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的一百億戰爭

·5 分鐘 (閱讀時間)

邱于芸走在豐洲的雜草堆和垃圾裡,陽光下,風一直吹,忽然覺得這個盛產風的地方也許曾經被叫成風洲

這裡是片緊鄰大甲溪的土地,全名叫「豐洲工業區二期」,佔地五十五公頃,約等於兩個大安森林公園的面積。

十年前台灣土地開發公司取得這裡的開發權,在投入超過十億元的前期投資之後,竟然被台中市政府查封了上百億的資產,搞得整個公司陷入財務困局,六萬股民惶惶不安。

去年九月接下台開董事長之後,邱于芸把高鐵當捷運搭,每個星期跑台中想找市長盧秀燕公開對話,卻一直沒人理她。

她乾脆在台中租了房子,準備長期抗戰,因為豐洲案關係著台開的生死存亡。

我建議她直接到豐洲去聆聽民眾的聲音,那些民眾真的太可憐了,和台開是生命共同體。我將心比心的想,如果我被迫離開原本居住的家園,卻十年得不到該有的安頓和照顧,那是多麼悲慘的人生?只要是人,都不敢忍受這樣的苦。

如果邱于芸能和盧秀燕談出方向,儘速讓豐洲二期動工開發,可以讓民眾得到該有的補償,也能為台中的經濟增加動能,更可以讓台開脫離財務困局,這樣的三贏怎麼看都是功德一件。

聽我這樣一說,邱于芸顯然更堅定了和盧秀燕對話的決心,隔天就看到她發給媒體的新聞稿,直接要求兩人公開對話。

我開始想像這兩個女人的交鋒的畫面會如何的在報紙電視和網路上流傳:

「被台中市政府查封百億資產,台開提出特別聲明,董事長邱于芸要求與媽媽市長盧秀燕公開對話」

在歷經漫長的溝通之後,台灣土地開發公司仍然(簡稱台開,股票代號2841)沒能和台中市政府達成協議,導致豐洲科技工業區二期的開發遲遲未能推進。

台開表示,台中市政府片面宣佈中止契約,並提出訴訟,然後施壓銀行要求沒收履約保證金3.18億元,並且釋出自辦開發訊息,也引起各方質疑市府是否可能假自辦開發之名,而行轉包圖利特定廠商之實?這一連串的動作嚴重傷害台開與六萬名股東權益,也不利於台中市經濟發展和281萬市民。

台開公司董事長邱于芸除了要求與台中市長盧秀燕公開透明溝通對話,並提出以下聲明要求台中市政府回應:

一、為解約而解約,啟人疑竇:台中市政府無視合約內容亦無法律支持,所有解約主張與簽約內容不符,(附件1.豐洲二期合約)不免令人懷疑其背後的原因與目的。

二、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台中市政府無理要求台開先行支墊聯外道路開發使用保證金,以規避議會監督,此工程尚未在工程進度,台開認為於法理不符,無法配合墊付(附件2.市府函文)。但台中市政府卻反過頭來視為台開違約之要件,令人無法苟同。更甚於此,台中市政府有資金(7億)用來強制執行台開資產,卻不用來支付依約屬於台中市政府應支付聯外道路的開發保證金,令人不解。

三、用完即丟,過河拆橋:市府要求台開先行工程配合墊付款項及利息,已超過6億,台開多次要求市府經發局溝通窗口,無視合約內容與精神,罔顧台開提出溝通之要求。豐洲工業區二期開發案自101年簽約啟動,台開投入許多資源陸續完成二階環評和可行性開發報告,至1091月取得工業區公告設置,(附件3豐二台開協助市府完成工作事項歷程表)。歷經8年完成最困難的事,台中市政府卻無視人民需求與民爭利並片面解約興訟,無視市民對豐洲工業區二期的殷盼,更漠視當地農民和弱勢民眾亟待改善的困境。

四、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台開創辦於民國55年來,從省營到轉為民營,肩負土地開發之責,守護台灣土地之心,未曾有過違約紀錄。與市府精密機械園區一、二期的開發合約中,明訂台開自籌款項墊付開發之一切費用,更明訂完成所有開發並完銷所有土地後才是決算分潤時間。其所產生之利潤應依現行產創條例相關規定,由雙方分配,但時至今日兩案土地均未完銷,然台中市政府均已將預期之利潤取走挪用,而台開亦比照取用,即被台中市視為盜偷公帑,令人情何以堪,堪稱只許州官放火 不許百姓點燈之最佳寫照。

五、希望媽媽市長苦民所苦:無論台中市政府擬欲台開行使之義務為何,雙方都應該理性溝通,但市府趕盡殺絕的對台開超額查封(查封資產已逾100),致使銀行團抽銀根,讓台開面臨生死存亡,更置台開6萬股民於恐慌,手段狠絕顯台中市政府之不仁。希望盧市長苦民所苦,也讓開發案順利推進造福豐洲和台中市民。

以上相關聲明皆有法律相關文件佐證可昭公信,歡迎市民檢視,盼能儘速與媽媽市長盧秀燕公開透明溝通對話,儘早啟動豐洲二期開發,打造台中經濟新引擎共創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