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凍了40年的蒙古野馬細胞,是這個瀕危物種的復育希望!美國科學家成功孕育第一匹「複製蒙古野馬」

周欣蓉
·3 分鐘 (閱讀時間)

矮小結實的蒙古野馬目前已在野外滅絕,僅存的兩千多頭個體都是在動物園或野生動物復育地生活。不過美國的科學家利用被冷凍40年的蒙古野馬細胞,今年8月成功複製出一頭蒙古野馬。《美聯社》14日指出,這頭小複製馬目前雖仍與媽媽一同生活,不過一年後就可加入園區的蒙古野馬群。科學家期盼牠能讓蒙古野馬的基因庫更為豐富,並且繼續繁衍壯大這個已經瀕危的稀有物種。

隨著科技蓬勃發展,科學家至今已成功複製出二十多種動物,包括狗、貓、豬、牛等。美國聖地亞哥動物園(San Diego Zoo)、加州的動物保育組織Revive & Restore、 還有德州的生技公司ViaGen Equine讓這份清單多了一種動物。園方今年9月4日發布消息,表示成功以40年前的冷凍細胞複製出全球第一匹複製蒙古野馬(Przewalski,或稱普氏野馬)。這頭名叫庫特(Kurt)的小野馬,也讓這個瀕危物種迎來物種復育的曙光。

2個月大的庫特是一匹克隆的蒙古野馬。(美聯社)
2個月大的庫特是一匹克隆的蒙古野馬。(美聯社)

2個月大的庫特是一匹複製的蒙古野馬。(美聯社)

「庫特」這個名字,來自「冷凍動物園」(Frozen Zoo)創立者庫特・貝尼施克(Kurt Benirschke)。隸屬聖地牙哥動物園的「冷凍動物園」,並不是一間真的動物園,而是一個冷凍保存瀕危物種遺傳物質的機構。庫特的父親已在1998年過世,但科學家早在1980年已經抽取了牠的細胞,並在冷凍40年後植入一個被摘除細胞核的馬匹卵子之中。今年8月6日,小庫特終於順利誕生,科學家相信他的所有基因與遺傳特徵都與牠未曾謀面的父親一樣。

蒙古野馬2011年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正式被提議為「瀕危」,有限的基因庫讓他們繁殖處劣勢。由此,庫特的誕生對聖地牙哥動物園來說十分重要,為他們的瀕危動物復育之路點亮了一盞燈。負責園區營運的聖地亞哥動物園全球組織首席生命科學家鮑伯維斯(Bob Wiese)表示:「這隻小馬身上的遺傳基因將為蒙古野馬繁衍帶來更多遺傳變異。」

蒙古野馬2011年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正式被提議為「瀕危」,庫特的誕生可以說為瀕危動物復育之路點亮了一盞燈。(翻攝自聖地牙哥動物園保育研究所官網)
蒙古野馬2011年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正式被提議為「瀕危」,庫特的誕生可以說為瀕危動物復育之路點亮了一盞燈。(翻攝自聖地牙哥動物園保育研究所官網)

蒙古野馬2011年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正式被提議為「瀕危」,庫特的誕生可以說為瀕危動物復育之路點亮了一盞燈。(翻攝自聖地牙哥動物園保育研究所官網)

史密森尼國家動物園(Smithsonian’s National Zoo)生物保護研究所(Biology Conservation Institute)指出,蒙古野馬的足跡起初遍佈歐、亞洲,但由於人類及其它動物的入侵,野馬群逐漸被逼出歐洲,被迫向東遷移至戈壁沙漠等亞洲地區。如今全世界蒙古野馬僅存約2000匹,除動物園外,我們只能在蒙古、中國及哈薩克(Kazakhstan)的復育地點發現蒙古野馬的蹤跡,其餘野生群體已經完全滅絕。

全世界蒙古野馬僅存約2000匹,除動物園外,只能在蒙古、中國及哈薩克(Kazakhstan)發現他們的蹤跡。(by Erdenebayar@pixabay)
全世界蒙古野馬僅存約2000匹,除動物園外,只能在蒙古、中國及哈薩克(Kazakhstan)發現他們的蹤跡。(by Erdenebayar@pixabay)

全世界蒙古野馬僅存約2000匹,除動物園外,只能在蒙古、中國及哈薩克(Kazakhstan)發現他們的蹤跡。(by Erdenebayar@pixabay)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搜出39顆地雷、28顆未爆彈!非洲巨鼠在柬埔寨拯救無數性命,退休前獲頒「動物勇氣獎」
相關報導》 美國種族歧視暗黑史》把非洲黑人關猴籠,與猩猩一起展示! 紐約動物園114年後終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