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兵助哈薩克鎮壓示威 俄成最大贏家

·5 分鐘 (閱讀時間)

哈薩克政府突然取消液化石油氣價格上限,導致價格暴漲,引發包括第一大城阿拉木圖(Almaty)在内的城鎮爆發大規模抗議,迫使哈薩克當局請求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公約組織」(CSTO)岀兵平亂。分析指出,這是CSTO成立近30年來首次出兵,幫助成員國「平亂」,使俄羅斯成為最大贏家,但俄羅斯岀兵也有自己的考量。

能源政策引動亂 哈薩克求援CSTO

中亞能源大國哈薩克突然從今年元旦起,取消液化石油氣(LPG)價格上限,導致價格暴漲,立即引爆民眾自發性的大規模示威,並擴展到第一大城阿拉木圖和其他城市,造成民眾衝進政府大樓、縱火和破壞建築等事件。

哈薩克政府雖然宣布推翻原來決策、接受政府總辭,依然無法平息民怨,轉而展開強力鎮壓、宣布宵禁、進入緊急狀態,並向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公約組織」(CSTO)求援。

根據俄羅斯新聞社,俄羅斯宣布派遣「維和部隊」前往哈薩克協助維穩,截至7日,CSTO的6個成員國中,有俄國、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和塔吉克派岀大約2,500名兵力進入哈薩克。這是CSTO成立近30年來的「第一次聯合軍事行動」,以平息成員國的內部動亂。

鎮壓過程中已知有26名示威民眾被軍警打死,3千多人遭到拘留,但也有18名警察和國民警衛隊人員在動亂中喪生。

CSTO首次出兵 助成員國「平亂」

在過去,CSTO都不願涉入其他成員國的內部衝突。2010年,吉爾吉斯境內的吉爾吉斯族和烏茲別克族爆發種族騷亂,CSTO拒絕提供援助;最近的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衝突,CSTO也沒有介入。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The Atlantic Council)史考克羅戰略與安全中心(Scowcroft Center for Strategy and Security)的高級研究員艾許福特(Emma Ashford)在該理事會的部落格指出,這些事件引發的效應可能超越這個地區。

艾許福特表示,哈薩克是重要的能源供應國和轉運國,如果這些示威嚴重到足以打亂能源的轉運,他們就可能對哈薩克的政治重要性,產生不成比例的連鎖經濟效應。

俄羅斯成最大贏家

阿拉木圖的評論家巴特列特(Paul Bartlett)在「日經亞洲(Nikkei Asia)」撰文指出,從俄羅斯的角度來看,俄羅斯可能是這次出兵的贏家。

首先,哈薩克北部是境内第二大族群俄羅斯人的大本營;但在哈薩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高張之下,莫斯科原本就在想方設法要強化俄羅斯對哈薩克的影響力。

其次,俄羅斯出兵平亂,現任哈薩克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就欠了俄羅斯人情。他可能會發現,很難抗拒俄羅斯擴大勢力範圍的壓力。目前俄國手中有好幾張牌,從承認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到哈薩克加強俄羅斯語的地位等。

大西洋理事會歐亞中心(Eurasia Center)高級研究員柯恩表示(Ariel Cohen)進一步指出,「悲劇的是這場動亂發生的時機,正值俄羅斯如火如荼向東、向西打造帝國模式之際。」「CSTO的行動正在發展,我不會排除,哈薩克北部會突然請求『俄羅斯媽媽』保護,以對抗『外國訓練的恐怖份子』,而這可能導致哈薩克瓦解。」

示威引發動亂 中亞鄰邦憂心

其他前蘇聯國家,尤其哈薩克的中亞鄰邦,也在密切關注抗議動亂的情勢,因為哈薩克發生的事件,可能激發其他地方的反對派力量。

哈薩克前總統納札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在統治30年後,雖然於2019年將政權交給現任的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但在實際上,托卡葉夫只是魁儡,納札爾巴耶夫及其内圈人士不但持續對政局發揮影響力,更在全國陷於貧窮的情況下,為他們自己與家族累積了大量財富。

這就是為什麼這次調漲能源價格卻引爆民眾自發性大示威,並將訴求從經濟問題擴大到更廣泛的政治自由化的主要原因。

吉爾吉斯將哈薩克的動亂視同該國2020年10月大選後的政治動盪,最終導致總統秦貝科夫(Sooronbai Jeenbekov)下台。

在哈薩克的示威中,可以見到,許多示威民眾顯然是心懷不滿的年輕人;而塔吉克和烏兹別克的人口結構中,正以30歲以下的年輕人佔多數,而且這些年輕人同樣面臨希望政府為他們創造就業機會的局面。

俄羅斯也有自己的擔心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記者畢列夫斯基(Dan Bilefsky)指出,這次示威運動意義重大,因為在此之前,哈薩克一直被視為一個不穩定地區裡的政治和經濟穩定支柱,儘管這種穩定的代價是扼殺不同聲音的壓迫性政府統治。

抗議活動的另一層重要性在於,由於哈薩克一直與俄羅斯結盟,俄羅斯總統蒲亭將哈薩克視為俄羅斯勢力範圍的一部分,其政經體制差不多可以說是俄羅斯的翻版。

對克里姆林宮而言,這些示威事件意味著鄰邦的專制權力可能又一次遭遇挑戰。這是繼2014年烏克蘭和2020年白俄羅斯爆發民主抗議以來,俄羅斯的盟國出現的第三次反專制抗議。當俄羅斯試圖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等國彰顯經濟和地緣政治實力之際,這些混亂可能會削弱莫斯科在這個地區的影響力。

示威象徵 納札爾巴耶夫時代落幕

在俄羅斯提供協助後,托卡葉夫可能會以有條件支持莫斯科來鞏固他的地位。如果情況如此發展,將標誌著納札爾巴耶夫時代的真正落幕。

在距離第一大城阿拉木圖(Almaty)3個小時的塔爾迪庫爾幹(Taldykorgan),民眾推倒了納札爾巴耶夫的塑像,這已經展現,即使已經被列為「國家領袖」,也不是碰不得的。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鎮壓起義動亂後 哈薩克總統:已大致恢復憲法秩序
哈薩克陷動亂 俄羅斯以集體安全為名出兵
哈薩克暴動加劇全國緊急狀態 白宮與聯合國呼籲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