Bernis)住在西班牙東北部,他的農場飼養了1200頭豬,氣候變遷與乾旱已經讓他經營不易,他擔憂俄烏戰爭讓自己的處境更艱難。

貝尼斯說從去年10月以來,西班牙豬肉產品一直因高成本而面臨虧損,而高成本是因為中國擺脫非洲豬瘟後,飼養豬隻數量恢復,中國當局儲存了飼料,導致全球飼料成本上漲。他說:「我們正面臨成本非常高的時刻,我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這是在21世紀發動戰爭的另一項成本。」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西方睽違半世紀的大規模動員如何幫助烏克蘭?一星期運送1萬7000件反裝甲武器!還有默默發威的網戰小組
相關報導》 一個烏克蘭小難民的故事:他揹了一個背包,拿著一個塑膠袋,揣著一本護照,一個人越過邊界,他只有11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