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路修:俄羅斯「懶蟲」模特如何成為中國的「喪文化」偶像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在電視真人秀中被踢走可能不是值得慶祝的事情,但是對於這個俄羅斯人來說,這是夢想成真,他的不尋常經歷讓他成為中國「喪文化」的偶像之一。

弗拉迪斯拉夫·伊萬諾夫(Vladislav Ivanov)以他的藝名利路修而成名,他是目前在中國網路上最炙手可熱的明星之一。

他那感到厭悶、冷漠無情的臉孔佔據了社交媒體,成為了各種標籤和表情包。成千上萬的年輕人把這位27歲的年輕人視作「喪文化」的新象徵,這是一種以悲觀和冷漠為中心的青年亞文化。

這一切始於他做出一生中最糟糕(又可能是最好)的決定。

被困真人秀

今年稍早,利路修被邀請為參加騰訊真人秀《創造營2021》的兩位日本選手教授中文,這個真人秀希望創造中國下一個轟動的男子組合。

這位在中國生活了幾年能說流利中文的俄羅斯模特同意了。

接下來,利路修的俊朗外表引起了節目製作人的注意。在2月初節目開始錄製的前幾天,製作團隊問他:你也想參加(真人秀)嗎?

他覺得自己沒什麼損失,就答應了。往後的採訪中他承認,當時他想嘗試新生活。

作為該節目90名參賽者之一,他旋即參加了男子組合的訓練營,經歷多個小時反覆的唱歌和舞蹈訓練,他的一舉一動傳播到中國各個角落。

根據報導,參賽者無法離開在海南島上設置的住所,他們被切斷了與網路世界的聯繫,無法使用電腦,甚至要交出手機。

利路修直截了當地承認,這不符合他的期望。

他在一次採訪中直言不諱地說:「我不想跳舞,也不太適合成為男子組合。所以我真的很累。我想在這個月回家。」

但想要離開辦法不多,據報參賽者簽署的合同列明,如果他們決定離開,將被處以巨額罰款,他們唯一能夠逃脫的方法就是觀眾們不投票給他們,讓他們離開。

因此,利路修決定要成為比賽中表現最爛的選手。

在一周又一周的時間裏,他都睡得很晚,在節目訪談中表現得悶悶不樂,無精打採地上課,抓緊一切機會在排練中偷懶。

正當其他參賽者滿懷感情唱出浪漫歌曲,或是以充滿活力的參加舞蹈競賽時,利路修兩度以低氾沉哀怨的方式唱俄語饒舌歌,希望隨便應付比賽。

可悲的是,出乎他意料,觀眾們愛死了他的一切:疲態、面無表情的回答、被困在21世紀卡夫卡式噩夢中的低調沮喪。

該節目的製作團隊感受到他是觀眾的焦點,因此在編製真人秀時,刻意呈現他在節目中的不情不願。與此同時,他的粉絲暴增,他們讓給自己取名「筍絲」,多次投票給他,以確保他在演出中可以多待幾周,讓大家可以觀賞他在節目中苦惱的樣子。

就是這樣,這只不太涅槃的鳳凰脫穎而出,成為了中國的懶惰新星。

「喪文化」

中國的「喪文化」近年冒起,這是一種對無目的無希望行為的推崇,大多體現在網上流行的笑話或表情包。這種網紅事物被用於奶茶等商品的推廣之中。

一些網路文章分析稱,這種文化可以追溯到2016年7月「葛優躺」劇照的走紅。這張劇照出自1993年播出的情景喜劇《我愛我家》的第17、18集《不速之客》,劇照中由葛優飾演紀春生身著碎花短袖衫癱躺在沙發上,眼神空洞迷離,隨後該劇照被廣泛傳播並配上文字製作成表情包。之後擴展至漫畫角色佩佩蛙(Pepe the Frog)、日本漫畫角色懶蛋蛋(fried egg)、美國動畫馬男波傑克(Bojack Horseman)等。

中國共產黨近年來以「正能量」作宣傳口號,為中國建構了成就導向的文化,一些分析認為,「喪文化」的出現,是對這種主流思想展現夢想幻滅的抗拒。

專家們說,與前幾代人相比,現今年輕人面對不平等和失業率惡化的問題,加上主要城市的房價上漲,許多人髮現傳統的打工賺錢買房子的目標,變得越來越難以實現。

寧波諾丁漢大學的數字媒體與文化研究副教授陳志偉博士(K Cohen Tan)說:「中國的大部分地區已經擺脫貧困,但是青年人實現夢想的願望變得越來越困難,因為與父母和祖父母輩相比,社會不平等程度更大。」

「因此,這是一個巨大的障礙,但與此同時,希望他們做好的期望並沒有變。」

堪薩斯大學中國現代文學與文化副教授脊肖慧博士說,「喪文化」代表著「一種虛幻的烏托邦,讓年輕人可以擺脫日常疲憊、充滿焦慮的生活」。

肖博士告訴BBC,大流行加劇了2021年中國觀眾的無力感,與利路修那尋求放鬆的精神產生了共嗚。

利路修的表情包在網上走紅,表情包上有他演出時經常使用的短語,例如「我真的很累」、「我們何時下課」和「我想請假」,都變得風靡一時。

陳志偉博士說,利路修對於必須努力工作感厭倦,反映了許多年輕人對中國臭名昭著的「996」工作文化時的挫敗感,即是所謂人們一周工作六天,從早上九點工作到晚上九點。

他對BBC說:「這種被困無助的感覺,是許多年輕人的感受,他們工時很長,但即使心底裏想卻也無法辭職。」

節目一個轉折點是利路修因平平無奇的表現而被評為F級,他回應說:「F代表自由(Freedom)。」

陳志偉博士說,利路修的說法立刻改變了一種看法,許多中國年輕人害怕取得不好的成績,但現在這個不好的成績諷刺地成了一種集體呼喚,反映大家想「從許多人面對的壓力中獲得解放的渴望」。

「如果你愛我,就不要支持我」

也許唯一討厭利路修成為懶惰偶像的人是利路修自己。

在節目中他透過一段又一段視頻懇求粉絲說:「如果你愛我,請不要支持我。」

兩周前他終於實現願望,鬆一口氣,因為他在待了三個月的節目中,終於被投票踢走。

在那一集,他與其他參賽者一起在舞台上揮手,然後他趕緊衝向出口,製作人員緊追不捨。

不久之後,他的官方微博上彈出了一個新帖子,儘管不知道是他還是該節目的製片人所寫的:「謝謝大家的支持,我終於可以下班了。」

自從離開節目以來,他一直保持低調,不太跟媒體講話。他沒有回應BBC的採訪要求。

他拒絶告訴中國媒體下一步的打算,只是含糊地說:「我不想自由受到限制。」

但是,有跡象表明,他打算憑借新冒起的名聲賺錢。上周末,他在自己的微博帳戶上插入了一個手機遊戲,並加上具有諷刺意味的標籤:「在勞動節工作的利路修」,他與另一位遊戲開發商達成了協議。

當然,中國新加冕的懶神目前似乎正在享受當之無愧的休息時光。

本周,他在Instagram上發佈了一張自己躺在牀上的照片,用英語,普通話和俄語混合:「終於可休息和放鬆」。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葉慧儀對本文亦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