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太怠惰? 歷史會怎麼看蔡英文

政事觀察站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以「改革,挺下一代」為主題的民進黨全代會落幕了。蔡英文總統在會中以「改革與反改革的對決」、「進步與退步的對決」,來定義年底縣市長選舉的意義。

蔡英文的說法,相當程度上是重複了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在今年2月說的,「要讓國民黨再輸一次,讓台灣再贏一次」、「反改革的力量才會死心」。但過去將近半年的時間裡,洪耀福的說法並沒有引起太大的社會共鳴;如今蔡英文又端出同樣的菜,其實讓人有點意外。

從洪耀福當初的談話到今天,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明明有將近半年的時間面對年底低迷的選情,卻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辦法。明知「萬惡國民黨」的政治提款機早已被提空、甚至早已變成民進黨的負債,卻只能繼續沿用陳年的老路數,看看能有多少的效果。

全代會上,民進黨縣市長參選人模仿德國隊,身著特製西裝、白球鞋亮相。在趕搭世足賽熱潮的同時,其實也恰恰反映出,現在的民進黨早已人模人樣地穿上西裝,不再是過去那個穿草鞋、接地氣、與基層同呼吸的那個民進黨。過往那個有理想、充滿自信的民進黨早已不復見,跟風、趕流行成了全代會的主要元素,成了新的「台灣價值」。

民進黨的權力中心中執會、中評會,出現創黨以來首次同額競選,這正是民進黨過去最詬病的黨國體制、宮廷政治,一切都早就私下喬好,只是形式上走個過場。全黨上下「一堂和氣」,既然沒有任何異議,自然也沒有任何需要檢討、反省之處。

蔡英文在全代會中對國民黨火力全開,指政府兩年急行軍也許姿態不夠優雅,但台灣環境真的太艱難,「過去的政府太怠惰,沒有急行軍,台灣根本來不及跟上全球局勢的改變」,把一切的過錯推給前朝。這樣的說法,就好比我今天回頭責怪我老爸不努力,沒有拚成王永慶,所以我沒有辦法大富大貴一樣。

民主政治是責任政治,政黨只對當下的民意負責。更精準一點的說,執政黨只對當下的多數民意負責,一旦失去多數的支持,就自然下野。所謂「爭一時也爭千秋」之類的說法,不過政客打高空的嘴砲而已。

民進黨政府在年金改革和反核兩大爭議政策,都一貫地習慣拖前朝出來分擔責任,指非核家園、年金改革都是馬英九曾經承諾或想做的事,然後蔡英文再進一步指責前朝怠惰。但試問,在20082012年大選,國民黨可曾有任何的競選承諾,或把年金改革或廢核四當作競選政見?

國民黨在20082012年獲得人民的授權,自然應該去落實國民黨對選民的承諾,而不是去執行民進黨的政見。所以馬英九在兩岸關係上「急行軍」,實現兩岸直航、開放陸客觀光,大幅改善兩岸關係。當時的馬英九政府,也不曾因為立場不同,就批評陳水扁政府怠惰。

民意如流水。民主政治的設計,就是相信選民的判斷,希望政府能夠實踐當下社會多數人的共同意志。715日、民進黨全代會的同一天,親綠的《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最新民調,僅33的民眾贊同蔡英文領導國家的方式、49不贊同。

蔡英文高調的指責前任「怠惰」,宣揚自己種種「改革」的政績。但在多數民眾眼裡,看到的卻是民意低迷的元首,充滿了剛愎、傲慢、不知反省。

從台灣民選總統以來,蔡英文無疑是權力最大的國家元首。馬英九上任之初,雖同樣有國會的絕對優勢,但國民黨的立法院沒有任馬英九予取予求,提名的監察院副院長沈富雄,就被國民黨立委打了回票。李登輝擔任總統時,提名副總統連戰兼任行政院長,大法官會議做成釋字第419號解釋,明確要求李登輝做「適當之處理」,只是加了兩職務「非顯不相容」的字眼,給李登輝留了面子。至於沒有國會多數的陳水扁,就更不用提了。

蔡英文的權力大,對制度的破壞也大。民進黨政府以改革之名,成立一個又一個的黑機關;一部又一部的法律,遊走在違憲邊緣。88800億的前瞻預算,是政府能擠出的最後一筆大型特別預算,後人幾乎沒有任何的舉債空間。運回核四的燃料棒,提前處核四死刑,也斷絕了台灣未來能源配置的其他可能。在全球競爭的關鍵時刻,兩岸關係的倒退,對兩岸競爭力的消長,也同樣會造成不可逆的影響。

前任的「怠惰」,某個程度上,其實是留給後任、後人改變、決定的空間。蔡總統的決絕、勇於任事,其實是剝奪了年輕人未來當家作主的選擇權,也限制了國家社會發展的格局。蔡總統在指責前任的同時,也該思考一下,繼任者會怎樣看待自己,歷史又會怎麼評價這位中華民國權力最大的女總統。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只固守不建軍 台灣恐淪為「南宋」
柯P靠學姐 完勝英馬扁
年底選舉民進黨「挫咧等」
胰臟癌無法手術怎麼辦?
葉俊榮和吳茂昆有差別嗎?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