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一盤棋抗擊病毒

本報訊
旺報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擴散出現轉折,發源地中國大陸,除湖北、武漢之外,新增病例數已銳減;南韓、義大利、伊朗與日本疫情卻吃緊,美歐一些國家也出現上揚趨勢。東亞一片淒風苦雨中,新加坡、澳門與台灣三地管控相對良好,堪為典範。各國或區域疫情發展的差異,固然與地緣關係、交流熱絡程度以及各自國民性脫不了關係,但各國政府因應對策的良窳卻關係重大。

抗擊病毒績效可觀的國家首推新加坡。2月初,新加坡確診病例人數攀升,出現社區感染,政府有條不紊,定調「一般人不用戴口罩、輕症者或只需看家庭醫生」,一度被嘲笑「佛系防疫」。總理李顯龍發表聲明,指如果病毒廣泛傳播,試圖追蹤每個接觸者將徒勞無功。「如果我們把每一個疑似病例都送進醫院隔離,醫院就會人滿為患,」他說:「如果確診病例持續攀升,而死亡率如流感一樣低,那麼,新加坡應改變做法,輕微患者只需看家庭醫生,僅年長者、孩童和併發症患者住院。」

新加坡在安撫民心,避免醫療資源過度負擔的同時,落實了對外防堵、對內監控的嚴格措施。包括:疫情警戒調到次高等級,對中國實施旅遊禁令,禁止所有過去14天曾到中國的旅客入境新加坡,連在新加坡轉機也禁止;強制暫停大型集會,以避免廣泛的社區傳播;指定873個感冒發熱門診,分攤醫院負擔,並以津貼鼓勵有呼吸道疾病或感冒症狀的人前去就醫;政府儘量公開資訊,降低大眾恐慌。當全球疫情持續升溫,新加坡疫情卻趨緩,政府對策精準而嚴密,未大動干戈而造成太多干擾與資源耗費,弊少而利多的效益令人刮目相看。

澳門政府表現也不俗。累計確診10例,3月初8個病癒出院,至今連續25天沒有新增個案。澳門政府當機立斷,採取斷然措施,同時區域聯防,與珠海政府協同抗擊病毒奏效。其所採取措施包括:禁止湖北民眾入境、禁止發燒者往來兩地、隔離密切接觸者以及關閉賭場一段時間。澳門防疫成功的關鍵是善用「一國兩制」的優勢,與大陸方面緊密溝通。台灣迄今也可圈可點,第一線防疫近乎滴水不漏,兩岸人員往來緊密,卻能從風險最高變成風險最低,難能可貴。

新加坡、澳門和台灣防堵病毒的共同對策是嚴密的境管措施,「決戰境外」的防堵效果,配合對到過疫區者居家檢疫的嚴格執行,效果當可確認,但其社會成本非常高。日本及南韓雖疫情升高,但拒絕對中國採取封關措施,義大利很早對中國封關,但疫情照樣失控,故其利弊得失殊堪探究。

南韓的疫情近期加劇和未對中國封關並無關係,因為2月之後並無從中國入境的確診患者,若對中國實行全面入境限制,對南韓防疫並無實際利益。反觀義大利,很早對中國大陸全面封關,但疫情延燒稱冠歐洲,擔任世衛組織(WHO)執行顧問的里夏迪認為,最大錯誤在於未強制將從中國入境者隔離檢疫。他說:「禁止中國直航班機,不是科學的決策,許多人用轉機方式抵達。」所以,封關不是好辦法,除非有嚴謹的配套措施,如新加坡般嚴密、精準而完整。

新加坡是威權國家,政府可以用嚴刑峻法管束人民,可以雷厲風行執行管治措施,無視民意抗拒而堅持到底。這正是日本、美國及許多實行民主制度而自由放任國家辦不到的。中國大陸的政府威權更甚一籌,可以大規模封城,嚴厲隨行小區的封閉式管理,在全國範圍調度人力與物資,以全國一盤棋的方式抗擊病毒,雷厲風行,快速達成管控目標,現在已有餘力支援日本、南韓及伊朗等疫情遽增的國家。

新冠病毒從亞洲擴散到歐美趨勢已形成,未來恐難逃全球大流行模式,甚至可能再從其他國家傳回中國大陸。在病毒全方位流竄之後,封關措施更難取得實效,反而會造成經濟上的損失和民生的不便,也將妨礙國家間的交往。

兩個多月的疫情擴散證明,病毒不認國家、不問種族、不受邊境管制,正以飛快速度不斷傳播給新的宿主。國與國之間是沒有分際的,因此只有和衷共濟,相互支援,交換經驗,聯合一體,才能產生最可恃的聯防時效。全國一盤棋猶有不足,必須全球一盤棋,協同一致對抗病毒。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