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國「戰狼」外交章法有點亂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戰狼”外交代表人物、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2020年5月提出,美國軍事運動員將新冠病毒帶到了武漢,導致中國這個城市成為全球新冠疫情爆發的起點。

美國對這一沒有任何公開證據支持的斷言表示憤慨,當時趙立堅的同事中也沒有人站出來支持他。

14個月過去了,趙立堅再次提出這個指控。這一次,他的上司華春瑩和中共官媒也加入進來,要求美國公布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軍人患病病例數據,並邀請世衛專家調查華盛頓附近的德特裡克堡實驗室和其他生物實驗室。

專家和外交官認為,中國政府加倍強調沒有根據的新冠病毒起源說,是為了轉移國際社會從疫情處理到人權等問題越來越激烈的批評。中國同時對西方國家的人權記錄進行抨擊。

科學家們的普遍看法是,新冠病毒很可能源自中國,大概是通過野生動物市場傳播到人,盡管從武漢一個實驗室洩露的說法最近得到了更多關注。

專家和外交官認為,北京的“戰狼”外交雖然在國內很受歡迎,但是隨著國內仇外情緒的積累,它可能會放棄改善與西方的關系。

"他們正在告訴世界上其他國家,他們在為自己的利益而戰。"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亞洲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說, "我相信這在中國國內能產生共鳴。"

她說,她不確定中國希望通過這種做法在外交上達到什麼目的。"也許他們想非常明確地向美國發出信號,'你們的辦法不靈--試試別的辦法吧'。"

在被問及中國的戰略時,華春瑩周五(8月20日)說,中方希望同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發展良好關系,但是獨立主權國家間發展友好關系必須基於相互尊重,平等互利。

但是,針對她所說的美國的污蔑,她在一次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說:難道有人以“莫須有”罪名對中國口誅筆伐時可以如狼似虎,而中方卻只能做“沉默的羔羊”嗎?

執政七個月後,拜登總統在很大程度上延續了其前任特朗普對中國的對抗路線。雙方的高級別會晤似乎收獲了彼此的惡感。

今年3月,在阿拉斯加舉行的一次緊張的會晤中,中國的最高外交官公開抨擊了美國的外交政策和對少數民族的歧視。他的美國同行們似乎被嚇了一跳,稱其為 "嘩眾取寵"。上個月在天津,雙方都列出了要求清單,但似乎沒有進行任何談判,同時中國指責美國制造"假想敵"。

拍胸脯打包票和 "那你們又怎樣主義"

牛津大學中國歷史和政治學教授米特(Rana Mitter)說,在中國高度控制的媒體環境中,一種說法已經深入人心,那就是中國受到西方國家更多的攻擊。

中國嘲笑一種陰謀論,即認為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的國家實驗室洩露——此說得到部分美國共和黨議員的認同,但是並沒有得到美國情報機構的支持。然而,北京正在力推動同樣性質的陰謀論,認為該病毒於2019年從馬裡蘭州德特裡克堡的一個實驗室中洩露而來。

為了反擊對新疆穆斯林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政策的指控,中國歡迎"黑人的命也是命 "等美國反種族主義口號。

路透社資料庫顯示,中國的外交官在公開評論中越來越多地提到人權和德特裡克堡,以此傳遞一個信息,即西方國家沒有資格批評中國——他們自己也應該被調查。

一些觀察家發現,習近平在今年5月一次講話中語氣變得溫和了,要求努力塑造中國“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但他的外交官們似乎加倍地冒犯了西方國家。

"這是'那你們又怎樣主義'(whataboutism)。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因為沒有其他更有效的策略,"葛來儀說。如果新冠疫情的處理已經讓北京丟分,那麼這種策略"讓中國的形象變得非常糟糕"。

在外交官和中國官媒的鼓動下,超過2500萬中國人簽署了一份請願書,要求世衛組織(WHO)調查德特裡克堡實驗室。該實驗室因安全問題於2019年8月暫時關閉。

在回應這方面的提問時,世衛組織提到了一份關於新冠病毒溯源的聲明,其中呼籲 "所有政府在次問題上去政治化"。德特裡克堡實驗室沒有回應評論請求,但已經告訴美國媒體那裡沒有洩漏。

本周,中國抓住阿富汗首都被塔利班叛亂分子攻陷這一事實,證明美國沒有資格談論人權問題。

一位駐日內瓦的西方外交官說,中國歷來反對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 "點名羞辱",但今年自己開始這樣做了,這是一個 "轉折"。

"這主要是表演給中國國內民眾看——拍胸脯打包票——但是對外也有更多想法,他們試圖用不同的言辭來獲得支持。"

一些西方外交官說,中國的“戰狼“外交適得其反,而且信息傳遞的受眾並不明確。

"這有點亂了章法。"日內瓦的一位高級外交官告訴路透社說,"它具有很強的防御性和應急性。"

(路透社)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