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東奧 兩樣日本 57年前是繁榮起點 57年後倦怠失望

·3 分鐘 (閱讀時間)

1964年日本首度在東京舉辦奧運會,當時日本裕仁天皇在台上宣布奧運開幕,語調流露出國家由二次世界大戰新生的喜悅;時隔57年,因新冠疫情延擱一年的2020東京奧運命運多舛但終於開幕,裕仁的孫子德仁天皇一樣上台宣布,卻感受不到對未來的期望;兩屆東奧對照兩代日本人的新生與倦怠,希望與哀愁。

紐約時報報導,更多現代日本人心裡清楚認定的是國勢走頹,對這次沒觀眾的奧運會蘊含著失望。

報導指出,1964年東京奧運舉辦時,天空湛藍,觀眾擠滿看台;相形之下,目前國家因新冠疫情再起,焦慮感充斥,很多日本人反對舉辦這次奧運;在唯恐疫情傳染下,今年奧運完全謝絕觀眾,相形上次顯得格外淒清。

現年69歲的東京居民井上和男(Kazuo Inoue)對1964年奧運記憶深刻;他表示,當時一家人緊盯著新買的彩色電視機觀賞,全國上下無不熱情洋溢,今年則一點也感受不到這股氣氛,有點令人傷感。

當前日本人的倦怠感,不光是疫情紊亂、開幕前傳出多起醜聞所致;今天的日本,還有奧運呈現的這個國家,遠遠不同於57年前。

1964年東京奧運向世界展示歷經二戰摧殘,日本已恢復元氣,掙脫軍國主義侵略,重建為現代、講究和平的民主政體;全國公路及子彈列車爭相竣工,隨著收入增加,很多家庭跟井上家一樣,買電視機看那場首次透過衛星實況轉播給全球的奧運。

2021年的日本早已是成熟的富裕國家,只是過去30年經濟陷入停滯,愈來愈多人生計漸窘,七分之一的兒童活在貧窮陰影,很多工人只能做契約工或者打零工,既不穩定,福利也寥寥無幾。

今天的日本也老邁得多;裕仁宣布1964年夏奧開幕時,日本65歲及以上的人口只有6%,現在已超過28%;生育率比起1964年幾乎攔腰砍半;自2008年以來,日本人口已在減少。

外界經常認為1964年東京奧運是日本趨向繁榮的起始點,四年之間,日本就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僅在前占領國美國之後;很多日本人躋身中產階級,不僅買得起電視,還有其他現代家庭用品如洗衣機、冰箱及吸塵器。

但現在日本經濟規模被中國超車,掉到第三,再次面臨轉捩點,結果如何,要看政府、大企業及公民社會如何因應人口縮減與老邁。

今年東京奧運在疫情緊急狀態下舉行,東京確診數達到六個月最高,再加上選手村每天都傳出有人感染,在在提醒大家疫情猶揮之不去;大多數日本民眾本就反對舉辦這次奧運,就算賽事展開,選手們能否在沒有觀眾加油助威下仍有好的表現,也令人生疑。

成績難看,日本能向世人展示的優點,就只剩危機管理,盼望這段期間,疫情不會大規模爆發。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全球數十億人接種過新冠疫苗 為何打完仍有染疫風險?
抗Delta 已接種疫苗者再戴口罩?白宮官員爆激辯
紐時:房租漲不停 對通貨膨脹如同火上澆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