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論述直球對決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主席的電視辯論會,火花四射;儘管外界視國民黨主席選舉為「朱江之爭」,但張亞中的衝擊也不能小覷,成功對朱、江二人,提出挑戰。

隨著國民黨基本盤的萎縮,黨內一直有「堅持理念」與「務實調整」的歧異,前者有洪秀柱、張亞中,後者則是朱立倫、江啟臣,以及大部分有選舉壓力的政治人物。國民黨身為最大在野黨,「只談選舉」固然是欠缺中心思想,「不顧選舉」也未免唱高調。全有全無的去分辨這兩者太過極端。但簡而言之,面對仇中氛圍高漲的台灣社會,國民黨要不要跟著民意調整,調整幅度的多寡,就是兩者論述的差別。

整場政見會最精彩的交鋒,是朱立倫引前AIT理事主席卜睿哲的著作,說張亞中的方案是「非主流的觀點,在台灣幾乎沒有人支持」;張亞中隨後反擊,卜睿哲也認為「為什麼台灣社會不能理性討論,這個對台灣其實是非常有意義的抉擇」,表達肯定。

兩人對卜睿哲著作的摘要,其實並不矛盾,連結起來就是「張亞中的方案很有意義,只是台灣不能理性討論,幾乎沒有人支持。」曲高而和寡,張亞中的想法,顯然與朱立倫、江啟臣有所不同。張亞中認為,國民黨的理念既然好,得不到主流民意的支持是因為「不受尊敬」,而不受尊敬是因為國民黨對自己的理念遮遮掩掩,才會讓年輕族群看不起。他主張國民黨「不要怕」,不要只跟在民意後面;而應該去領導民意,敢堅持有論述,年輕人自然想加入。

從選舉的角度,張亞中開錯了藥方,國民黨的困境不在於「不受尊敬」,而在不被主流民意信任。民進黨一直想把國民黨塑造成「秦檜」,秦檜堅持議和,不是為了宋朝,而是私通金國,這就是民進黨想要貼在國民黨身上的標籤。

正如陳長文教授所言,「和平派最容易被懷疑忠誠度」;「信任」才是國民黨的阿基里斯腱,也是江啟臣、朱立倫長期以來,想要為國民黨建立的資產。國民黨要謀求兩岸和平,增加交流互動,但同時不能讓台灣人民覺得是在「看北京臉色」,好像小弟,這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才是國民黨領導人的能力之所在。

在兩岸路線沒有動搖的情況下,國、共之間有些不同意見,甚至於是齟齬,也不能說就是「小綠」。不妨用民進黨的角度揣摩一下,民進黨希望誰當國民黨主席?

民進黨真的沒有那麼威,可以控制民意、洗腦人民;否則的話2018年就不會大敗,反萊豬公投不會居於劣勢,管中閔也無法就任台大校長。但民進黨的確占據一個絕大的優勢,就是一部分的台灣人民對民進黨失望之餘,轉頭看到國民黨,不能確定國民黨到底是愛台灣,還是愛北京。

而要洗刷這樣的印象,國民黨必須從內政開始,一件事一件事的證明,是民進黨在說謊,而國民黨愛台灣;取得了人民的信任,那要制衡民進黨也好,代表台灣與北京談判也罷,才能夠有立基點。

說白了,國民黨沒有選舉的實力,北京為什麼要跟你談呢?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