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場合,被30歲年輕人嗆:聽你講話有點沒料,文章是你自己寫的?人渣文本這樣回...

政事觀察站

作者 ● 周偉航/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你本人和你寫的文章看起來差真多!你本人看來比較……廢。」

只要認識一批新朋友,我總能聽到類似的「感想」。他們會說一直有在看我的文章,因此直覺認為我本人講話鐵定也是兇狠或尖酸的類型。

但會有那種文字風格,往往是因為「效果」考量,當然會和私下互動有所不同。就像搞笑藝人不太可能連鏡頭下都在一直搞笑。那也太累了。

說明這個道理,往往能讓我與初識者聊開,因此我也不覺得這類感想會冒犯到我本人,或造成什麼不愉快。但凡事總有例外。

某次我參加一個創業者的聚會,聊了大概一個小時之後,我轉去找較年輕的陌生創業者打招呼、換名片。才講一兩分鐘,其中一位衣著入時,看來不到三十歲的男士,突然插嘴問了句:

「你那些文章都是自己寫嗎?」

我回答:「喔,當然。雖然我也很想外包,但目前還沒找到把關鍵技術轉移出去的方法,所以除了資料蒐集以外,都……」

我還沒講完,他卻打斷我的話,說:「我剛剛觀察你講話,發現你根本沒啥特別的,感覺有點沒料,所以想說你是不是找別人代寫,自己只是掛名。不過我問完才想到,在這種場合,就算是代寫的,你也不會講嘛!」他笑著喝了一口酒,看我會有啥反應。

附近幾位年輕創業者顯然對這位仁兄的「不客氣」感到萬分震驚,就算想打圓場,也不知該講什麼。但我呢,當下卻沒有直接起衝突,因為在政治圈,這種人實在看多了。

這種人不是白目,也不是無知,而是真有點本事,才敢這樣開口的。年紀輕輕,要有這種踢館氣魄,也是不太容易,算是個人才。

但在背後支撐這種「強氣」的,往往不是德行,而是種致命的惡行,就是「驕傲」。

驕傲是西方「七宗罪」(核心的惡行)之一,定義是「為了自我滿足而去羞辱別人」。

常人總以為驕傲者只是翹尾公雞,別理他即可,但單純只是到處「現」「秀」「炫耀」,並非驕傲,頂多只是「愛慕虛榮」,而驕傲不只是要「現」,還要看到你的痛苦,而產生滿足,這當然就是嚴重的惡了。

這種惡行可能有幾個動力。擁有尊貴的出身(像袁紹那種「四世三公」,一家幾代都大官),漂亮的學歷(所謂「建北台台台」。建中北一女台大學、碩、博),以及驚人的成就(拿過奧運獎牌就一定算這類了),這都算是「榮耀」。

另一些則是來自塵世的「財富」,不論是繼承的還是自己賺的,都可以是傲人的基礎條件。但擁有「榮耀」與「財富」的人很多,卻不是人人都「愛現」,會「驕傲」的更少了。

有學者認為這是差在無知,無知的人才會拿自身的成就或過人條件來欺壓別人。但有些出來擺場面欺負人的傢伙,他的大腦可清醒得很,他就是透過這些逼人的態度,來獲取進一步的利益。

所以驕傲者,就是抱持惡念,刻意而為。他想用自己擁有的內外在條件來造成他人痛苦,並以觀看這種痛苦做為滿足。那要如何改正這種道德錯誤?旁人直接說破,可能會是最好的辦法,像是:「你在這邊炫耀,只是想羞辱我們來取樂吧?」

江湖一點訣,說破不值錢。他就算真的很有錢,但你把他的本意攤開來說,他大概也會因此手忙腳亂,支支吾吾;即便表面上不動聲色,下次在你面前要「擺台」時,也會比較收斂了。

至於一開始提到的那位年輕朋友呢?我倒不是直接點破他,而是說了下面的這個關於驕傲的故事。

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有一段時期在地方議會混得不錯。因為熟悉府會互動之道,又瞭解相關法規,加上民代充份授權之下,真的是「過得蠻爽的」。

舉例來說,因為法規太細,幾乎每一家店都有某些違法的部分,從建築、消防、環保、衛生、勞工都可能出問題。店家也不是惡意要違法,通常就是不知道這些規定。

因為違法的太多,要不要辦,通常是看主管單位有沒有空,因此也就存在政治操作的空間。若有店家和支持者起了衝突,政客就會適度提醒相關單位可以去「檢查」一下了。

有位同行前輩說得算是精準:「人都有罪。差別在於,我知道你哪裡有罪。」

因為年紀輕輕就擁有這種「神力」,當年的我和同事們非常囂張,酒醉之後還曾在街頭發出豪語:「只要老子心情不好,這整條街的店都抄得倒!」但那些店還沒倒,我們就先倒了。因為選舉沒贏,老闆不再用你,你自然就下台一鞠躬。

這麼囂張,會贏才有鬼。以權取樂,當然算是驕傲,也會因此失敗。不過失去一切之後,那些如何調度政府單位,怎樣算是違法的知識,當然還是記在腦裡。

故事就講到這,我拿出那年輕人才剛交換給我的名片,補了一句:「貴公司如果以後碰到政府或民代來找麻煩,可以找我討論一下。」

就這樣。他只是還沒因驕傲而摔下來而已。提醒一下,就夠了。

 

【更多報導】職場上最常見的虐心戲:老闆逼退56歲戰功彪炳的老臣,讓他自動離職減薪!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