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被馬斯克忽悠了:比特幣衝刺6萬美元失敗,37萬人被埋

·9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仉澤翔,編輯:賈陽,36氪經授權發佈。

比特幣遭遇「里程悲」。

一夜驚惶。在過去的24小時內,伴隨著全球金融市場的冷卻,比特幣與A股、港股、美國三大指數一同回調。在一天時間裡,比特幣從58332美元的歷史高位暴跌至最低47650美元,單日暴跌超過13000美元,跌幅最高超過20%。

面對猩紅色的大盤,有投資人驚呼,如果本輪大跌發生在半年前,比特幣的總值將會直接歸零。

要知道,2021年開年至今,比特幣的價格一再刷新人類對於財富的想像。不到兩個月,比特幣的價格暴漲超過80%;如果從半年前算起,漲幅更是達到可怕的350%。比特幣的總市值也一度突破1萬億美元大關,超過騰訊控股的總市值,排在蘋果公司、亞馬遜、谷歌等硅谷巨頭之後。

資產泡沫終於還是破裂了。猝不及防的跳水讓「比特幣暴跌」由此登上微博熱搜第四名。比特幣跌至48000美元以下時,全網爆倉金額在一分鐘就新增90億元。截止發稿前,24小時內,爆倉人數超過37萬人,爆倉資金總計242.9億元。比特幣合約市場一片慘烈。

01 衝刺6萬美元失敗

比特幣的閃崩來得毫無徵兆。

此前,有消息稱,持倉大戶傳MicroStrategy轉出54753枚比特幣至Coinbase。但據OKLink數據顯示,截至目前,該賬戶並未有相近數目的轉賬記錄。全球各大上市公司關於比特幣的持倉截至23日也並未出現大額變動。

Micro Strategy是目前持幣最多的上市公司,共計擁有7.1萬枚比特幣,比特斯拉足足多出近3萬枚。該公司的創始人邁克爾‧賽勒是比特幣的長期擁躉,他曾在一次採訪中表示,「在擴張的貨幣環境中,人們想要稀缺的資產,世界上最稀缺的資產是比特幣,它是數字黃金。」

馬斯克也正是在邁克爾‧賽勒的影響下逐漸下場試水的。2020年12月21日,兩人曾在推特上討論,將特斯拉的資產負債表轉換為比特幣的可能性。賽勒則建議馬斯克將特斯拉資產負債表從美元轉換為比特幣,並認為這將給股東帶來巨大好處。

這次簡短的對話被認為是本輪行情的起點之一。

說幹就幹。特斯拉隨後在3.3萬美元價格附近購入比特幣。據韋德布什證券(Wedbush Securities)高級股票研究分析師Daniel Ives估算,以當前幣價計算,特斯拉此前購買的15億美元比特幣將為特斯拉帶來約10億美元的利潤,遠超其2020年7.21億美元的電動車銷售利潤。

當真是賣車不如炒幣。

主流機構和上市公司的入局成為最近幾個月比特幣大漲的誘因。據OKLink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全球共計24家公司公開持有比特幣,合計持倉14.98萬枚,總市值約76.7億美元。

Daniel Ives在當地時間2月22日接受CNBC採訪時稱,未來18個月內將有3%至5%的上市公司跟隨特斯拉購買比特幣。

火幣聯合創始人杜均也對全現在分析稱,目前參與比特幣市場投資的主要是三類投資人:機構投資者(以對沖基金、家族基金等為代表)、上市公司(如特斯拉、Microstrategy)、個人投資者。

2021年1月21日,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披露,旗下至少兩隻基金公司正在關注加密貨幣領域,且該公司已批准至少兩隻基金可投資比特幣期貨產品。貝萊德公司表示,可以在貝萊德戰略收益機會基金和貝萊德全球配置基金下使用比特幣衍生品等資產。

在國內市場,嘉實基金董事總經理洪流也於近日路演中提及,比特幣正成為一個新的資產配置類別,被機構投資者和全球頂級富豪關注,這對黃金資產造成了一定的壓力。

以長期持有貴州茅台著稱的東方港灣投資公司董事長但斌也於近日擁抱了比特幣,他在微博中表態稱,「已購買1%的比特幣ETF基金,雖然有點晚,但想通了就踐行!希望保持對新生事物的好奇心!」

最近一個段子流傳甚廣,茅台和比特幣=全球資產價格之錨,果不其然,兩者泡沫緊跟著破滅。

在眾多資本的看好之下,可以說,在2月22日啟動的這次「大閃崩」之前,比特幣已經做好了衝擊6萬美元大關的準備。

就像去年的特斯拉,其瘋狂漲勢讓價值投資者質疑並畏懼。漲勢不息的行情下,空頭們只得到了刻著「理性」的墓碑。

而比特幣行情並非永動機。這一次大漲的邏輯無比簡單,甚至可以把原因簡化為美聯儲手中的龍頭開關。

02 監管層來了個強硬派

從消息層面分析,本輪幣價暴跌是由監管層的嚴厲態度導致的。

美國財長耶倫於北京時間2月22日晚間表示,比特幣經常被用於非法融資,其應用效率低下,比特幣具有高度的投機性,投資者應該當心。數字貨幣可能導致更快、更低成本的支付,但許多問題需要研究,包括消費者保護、洗錢。

