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台灣的製片在法國打拚 王琮買下老戲院藏辛酸

·2 分鐘 (閱讀時間)
監製王琮2012年買下巴黎老戲院3 Luxembourg,以放映藝術電影為主。(王琮提供)
監製王琮2012年買下巴黎老戲院3 Luxembourg,以放映藝術電影為主。(王琮提供)

2012年夏天,監製王琮買下一家巴黎老戲院3 Luxembourg,一圓電影夢。他坦言,經營藝術電影院面臨的困難是影音串流平台興起,「幸虧這些平台目前還沒有做藝術電影。」 

他說:「平台出現之前的困難是,世界各地的電影觀眾都在萎縮,尤其是藝術電影。」還好他戲院的所在區域有熟齡觀眾,隱憂是這些觀眾也日漸老化。

為了要和其他戲院競爭,必須經營出特色,「我們收購之後花了一段時間去尋找它的特質,讓更多年輕導演的作品在我們這裡首映,以吸引年輕觀眾。」

買下電影院除了是熱情,也是投資。只不過以放映藝術電影為主,所以投資報酬率不高,至今還沒回收,但至少沒有賠,「已經算不錯了。」買下戲院的機緣,除了剛好有朋友要收購,另一個理由則與他的移民身份有關:「講起來可能會有點心酸,但這是事實,我從來沒對外說過。」

王琮除了製片工作,還在巴黎經營藝術電影院,除了熱情,對事業也有加持效果。(王琮提供)
王琮除了製片工作,還在巴黎經營藝術電影院,除了熱情,對事業也有加持效果。(王琮提供)

 

王琮表示,自己畢竟是在海外的華人。雖然在法國長大,有法國籍,也在當地服兵役,可是當地電影產業競爭激烈,他早期與蔡明亮導演起家,是做台灣電影的製片,因此常有些人帶著種族歧視的眼光看他。

當他在法國成為一家電影院的老闆,身份更加穩重,意思是外界不要再因出身而質疑他。「我就是法國的製片,而且我在這裡有電影院。如此可以加持我的事業,這方面很重要。我很榮幸能以台灣人的身份融入法國社會,可是面對商場質疑,至少這件事讓我比較可以得到認同和尊重。」

這兩年受疫情衝擊,戲院經營也受到影響。所幸法國政府有補助政策,加上後來電影院重新開放,票房回流率還算不錯,「當然整體年度是很慘,可是政府會根據你過往收入的百分比來補助,所以還算ok。」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富二代深山取樂失控全變吸血鬼 鍾瑶拍《詭祭》伺機搭上國際片商
「20分鐘創投提案會議像相親」 資深製片透露吸金祕笈
年輕導演籌資拍長片挑戰多 法國政府提供8成資金支持創作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