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容並蓄湖北人 九頭鳥的化身

(林士清/走過兩岸清華的台灣人)
旺報

「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這句俗諺非常深入人心。「九頭鳥」一語最早源於《山海經‧大荒北經》中的「九鳳」,楚人尚鳥,鳳為百鳥之首;九是楚地人最崇拜的數字,所以,「九鳳」是楚人將對鳥類和數字兩者的崇拜相結合的產物,所以用九頭鳥誇獎湖北人,意指湖北人聰明、腦子靈活,說湖北人是九頭鳥可以是褒意,也可以是貶意。然而,我們千萬別把湖北人貼上病毒的標籤,地域上的歧視只是加深我們對湖北的誤解。

湖北又稱「千湖之省」,該省湖泊眾多,面積大於0.5平方公里的有一千餘個,尤其以在洞庭湖之北而得名。此外,湖北地理位置東連安徽省,東南和南鄰江西、湖南兩省,西靠重慶市,西北與陝西省為鄰,北接河南省,九省通衢孕育下的湖北人,性格亦為兼容並蓄。不管褒還是貶,湖北人就是九頭鳥,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和文化記憶,已經深入人心,被為大眾所廣泛認同與傳播,哪怕我們常吃的熱乾麵也是源自於湖北武漢。

兼容並蓄 九省通衢

與南鄰的湖南省來看,湖北與湖南僅一線之隔,湖北人有湖南人的書香氣,同為洞庭湖所滋潤,同享楚風拂面,自古書香鼎盛,湖南人似乎比湖北人更完整地保留了南方人基因裡的霸蠻與衝勁。以打架這件事情來說,湖南人是要豁出所有死打到底,出手就做好決裂的準備,湖北人是審時度勢盡興就好,場面上過得去就行,和湖北人打架可以點到為止,和湖南人打架就得自求多福,小心為上。

與東南鄰的江西省來看,湖北人有江西人的精明勁,不像江西人的含蓄,同為碼頭重地,同擁千年商都,作為吳頭楚尾的江西,比湖北人更多了一絲含蓄儒雅。同樣是精於算計,湖北人是一手錢一手貨當面算清,可以不佔便宜但絕不能吃虧,江西人是可以月結,小帳可以賒一下,但到了該算總帳的時候,同樣把算盤打得滴水不漏,不會讓別人佔起自己的便宜。

與東鄰的安徽省來看,湖北人有安徽人的勤勉勁,雖不似安徽人的謙和與重農崇文,湖北與安徽同樣是勤勉上進,安徽人比湖北人多了一份難得的謙和。多災少田的安徽,稍有不慎就面臨餓肚皮的窘況,求人就要懂得放下面子,相對於湖北人不願求人也不輕易幫人的個性,安徽人的容忍和謙和,讓安徽人經商的勤勉得到了更豐厚的回報,徽商名號比起鄂商的名氣更為響亮。

嗜辣如命 脾氣火爆

與西靠的重慶市來看,湖北人有重慶人的火爆氣,不像重慶人的率真。同為四大火爐,同樣嗜辣如命,脾氣一樣火爆,但湖北人發脾氣既會照顧情緒也會兼顧形勢,該發脾氣的時候絕對不會放過表演的機會,但不該發脾氣的時候,也能面色如常,壓制怒火。最可怕的是,重慶人往往發完脾氣就完事,湖北人則一般會心裡記下這筆帳,寧可得罪重慶人,也不要得罪湖北人。

與西北鄰交接的陝西省來看,湖北人有陝西人的文化氣,不像陝西人的敦厚,秦晉與荊楚兩地同為華夏文明源地,陝西人的文化氣息透露出比湖北人多了一點敦厚,既是對文化的堅守,也是對歷史的敬畏。陝西人不會來事,更不是無事找事,但也從不怕事,若說湖北人是一杯啤酒,看似氣勢磅礡,實際度數不高,那麼陝西人就是一壺烈酒,表面風平浪靜,入口燒喉蝕骨,後勁十足。

左右逢源 圓融匯通

與北鄰的河南省來看,湖北人有河南人的聰明勁,不像河南人的變通,湖北與河南同樣四通八達,河南人比湖北人多了一份變通,湖北人雖然也善討巧,但終有自己的束縛,不會破格也很難出格。而河南人的變通,上天可為龍,下地可鑽草,在現實面前可以拋開歷史包袱,但過於善變如同刀口舔血,稍有不慎就會害人傷己。湖北人的聰明大部分用於自己身上,如能變通到推己及人,湖北人一般都會有大出息。

長江流域滾滾常流,是文明與經濟的泉源,孕育出上游的重慶市、中游的武漢市、下游的南京市,構成舉世聞名的長江特色。重慶山高水長,地形閉塞,抱團性很強,武漢卻很開闊,四面透氣,八面來風,露風漏氣,它更像一個江湖與市井的結合體,湖北人彪悍講義氣,在行動上,湖北人做生意也是出了名的精明。如果我們說重慶是江湖,南京便是風月,武漢就是介乎兩者之間的綜合體,武漢的江湖是一種圓融匯通,左右逢源的江湖。

我們可以選擇善良

對於「武漢肺炎」一詞,是否具有歧視性的意涵?台灣防疫最高指揮官認為病毒都有學名、俗名、俗稱,只是使用比較順的講法,因此絕無特別歧視之意。因為多次接觸湖北的經驗和情誼,所謂「見面三分情」,使用順不順從來不是這場疫情的重點,筆者會盡量避免使用「武漢肺炎」,因為這詞彙類具有地區歧視的敏感指涉,無論是天災或人禍,請大家不要忘卻湖北才是這場病毒侵襲受傷最重的受害者,湖北人絕非等同於病毒。

於是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別急著貼病毒標籤,當台灣媒體一再重複武漢肺炎一語,您能想像在台灣的湖北同鄉會的處境有多麼尷尬,體諒一下選擇在台灣定居的湖北人或武漢人,這種歧視性的失語絕對是一種故意,善良從來都是一種選擇,祝願湖北這塊寶地,早日度過這場疫情的陰霾。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