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三毛的美麗和風華(下)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三毛-白沙灣。(謝春德攝)
三毛-白沙灣。(謝春德攝)
三毛-在風中。(謝春德攝)
三毛-在風中。(謝春德攝)

下車吧!

到了淡金公路旁的白沙灣,我們下車了!

三毛跑在前面對著沙灘邊跑邊呼喊!我和攝影助理二人卻步履沉緩的跟在後面,因為我們背了不少沉重的攝影器材,正準備今天好好的打造「沙漠中的旅人」!

錯了!

不是我要打造沙漠中的旅人三毛,應該說三毛要帶我們進到她想像中的沙漠,然後我們要在沙漠中靠自己去流浪!

你看!她說故事的神情,歷歷地重現著她當時實體的經歷,好像可以穿梭在她當下風中流轉的時光,又可以從她說話的語氣呼吸到當時溫度的變化。

她就是這麼引人入勝,迷人幽默!

相處多日後,「我不喜歡三毛」竟不知不覺地消失了。

「往前!走!再繼續走!」卡嚓!

「好!站住!不要動!」卡嚓!卡嚓!

「春德,我好渴喔!」

「好!等一下!妳先從左邊跳到右邊!」

「不對!再一次!來!跳!」卡嚓!

「很好!再一次!」卡嚓!

「再一次!」卡嚓!卡嚓!卡嚓!

「春德!我想多跳幾次!」

「我沒力氣了!....可以給我水喝嗎?」

看著她喝水的樣子,我終於知道,其實三毛是個可愛又狂野的女孩!

2021年

此刻,我正瞇著逐漸疼痛的眼睛,對著電腦螢光幕修復45年前拍攝三毛的彩色底片。這些底片都已經退色了,有的甚至龜裂長滿霉菌。從1976年拍攝當天到2021年的今天。我不知道45年代表的是什麼!

但在日復一日的修片中,我修復了當時遺失的時代記憶,也找回了和三毛相處經歷中迷人之處。

有一天在修片中我記起三毛在沙灘上飛躍起來,將白沙高高地揚起,那顏色就好像天空要擰出寶藍的油彩般引誘人。這時的她是多麼狂野、多麼強大!

知道嗎?我發覺妳獨處時常常會陷入一陣荒涼的寂寞,同時也在那一刻妳才顯得剛強!我在拍妳時,可以感覺妳內在的力量源源不絕的從身體釋放出來。可是當妳一停止活動,就會很快的又陷入那屬於自己內心的荒涼。所以我不停地指揮妳來回跳躍,而妳也樂在其中,不是嗎?

三毛在給我的信中提到最好的人像照,是趁被拍攝者不注意時拍下的,她認為那是最自然的。在我二十歲之前也有同感,且以這種方式拍攝人像,那時因為個性害羞,甚至連照相都想藏起來的年少歲月。

當兵時我的編制在照相組,第一次拍阿兵哥自殺的屍體時我一直嘔吐。後來在金門也參加兩次拍攝槍決士兵的經驗;連續三響槍聲後刑場變得很超現實,等聽到自己按下照相機快門那一刻才回到現實世界。才認真的看到自己。

原來在真實世界裡我們都在扮演多重角色,討好每一個你在意的對象;想想看!我們在面對自己不同家人時,他們各自對我們的觀感也是不盡相同,所以你認為那個面貌才是真實的。拿照相機的是我啊!而我就是要拍出心中的你啊!

肖像攝影大師卡許Yousuf Karsh當年拍英國首相邱吉爾,看著邱吉爾正要點燃雪茄時,卡許突然向前搶了他手上的雪茄,邱吉爾馬上以怒臉相向,說時遲那時快,卡許瞬間按下快門,拍下了那張經典的肖像。

這三個月來我一面修整三毛的底片,一面喃喃自語的自問自答。

修整完成十五張妳的照片後,發覺其實妳是一個可愛又狂野的女孩。

看!

妳把流浪 當成愛的旅人!

妳也把愛 造成夢來娛人!

三毛

我真的不喜歡妳嗎?

(《三毛,1976謝春德攝影展》即日起至11月14日止於谷公館MICHAEL KU GALLERY展出,地址: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1號4樓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