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台大生 用遊戲扭轉七千師生視野

吳中傑
商業周刊

真的遇到了想做的事,心臟會撲通撲通跳,想未來不是用頭想,是用心想。∼林哲宇(圖右)

接受訪問的這一天,黎孔平笑稱前兩週才夢見自己回到前公司工作,一起跟著他來訪談的兒子,則一直打開他的皮夾說:「爸爸,你的錢快用完了。」

他所謂的公司,是過去提供他逾兩百萬年薪的外商企業;而他的小孩不經意的一句話,則點出他的犧牲和取捨。他和朋友林哲宇新創的公司雖然已損益兩平,但黎孔平的薪水仍遠不及過去。

關於創業的想法,林哲宇在地上堆滿塑膠球的會議室中說:「想沒有用,做,就知道了。如果做了就馬上打退堂鼓,這一定不是你想做的事;真的遇到了,心臟會撲通撲通跳,想未來的方向不是用頭想,是用這邊想(手比心臟)。」

什麼樣的事業,讓他們急於實現?

「我們兩國如果結盟,難民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啊?」「我們可以不要收難民嗎?或者……只收一半?」「漁船上根本沒有武器,為什麼要攻擊我們國家的漁船?」

這些討論,並不是聯合國會議內容,而是在屏東竹田,一群國小三到六年級的孩子,關心國際情勢等議題的開端。

小學生到EMBA都玩
這款遊戲是一場社會實驗

一月二十日星期六一早,玩轉學校兩位創辦人黎孔平和林哲宇,已經第四次接受屏東泰美教育基金會邀請,舉辦一整天的「末日危機高峰會」活動,參與的四十名小朋友中,有一半是從台南、高雄遠道而來。

玩轉學校,是台灣少數致力於以遊戲,帶動參與者關注國際政經、人權等議題的社會企業,兩人辦理付費的課程、工作坊和營隊,再將部分遊戲免費傳授給教師,讓老師們回到自己的學校帶領活動。

正式成立不到兩年,黎孔平和林哲宇已翻轉全台近七千名師生,除了國高中小學,包括淡江EMBA、精誠資訊、誠品文化藝術基金會等單位也找他們辦理工作坊和教師研習。去年開始,並成為英國非營利組織樂施會的合作夥伴,由玩轉學校為其量身訂製用跨國企業、糧食公義當主題的遊戲,推廣到全國。

「學校談公民素養,常常就是放簡報、宣導短片,但玩轉學校結合時事跟國際趨勢,不是只局限在台灣,小孩的視野會開闊。」多次邀請玩轉學校到班級辦理活動的光仁國小教師廖佩妤表示。

玩轉學校,是黎孔平和林哲宇兩人探索人生答案的習題,也是他們想推動的一場社會實驗。

他,曾是盲從主流的人生勝利組
一場車禍後自問:如果我掛了,留給孩子什麼?

今年三十七歲的黎孔平,過去是標準的「人生勝利組」,台大電機系、電子所畢業後,進入外商科技公司擔任業務,但心裡,卻一直有一份自卑。

「我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但我其實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他坦言,自己一路成績好、求職順利,造成人生每一個關頭的選擇,都服膺主流,太理所當然,「我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厲害,就只是一路順順的上來,其實有點自卑。」

一次生死交關的意外,讓他決定正視自己的內心,做出改變。

二○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黎孔平開車回家途中,因酒駕在車上睡著,當他眼睛再睜開,已經要撞上前方的砂石車,他下意識扭動方向盤,車子失控撞上分隔島翻了一圈,車上的安全氣囊全爆開,煙霧瀰漫,他卻奇蹟似的只受輕傷。

在醫院清醒後,他心想,「我如果活了下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等著我去做?」他看著剛出生滿月的孩子,不斷思量:「如果我掛了,到底留下什麼,讓他記住爸爸的樣子?是當業務賺了一些錢嗎?」


和黎孔平相反,林哲宇一直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但試圖探詢一個更好的方法。

他,把社工當天命、棄讀法律
一次個案後自問:什麼方法能真正讓孩子脫貧?

