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伊朗最有可能的反擊:5種網路攻擊報復

青年日報社

編譯蘇尹崧/綜合外電報導

美國空襲擊斃伊朗革命衛隊聖城部隊指揮官蘇雷曼尼後,外界憂心美伊之間原已激烈的網路攻防,恐將大幅升級,專家更進一步分析,伊朗網攻報復形式可能包括「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DDoS)、駭入並刪除關鍵數據資料、攻擊與破壞工業控制系統、包括假訊息在內的資訊作戰,以及透過網路間諜活動蒐集情報,供實體軍事行動使用。

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EIP)網路政策研究員、前國防情報局(DIA)資深伊朗情報分析師貝特曼警告,伊朗是網路戰領域的「創新行為者」之一,因此可能會採取美方「從未想過的攻擊概念」,或使用「從未公開的攻擊工具」。

伊朗據信2004年起就開始發展網路戰部隊,除監控國內資訊外,也負責報復國外勢力干涉伊朗與伊斯蘭事務,2012年起其網路戰行動日益積極,最大「受害者」即為美國區域主要盟友沙烏地阿拉伯。因此網攻已被認為是伊朗最有可能的報復手段,妨礙美國公共與私人網路使用、透過網路嘗試對美基礎設施造成永久性損害,並啟動資訊操作行動,以散布假訊息等手段影響美國政界。

貝特曼強調,由於伊朗渴望「血債血還」,美國除了防備短程彈道飛彈、反艦飛彈、快艇等傳統威脅外,更須注意伊朗以網路間諜活動引導的致命性攻擊行動,包括追蹤電話訊號以獲得某些高階官員或軍事單位的即時地理位置,藉此了解這些人的生活模式,並伺機發動恐怖攻擊或針對性暗殺等。

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副總裁路易斯指出,伊朗長年研究並監控美國的基礎設施和網路架構,使其有足夠能力發動攻擊;「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中東政策中心資深研究員拜曼則擔憂,對伊朗而言,網路報復無法取代具體暴力行動,因此大規模網路攻擊「可能只是個開始」。

伊朗可能以大規模網路攻擊進行報復,甚至藉此蒐集暗殺美國高官所需的資料。(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二選一)專家擔心,網路報復將無法讓伊朗滿足,恐引爆進一步衝突。圖為1988年遭伊朗水雷炸傷的美「羅伯茲號」巡防艦。(取自美國海軍網站)

(二選一)專家擔心,網路報復將無法讓伊朗滿足,恐引爆進一步衝突。圖為1988年遭伊朗水雷炸傷的美「羅伯茲號」巡防艦。(取自美國海軍網站)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