耶倫向來是比特幣的堅定反對者。在擔任美聯儲主席時,她曾不屑地直言,「自己不是比特幣的粉絲。」

歐洲央行也對比特幣懷有戒心。2021年1月13日,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在出席會議時表示,比特幣是一種「高度投機性的資產」,並助長了一些「應該受到譴責的活動如洗錢」,「全球範圍內應當建立共識性的監管」。

監管無疑是比特幣上漲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在中國數字貨幣交易早已被視為違法行為。美國雖然不禁止數字貨幣交易,但對仍有一大批強硬派監管層在對數字貨幣發行方施加壓力。此前美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SEC)曾指控數字貨幣ripple存在未經許可發行、拉盤牟利等欺詐行為。

對於負面消息影響大盤的情況,杜均較為無奈,比特幣的「價格反映的是投資者願意為其支付的意願,背後實際是投資者的情緒面,而消息面對這種情緒影響極大」。

從比特幣誕生之日起,擁躉們就期待這個理想國一般的貨幣產品有朝一日可以成為「數字黃金」。

在美聯儲寬鬆下,大量資金都進入黃金市場避險,避險屬性的黃金迎來歷史行情。比特幣也成為流動性外溢的受益者。

時至今日,比特幣的「黃金夢」在某種意義上已經實現,在單價突破5萬美元時,一個比特幣的價格就已經超過了一公斤黃金。

但比特幣的劣勢也很明顯,沒有國家主權信用背書與歷史積澱。

幣安中國區塊鏈研究院首席研究員Alan告訴全現在,比特幣機制中所具有通縮性、稀有性、價值存儲等,很好地符合了數字黃金的概念。但相較於黃金而言,比特幣仍然是另類投資品,需要達到更多用戶的共識才能逐步成長為數字黃金。

而除了各國監管層紛紛發佈監管意見,給比特幣潑冷水,更為核心的問題是資金面的轉折。

隨著市場將更高通脹和更強勁的經濟復甦計入價格,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本月從年前的不到1%急速躍升至1.37%,市場擔心美債利率飆升將對股市及其它資產形成衝擊。

而資金面恰恰是比特幣本輪上漲的根本原因。在接受全現在採訪時,杜均將本輪暴漲定義為一場以華爾街資本為代表的傳統金融資金溢出到比特幣市場的「流動性牛市」,「比特幣暴漲帶來的財富效應引發投資者Fomo(害怕錯過)情緒進一步將價格推向新高。」

受美國財政部去年以及今年將推出超大額刺激方案影響,金融市場在QE中狂歡。杜均分析,政策刺激下投資者尋求新的資產價值窪地以獲得抗通脹和升值的潛力,其波動性和股票更接近,由於體量較小,隨著機構投資者風險偏好提升,比特幣成為了投資新寵。

馬斯克的炒幣行為背後,也有這種相當合理的邏輯。「當法幣實際利率為負時,只有傻子才不另找機會呢。」

在此次大跌前,比特幣已經越來越有泡沫跡象。浙商證券分析師李超在研報中指出,歷史上重要的三次資產價格泡沫中,其標的資產皆有稀缺性特徵。包括17世紀的鬱金香熱,18世紀的密西西比泡沫和南海公司泡沫。比特幣的底層技術也使其具有稀缺性,這也是資產價格泡沫的重要特徵。

行情未結束前,摩根大通分析師在18日曾對比特幣上漲的動因提出質疑。他認為,比特幣這輪漲幅主要是由個人投資者資金推動的,因為機構投資人流向主要信託及期貨市場的資金總計僅110億美元。而散戶資金的流入可能也放大了機構的資金流。因而,比特幣目前的價格水平難以為繼。

在對數字貨幣有信仰的杜均看來,一般市場投資者都會高估資產短期價值而低估長期價值,數字貨幣表現得更明顯。目前數字貨幣並不具有成熟的估值體系,比特幣短期被外界認為存在泡沫嚴格來說是法幣定價帶來的價格泡沫,比特幣本身是不存在泡沫的,因為比特幣本身供給是固定不變的2100萬個,2140年之後就沒有新的供給了。

拋開放水、投機因素不談,在上漲的過程中,比特幣做為數字社會價值基礎的共識正在進一步擴大。

但不可否認,全民的炒作、行情的暴漲暴跌仍是喧賓奪主的重頭戲,這離中本聰的設想早已相去甚遠。

比爾‧蓋茨在近日的一次訪談中表示,「埃隆‧馬斯克有很多錢,他非常老練,所以我不擔心他。如果你沒有埃隆那麼多的錢,還是小心點吧!」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