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不是軍火商

·3 分鐘 (閱讀時間)

1972年,薛志偉(Jeffery Schwartz)從美國來台灣背包旅行,在台灣待了一陣子之後,他決定全心融入台灣社會,於是在這裡創業娶妻生子,一待就是五十年。

他在台灣徹底落地生根,甚至用猶太教風格的建築在北海岸蓋了家族墓園,前妻幾年前過世已經先住進去,往後家族世代都會在這裡團圓。

今年是來台灣的第五十年,他送給台灣一個很特別的禮物,在台北蓋了一座猶太文化中心,六百多坪的空間以猶太教堂為核心,同時也是一座猶太美術館,到處都看得到猶太文物,也提供最正統的猶太食物。

他很自豪的說,放眼全世界,都很難找到一座這樣高水準的猶太文化中心。這座中心除了奉獻給全台灣八百多位猶太人,也歡迎每一個台灣人走進來。

開幕典禮那一天,場面有點像以色列大使館的落成,除了以色列大使,賴清德、柯文哲、李大維、錢復都坐在觀禮席的第一排。他說本來他的老朋友以色列總統也有安排好要用視訊來祝賀。

我忽然意識到這個猶太空間的特別,全世界有一千五百萬猶太人,佔總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二,全美國只有五百萬猶太人,佔總人口的百分之二,絕大部分都是各行各業的菁英;愛因斯坦、左克伯以及柯林頓、川普和拜登這三位美國總統的女婿都是猶太人,從這些事實也可以明白和以色列的關係對台灣有多重要,以色列是全球猶太人的故土,美國影響全世界,而以色列影響美國。

帶我參觀完整個中心之後,我和Jeffery在中心裡吃著猶太料理聊猶太文化。

他說自己當了五十年的台灣人一點都沒有違和感,認為台灣人和猶太人很像,都很重視家庭、教育和金錢,兩邊的人民都資源有限卻都有很強的生存能力,很能適應各種環境。他說,台灣是他的家,以色列是他的祖國,雖然從小在克里夫蘭長大,但是今天的美國早已經不是他認識的美國了。

當年他愛上台灣,是因為很欣賞台灣年輕人很愛國,不像當時美國年輕人一天到晚在搞反戰扯自己國家的後腿。事實證明,他當年的選擇是正確的,台灣用五十年給了他今天所擁有的一切,家庭、事業、聲望、財富。儘管他一直活得很低調,媒體對他仍然有很多好奇和猜測,甚至有報導說他是「身價數百億的軍火商」。

「如果方便,請您幫我跟大家說明,我不是軍火商,只是一個很用心認真努力的貿易商」他拿起手中印有猶太六芒星標誌的馬克杯,說這才是他公司的主力產品,五十年來他一直做的都是這種五毛一塊的微利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