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地質工程師:核四地底S斷層的真相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文/賴發奎 台大地質碩士/前地質工程師

關於公投17案有定見的讀者,最近應該看到與核四相關的各種資訊到處傳播,其中缺乏地質專業能力的公投同意方,刻意傳播錯誤的憶測甚至刻意捏造「學術詐欺」。筆者大學到研究所都是讀台大地質學系,29年前正好有機緣實際接觸核四廠區的調查,透過分享「S斷層」的實際證據與學術交鋒狀況,希望可將此議題更清楚地呈現給社會大眾。

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指出,核四底下有S斷層貫穿是毋庸置疑的。(示意圖/資料照)
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指出,核四底下有S斷層貫穿是毋庸置疑的。(示意圖/資料照)

1985年我開始在工程顧問公司擔任地質工程師,先後在南迴鐵路隧道工程與苗栗縣三義鄉鯉魚潭水庫引水隧道工程中駐場。在這兩個隧道工程中,駐場地質工程師是住在施工所裡,每次隧道開挖面炸藥爆破後,地質工程師就要進到現場觀察開炸面新露出的岩體,記錄岩性以及各種與應力分布相關的構造狀況,並評估最適用的支撐系統等級供施工單位參考。在那個年代的鐵路隧道工程與水庫引水隧道工程中,地質記錄與工程施作的連動關係已經非常密切。

當我聽到核四廠這樣的公共工程,竟然任由工程顧問公司僅派一位地質師每週看一次工地,實在無法想像施工品質,為什麼當初用如此草率的心態去建造一座核電廠?

在工程顧問公司做了駐場地質工程師後,我考進台大地質研究所博士班。在1992年核四預算解凍後,曾經和幾位教授與同學到核四廠區實地觀察,那時工地只有圍籬還沒有任何建築物,我們在廠區內偏東側與圍籬還有一段距離處,在山坡下方的裸岩上看到有斷層構造。由於斷層存在的證據明確,且核四鑽探岩心居然出現某些岩石品質指數(RQD, Rock Quality Designation)為零的異常狀況,由於RQD為零代表岩體極為破碎,這點引發了地質學界對核四廠區是否適用的質疑。

台電公司處理質疑的方式是在台大地質學系辦了一場全天的說明會,邀約台大地質學系師生與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參與討論,會中由台電總地質師謝敬義先生負責解釋質疑。謝先生曾獲台電推薦前往美國舊金山的貝泰工程顧問公司参與核三廠初步安全分析報告(PSAR)撰寫工作和有關核能電廠最重要的廠址選擇工作之研習,並參與台電核能一、二、三及四廠廠址調查、設計與施工。然而,當時他對地質學界已看到的斷層宣稱「那其實不是斷層,它只是個剪力帶」;對岩心中岩石品質指數RQD是零的解釋是「那是菜鳥工程師看錯了,他把鑽機造成的破裂當成岩體是破碎的」,一整天會議的意見交流卻是學界、台電各說各話,這些交鋒過程曾具名發表在1992年中國時報科技版。

在11月26日陳文山教授、李錫堤教授、李昭興教授在立法院召開的記者會上,李錫堤教授親自證實中興工程顧問公司已測繪核四廠區比例尺1:100的地質圖,「S斷層」在地質圖上明確存在,印證RQD不是菜鳥工程師的問題,但在關鍵處”礫石層與S斷層交會處”竟然是空白,其原由為地質師每週才去看工地一次,沒能在工程單位”施工前”紀錄到關鍵處的地質特徵,因此實際上並沒有「S斷層並未擾動到上覆沖積層」的證據;再比照29年前台電公司在那場說明會中拒絕承認「斷層」存在,原因在於「斷層」二字可能會導致核四廠址的地質條件不符合美國核管會(NRC)「核能電廠選址準則」。

​之後台電雖然承認「S斷層」通過核四廠區下方,但是由於斷層帶的破碎岩體已經在施工階段挖除,「S斷層」是使用三個不在斷層帶取樣的材料作為碳14定年的樣本,在取樣上有嚴重瑕疵,且過度解讀4.35萬的沉積物定年數據為「S斷層至少4.35萬年沒有活動,不符合能動斷層定義」;「S斷層」調查的重點應該是其活動性及最後活動年代,這是科學與法規的問題而非工程手段可以解決的範疇。但很遺憾當時核四廠的施工單位缺乏其他大型公共建設的嚴謹態度,一再使用「S構造不是斷層」、「S斷層非能動斷層」等扭曲意見閃避「核能電廠選址準則」法規,在台電2018年出版的《述說龍門》一書中,選址調查過程的記述卻完全沒有任何「S斷層」的探討。

我相信核四多次的停建與斷層安全問題不無關係,但可惜地質專家的意見長期被忽視,否則台電若省下在核四廠虛擲的3000億,今日台灣的綠能產業可能已跟上歐美的腳步。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最新民調/四大公投若明天投票 只有重啟核四不會過關
宅神譙4公投翻盤「國民黨就是豬」 朱立倫跳針:我反萊豬
嗆何志偉爸媽去死!黃士修曝「公投最大危機」網罵翻
最新民調/四大公投全線潰堤?「這三項」看好度不到30%