他從學生時篤信佛教,相信「成就大我」,考大學時分數可以上台大法律系,卻執意進社工系就讀,畢業後在基隆家扶中心擔任社工,「助人工作是我的天命。」

但過去協助青少年探索職涯的過程中,他發現,社經條件弱勢的青少年,往往受困於生活經驗與視野,讓社工很難真的幫助他們脫貧。

「很多孩子都會說他以後要當社工,我以前以為『愛會流轉』,後來才發現,這跟愛一點關係都沒有,其實是因為老師或我,根本沒給他其他概念,他對職業的概念只有這些。」

他曾經輔導一位孩子一路從高一到大三,孩子成績好,就讀北部國立大學,一次創業活動中,更表現出對行銷、業務的天分,但最後,還是因家庭因素選擇報考公務員,「這件事很悲傷耶,真的讓我很悲傷。」

他心想,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從更根本改變這個問題?

兩個人懷抱著不同的問題,卻找到了同一個答案:世界和平遊戲(world peace game)。

這是一款由《時代》雜誌曾評選為十二大具影響力的教育家杭特(John Hunter)所設計的遊戲,刺激孩子們的獨立思考與創意,並進而開拓視野,關注國際議題。

兩人分別在網路上看見杭特在Ted的演說。林哲宇為了遊戲能激發孩子自發性的仁愛及對社會的關懷而落淚;黎孔平則感慨,如果年輕時,能有這樣一位老師看見自己的優勢,給予空間,「或許我就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不用到出社會後,還探索我到底喜歡什麼。」

他們各自找上當時嘗試在台灣推廣此遊戲的沈盛圳老師,經由沈盛圳牽線而相識,一起在二○一五年赴美國向杭特取經,將這套遊戲帶回台灣創業。

雖然初期兩人經過好一陣子磨合,一個出身業務,認為「賺錢無罪」,一個長期受非營利觀念洗禮,覺得「錢好髒」。但最後黎孔平說服林哲宇,兩人可以將時間與利潤分配到公益,但不能讓收費低廉,否則無法創造價值。

因為,玩轉學校表面上做的事情是教育,但其實兩人透過這趟旅程,更深一層想達到的目標,是進行一場「讓興趣發揮價值」的社會實驗。

他們要證明:興趣,可以賺錢!
不後悔捨高薪、穩定工作,只後悔太晚開始

「玩轉學校不是翻轉教育,是翻轉思維,我們本身嘗試的模式才是關鍵,我們希望證明,做喜歡的事、做對社會有益的事,其實可以賺錢。」林哲宇想起那位去考公務員的孩子,其實非常喜歡打籃球,「如果有人示範給他看,興趣,能賺錢,結果可能就不一樣。」

而黎孔平看著自己的小孩總想,「他(指小孩)再會念書,頂多也跟他爸(指自己)差不多而已,可是他爸念到這樣也不知道自己人生要什麼,」所以他希望透過玩轉學校的創業,能成為自己小孩的榜樣,甚至給台灣下一代新的選擇跟示範,「喜歡的東西可以賺錢,這就是我想留給小孩的東西。」

為了創立玩轉學校,黎孔平放棄共計上千萬的薪水與機會成本,林哲宇則辭去原先穩定的工作。但兩人對自己跨出人生的這一步,完全不後悔。

黎孔平說,成立玩轉學校,讓自己承認自己的無知,放下驕傲,「以前工作也沒特別忙,就(年薪)兩百萬,可以吃好穿好,覺得自己比人高級。開始創業,才知道擺路邊攤的人也比我強太多。」

「沒有什麼事情是穩贏的,但也沒什麼事情是徒勞無功的。」林哲宇也早就想過,即使有一天玩轉學校失敗了,這兩年的經驗,會是他人生很重要的履歷,而且至少知道,自己曾對社會做出改變。

「如果我們一定要失敗夠多次才會成功,那這失敗越早開始越好。」受訪尾聲,兩位不時互相揶揄、吐槽的拍檔一致的說:第二人生,只恨不夠早開始。

●小檔案_林哲宇

1988年生。台灣大學社工系畢業;曾任基隆家扶中心社工。
第二人生:28歲時成立玩轉學校(習元國際教育有限公司),現為玩轉學校共同創辦人。


●小檔案_黎孔平

1981年生。台灣大學電機系、電子所畢業;曾任安捷倫科技業務推廣經理。
第二人生:35歲與林哲宇成立玩轉學校,現為共同創辦人。

延伸閱讀: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